笔趣阁 > 翔霸三国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土家族

第五百二十五章 土家族

    游骑就代表着不能冲锋陷阵,不能冲锋陷阵的狼牙骑,其作用是大打折?6??了,只能用来做逃命的后手,看来交州之战狼牙骑是露不了面了。
  
      这对张翔来说也是一种最大的浪费,凭借这些蛮人勇士,对抗士燮手下的那些交州兵,张翔真的是没底啊!
  
      交州兵张翔也有点熟悉,在烂也比蛮人强一些,乱世之中的人马和盛世之中的人马完全不同,能活下来的就没有弱手,这就真的麻烦了。
  
      张翔虽然在暗士燮在明,可是张翔很清楚士燮在布一个局,张翔还没有洞察出这个局,就连杨旭郭嘉也没有发现任何端疑。
  
      局之所以要布置,就是因为在没有出手之前,
  
      很难让人察觉,张翔等人在交州就相当于一个瞎子,不知道也不奇怪。
  
      张翔等人也没有气馁,他们经历的大风大浪太多了,交州这片风浪,真的是不算什么,不能打击敌人的弱点,那就只能以势压人了。
  
      张翔自然不会挟裹百姓,张翔本来就带着一群乌合之众,在带上一群连乌合之众都不如的百姓,那就真的是自找死路。
  
      就算要联合,也要联合那些在交州作乱的外族人,乌合之众和乌合之众在一起,当然也是乌合之众,但是战力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这才是张翔想要的。
  
      要拿下一个陌生的地方,最重要的就是占得一边,张翔现在背靠荆州,可惜这条后路是最不稳的,张翔可不会把自己的后路留给刘备。
  
      一旦他的身份暴露,那么要面临的敌人就不只是士燮一家了,为了避免腹背受敌,张翔只能是从找一个边,张翔率军向西行动。
  
      西边距离益州是最近的,也可以说是进可攻退可守,至少张翔在狼牙骑的护卫下可以安全离开,西边的确不是最好的一边。
  
      但却是最适合张翔的一边,张翔等人也是为了安全的考虑,才会向西行驶,自从进入荆州之后,张翔手下的蛮人部曲就没有补充粮草。
  
      诸葛亮有时候太精了,张翔也只不过在口头上占得一丝便宜,但是实际的东西,是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
  
      如果不是出现了习氏这个意外,这次张翔就要亏大了,不赚就是亏,这就是张翔所信奉的法则,虽然有些贪婪,但在乱世却非常的实用。
  
      军中的粮草是杨旭一直管理的,不到最后一刻杨旭是不会向张翔哭诉的,如果是郭嘉,恐怕张翔早就知道了。
  
      军中粮草告竭,这可不是好事,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精兵强将尚且如此,更何况蛮人这些乌合之众,而且这些乌合之众还都是饭桶。
  
      要不然粮草也不会没得这么快,反正已经到了交州,张翔对交州也没有兴趣,张翔放弃过豫州,此时也不见意放弃交州。
  
      反正与豫州比起来,交州更是无伤大雅了,
  
      劫掠是唯一的办法,虽然益州有粮,但是鞭长莫及,就算是能及也不能用。
  
      这些蛮人早就等着劫掠的命令,打扫战场以前张翔只佩服黄巾贼,现在张翔更佩服,黄巾贼再怎么说也是汉人出身,知道什么是死者为大,至少留点东西。
  
      而蛮人真是什么东西都不留啊!雁过拔毛都不足以形容,那是光明正大的扒衣服啊!
  
      祝融也是不怯场,完全没有在帐中的那种羞涩,大大方方的在那看,张翔自己看就算了,他可不愿意让祝融看,她现在可是自己的女人。
  
      怎么能看这种脏东西,直接用手在背后遮住了祝融的眼睛,祝融早就发现了张翔,要不然张翔想近她的身都难。
  
      祝融除了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女战士,“主公,你干什么呢?这可是战场。”
  
      张翔:“吾以前听过这样一段话,就是女人就该远离战场,以前吾非常不理解,所以吾的军中有一些女将,她们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可是现在吾明白原因,因为这些女人的男人会吃醋的。”
  
      祝融:“主公,你真的那我是你的女人,而不是一个玩物。”
  
      “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你天天晚上让奴家摆出各种的姿势,不是在羞辱奴家吗?”
  
      张翔:“有些话吾不愿意多说,吾只说一次,你祝融是吾的女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吾是你以后要依靠的男人,吾现在很吃醋。”
  
      就算是甜言蜜语祝融也认了,祝融不得不承认张翔比孟获对她更有吸引力,“奴家不看就是了,你把手拿开,让手下看见像什么样子。”
  
      交州的民情,本来就伴随着野蛮和血腥,张翔的这种做法反而是对症下药了,竟然还有人过来投靠,主动投靠的哪怕是百姓也是不同的。
  
      张翔可是来者不拒,张翔这支人马可以说是杀到西边的,一路上可收拢了不少人,这让布局的士燮非常奇怪,交州是一个贫穷的地方。
  
      不是与世隔绝,但外界却不想跟交州接触,所以交州这些年的发展一直很停滞,西边可是交州较为贫穷的地方,跟士燮所在的东边非常不一样。
  
      现在很多外族的力量,都聚集在东部,只有突然从荆州出现的这支蛮兵出现的西边,士燮不在西边,但不代表不重视。
  
      交州就这么大地方,士燮可不想让他人染指,从荆州来的蛮人本身就打上了外来势力的标签,更何况这伙蛮人人数众多。
  
      一看就知道不是流窜而来的,士燮在西边还是有一点的势力的,士燮之所以能成为交州的土皇帝,是因为得到了很多土家族的支持。
  
      这些土家族,世代都生存于交州大地上,他们在本地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有时候士燮都需要退避三舍。
  
      西边可是这些土家族的聚集地,也是因为这些土家族的存在,士燮才没有真正的掌控交州,这些土家族跟士燮的关系,更像是一种无形的合作,虽然没有什么盟书,但却是真正的利益同盟,大家已经心照不宣了,而往往这种联盟才是最坚固的,只是现在的张翔还不知道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