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翔霸三国 > 第五百零七章 离间黄忠

第五百零七章 离间黄忠

    在成都城外见面,黄忠也没有什么顾忌,就算卢劈把约见地点定为城内,黄忠都会考虑考虑,为了就是那个能救黄叙性命的赤阳草,一种莫须有的草药。
  
      黄忠见到了卢劈,但是同时也看见了在卢劈后面的张翔,”张州牧,你怎么来了?“黄忠以前都是直呼张翔其名,但是现在有求于人自然有点低声下气。
  
      张翔:”黄将军,别来无恙,你好像不是来找我的。“
  
      黄忠:”卢将军,我想要赤阳草,请您割爱。“
  
      ”赤阳草那是天下奇珍,传说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虽然有点夸张,但的确是救命良药,我们双方敌对,我为什么要把他送给你呢?“
  
      黄忠:”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张翔:”任何条件,这个非常吸引我啊!只要黄将军愿意投靠于我,别说是赤阳草,你要任何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不妨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多谢州牧赏识,但汉升已有主。“
  
      张翔:”这个吾知道,
  
      你约见卢劈吾很意外,没想到是为了一颗草药,你黄忠的确已有主公,但是刘备却没有赤阳草,吾也没有但是吾可以让卢劈给你。“
  
      黄忠直接就走了,黄忠这样的表现在张翔心目中已经很好了,最起码没有用刀砍自己。
  
      ”等等。“张翔突然开口,拿了一大包药材给黄忠。
  
      ”这是?“
  
      张翔:”汉升,你让斥候进入成都,不就是这些吗?放心我没有做手脚。“这些药材的确是真的,而且是华佗亲自配置的。
  
      华生除了传回来一个药方之外,还有一个脉案,华生的医术的确不好,但却不是一窍不通,弄一个脉案还是手到擒来的,只是不知道怎么治而已。
  
      ”多谢。“黄忠最终还是拿了草药离开了。
  
      黄忠把药材拿到华生面前,”神医,你看看这些药材有没有问题。“
  
      华生装腔作势的闻了闻看了看,”药材没有问题,而且这个拿药的人很细心,把药材已经分好,连重量都称好了,省了我不少事,让人煎药去吧!“
  
      经过几天的调理,黄叙的身体的确有所好转,黄忠和范氏看在眼里,自然要好好谢谢华生,”神医,你对叙儿真是再造之恩。“
  
      华生:”治标不治本,这些药材只是短期内有效果,想要根治还需要赤阳草。“
  
      这种事不用华生提醒黄忠也知道,但是实在是难上加难,更何况张翔已经知道了此事,黄忠可没有把握从张翔手里得到赤阳草。
  
      就在黄忠一筹莫展的时候,刘备的使者却到了营地,让副将接替黄忠的位置,调黄忠去荆州驻守,调任对黄忠不算什么?
  
      但是华生却不能去荆州,这就是另外的难题了,所以黄忠上书拒绝了,明确表示自己不愿意离开益州。
  
      刘备之所以让黄忠离开益州,不过是试探而已,黄叙等人秘密离开益州,最近刘备又得到了黄忠和张翔私下会面的消息。
  
      如果是空穴来风,刘备未必会相信,刘备还是很相信自己的识人之明的,但是通风报信之人却是刘备事先安插在黄忠身边的眼线。
  
      这个就不由刘备不相信了,这些眼线都是跟随刘备多年的,其忠心程度跟死士没什么区别,刘备不需要知道黄忠的一举一动。
  
      一来怕引起黄忠的注意,二来也是刘备没有那么多疑,张翔和黄忠私下见面,对于这个眼线来说就是大事,所以不得不报。
  
      如果只是黄忠与卢劈的见面,都不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张翔的身份太特殊了,让刘备都起了疑心,眼线这种事当然不能让诸葛亮知道。
  
      刘备还是要维持自己的名声形象的,尤其是诸葛亮面前,所以刘备就决定试探一下,所以才有了这一封调令,如果黄忠遵守调令,刘备自然就把他留在原位。
  
      如果拒绝那就有猫腻了,刘备是绝对不会让黄忠留在益州的,所以刘备让简雍督办此事,”黄将军,你这不是让我难做吗?主公的调令怎么能反对呢?“
  
      黄忠因为的是私事,所以也不好解释,”这其中有一些特殊的原因,请宪和如实上报就好,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
  
      简雍在来的时候就身有密令,如果黄忠有异常,他就可以取而代之,简雍不动声色,”天色不晚,
  
      在下现在营地中休息一晚,明天我就启程上路。“
  
      简雍留在营地,黄忠当然要安排一下,简雍是刘备身边的近臣,黄忠也不敢怠慢,所以让军中副将照顾接待一下,表示重视。
  
      但是黄忠却没想到,简雍用刘备给的密令,通过副将掌控了军队,黄忠的大军其中有大半都是刘备的人马,忠心刘备。
  
      只有一小部分是黄忠手下的长沙老卒,忠心于黄忠,黄忠的副将可是刘备一手提拔的,当然要以刘备的密令马首是瞻,虽然他不觉得黄忠会叛变。
  
      黄忠是战场老将,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但觉得营地里的气氛很不一样,黄蝶舞突然带人杀了进来,而且一身是血。
  
      ”蝶舞你这是怎么了?“
  
      ”父亲你的大军叛变了,很多人向着你这个方向来了。“
  
      黄忠第一反应就是军中有人投靠了张翔,”你的母亲和弟弟呢?“
  
      ”父亲放心,母亲和弟弟没事,还有神医都在我们长沙老卒的护卫之下,我们感觉杀出去吧!“黄忠立马带着黄蝶舞等人杀向范氏那里。
  
      黄忠发生杀的人都是自己的人,他一直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叛变,嘴中还喊着杀死叛贼黄忠,黄忠杀的人越多,这些人反抗的就越激烈。
  
      黄忠跟范氏等人汇合之后,他们也被简雍围得死死的,”黄将军,不要负隅反抗了,主公仁厚自然会放你一条生路,还有你的家人。“
  
      ”简雍,枉你跟主公是同乡,竟然投靠张翔,其心可诛。“
  
      简雍:”黄忠你不要血口喷人,投靠张翔的是你吧!主公早就洞察了先机,才没有让你酿成大祸,还不束手就擒。“这个时候黄忠才知道,动手的是刘备。
  
      而不是他一直想的张翔,黄忠可以说是大器晚成,刘备对他有知遇之恩,刘备在黄忠心目中就是明主,刘备此举让他非常的失望。
  
      黄忠:”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跟张翔私下会面也是误会,你儿子黄叙吃的药都是张翔送的,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主公早在你身边安插了眼线还不从实招来。“
  
      黄忠:”好,好一个刘备,你原来你从来没有信过我。“
  
      简雍:”住口,你这个叛贼,不要在抵抗了,你也要为你的家人想一想。“
  
      ”母亲。“黄蝶舞突然传出了尖叫声,黄忠转头才发现,自己的亲卫竟然挟持了自己的夫人范氏,黄忠也明白自己身边的眼线是谁了?
  
      ”黄将军,你最好投降,否则属下的刀就拿不稳了。“
  
      待在一边的黄叙突然动手,扑向了亲兵,他那病怏怏的身体一下子爆发出很大的力量,一下子把这个亲兵推到一边,黄蝶舞趁机补了一刀。
  
      黄忠也是一个有血性的汉子,自己的家人被挟持,他可忍受不了,”杀,跟我杀出去,投靠张翔。“将为兵之胆。
  
      简雍就是一个无胆匪类,带兵他可不行,最后被黄忠一件射死,躺在了地上,军中士卒其中有不少受过黄忠的恩惠,自然也不想下死手。
  
      黄忠很顺利的就突围而出,向着成都城的方向而去,张翔这边也接到了消息,也可以说张翔等这一幕已经很久了,只是来的有点太激烈。
  
      张翔派龙奔带兵出城,却关上了城门,战场之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谁又知道是不是黄忠诈取城门呢?这种事张翔就没少做。
  
      自然会防着别人,黄忠来到城下,张翔只让黄家人进城,其他的人都堵在了外面,”黄将军,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
  
      ”是我黄忠瞎了眼,觉得刘备是明主,险些连累了自己的家人。“
  
      ”我那个师兄,从小就是一个伪君子,看着非常大度,其实非常小气,跟我这个真小人比起来真的是差得远了,不知道黄将军,可愿意拜入我的麾下。“
  
      不管为了什么?哪怕是为了赤阳草,黄忠也只有一种选择,”南阳黄忠黄汉升,拜见主公。“
  
      ”吾得汉升真可以说是如虎添翼。“张翔没有设宴款待,黄忠历经了很多事,也不是这种人,也未必会喜欢这样的场合。
  
      张翔做了一件实事,直接让人把黄叙抬到华佗那里,请华佗代为诊治,华生也跟着去,让人以为是师兄弟一起治疗黄叙。
  
      黄忠就是这么认为的,有华生在黄忠也放心,”多谢主公。“
  
      张翔:”主公二字不是白叫的,吾当然要为汉升考虑,放心吾一定会全力治疗黄叙,让他拥有一副健康的身体,汉升请放心。“黄忠用了半辈子的时间,为黄叙奔波,没想到张翔一下子就解决了,黄忠当然要以死相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