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翔霸三国 > 第四百一十八章 拐角截杀

第四百一十八章 拐角截杀

    曹仁这次算是吃了大亏,虽然都是那些世家将领惹出来的,但是他这个曹军主帅也难辞其咎,曹军不能停留,只能继续前进,吕玲绮并不重要。
  
      只有贾诩心有怀疑,战场之上他看到了吕玲绮高顺等将,那么那个鸣金之人势必位置要比吕玲绮要高,否则那些士卒不会弃吕玲绮而不顾。
  
      那个人究竟是谁呢?贾诩想过所有人,但就是没有想过张翔,他不相信张翔会以身犯险,这也是贾诩性格上的漏洞,他太惜命了。
  
      所以就忽略了张翔,要不然他一定不会让曹仁继续前进,接下来的时间曹军经常受到袭扰,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是如此,可是曹仁是铁了心的往前突进。
  
      让张翔一点办法都没有,东武那边的战报也不断的向张翔这边送,东武那边陷入焦灼状态,曹操守城不出,郭嘉四面齐攻,每天上演的戏码也差不多。
  
      在保证攻击力的同时,郭嘉已经把伤亡降到最低了,这也是郭嘉唯一能做的,曹操是兵法大家,他要是守其城来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
  
      郭嘉一般都是靠奇谋取胜,
  
      但攻城的奇谋方式就那几种,郭嘉都一一试过了,但是却没有什么成效,反而损兵折将,手下士卒已经有所非议了。
  
      所以郭嘉只能利用兵力的优势,用正谋的方式攻打城池,善用奇谋者必会用正谋,这一点对郭嘉并不难,可是也让郭嘉失去了一些兴趣。
  
      人无完人,顶级的谋士也不例外,贾诩惜命郭嘉无耐,郭嘉感觉没有兴趣的时候,自然会影响整个大军,虽不至于失去战心,但每天的攻城也变成了惯例。
  
      曹操本以为会有机可趁,但是试探之后就被打了回来,曹操并不清楚张翔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不过他知道一点攻城的士卒滴水不漏。
  
      曹操有一种错觉,以为张翔要把他围死,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也发生过,不过耗时过长而已,在加上曹仁的援军迟迟不来,曹操更加认为自己的错觉是对的。
  
      曹操开始收拢军中的粮草,最多够三月之粮,如果从百姓身上弄粮草,最多只能在挺三个月,也就是半年的时间,半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虽然张翔一直追求的都是速战速决,但是跟杀掉曹操相比,这个时间真的是值得的,曹操开始集结了军中最精锐的士卒,为了就是准备随时突围。
  
      这些士卒就没有继续上城头,曹操抽走了军中部分精锐,众将也清楚曹操要干什么,所以也没有反对,不过这些守城的实力就会减弱。
  
      曹军众将的压力就变得大了,每天为了对战张翔的大军,可谓是勉力支撑,东武一直给人一种摇摇而坠的感觉,但是就是让人攻不破。
  
      张翔这边也快拖延不下去了,曹军主力不在,曹操都能打得僵持不下,一旦主力到达那还得了,所以张翔决定现身拖延曹军的主力。
  
      这样一来对城中的曹军士气也是一种打击,还能在路上绞杀这些曹军主力,张翔现身不怕被曹操知道,曹操也不可能知道。
  
      整个东武城被围得水泄不通,曹操想知道消息是不可能的,当曹仁知道一直追击他的是张翔的时候,他不心动是假的,每个将领都想要名传青史。
  
      曹仁也不例外,一旦斩杀张翔,一定会青史留名,这种事曹仁当然不可能独断专行,所以与众将商议,其实主要就是跟贾诩商议。
  
      曹操不在贾诩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曹操,曹仁决定的事曹家和夏侯家的将领都不会反对,那些世家将领好大喜功自然也不会反对。
  
      最后这件事尘埃落定,曹军众将决定围杀张翔,自从张翔把帅旗亮出来之后,就没有继续让吕玲绮等人袭击曹军,张翔知道一旦曹军停了下来。
  
      那么形势也会跟着变化,从行军东武变成了自己,张翔以自己为诱饵成功吸引了曹军主力,不过也把自己陷入了险地,这也是他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这也是张翔为什么不戴郭嘉等人的原因,如果他们在场一定会反对张翔的,只有吕玲绮这个疯丫头才会支持张翔这个决定。
  
      曹军主力调转方向,冲向了张翔,这次张翔出来所带出的士卒都是骑兵,骑兵的速度可不是曹军步卒可以比拟的,对付骑兵最好的方式还是骑兵。
  
      可惜曹军的主力骑兵都在曹操哪里,
  
      曹仁只能从骑兵数量来弥补战力的不足,张翔手下的骑兵常年都跟胡人骑兵对战,所以与其说是骑兵更像是游骑。
  
      游骑的战法根本就不是数量可以弥补的,只要有充足的弓箭,就能继续战斗下去,曹仁这边也是有点着急了,围杀张翔可是他下的命令,一旦没有成功他可是要担责任的。
  
      所以曹仁像贾诩请教,“军师,张翔的行踪飘忽不定,本将是不是错了。”
  
      贾诩:“将军的选择并没有错,如果主公在这里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张翔才是决定北方之战的关键人物,一旦张翔被杀一切问题就会荡然无存。”
  
      曹仁:“一个注定杀不了的人,我们还要继续下去吗?”
  
      贾诩:“这个世上就没有不能杀的人,张翔也是**凡胎有什么不能杀的,现在之所以杀不来,是因为找不到,与其我们找张翔,还不如让张翔找我们。”
  
      曹仁:“这谈何容易啊!主公曾经说过张翔智谋无双,一般的办法根本奈何不了他。”
  
      贾诩:“就是因为张翔智谋无双,他才有这个胆子出现我们的面前,否则我们也没有现在这个机会,因为他很自信,自信可以摆脱我们,但是只要我们拿出他所心动的东西,他也会铤而走险。”
  
      曹仁:“张翔心动的东西又是什么?”
  
      贾诩:“一般的东西张翔是不会看重的,张翔要的是北方的胜利,此举的目的也是削弱主公的实力,他要是人头,比如说我的,将军的或者是重将的。”
  
      曹仁:“那选谁呢?”
  
      贾诩:“最好的人选就是夏侯将军,以夏侯将军的武力足以自保,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很可能被张翔吃掉,如果张翔在逃脱,我们就要接受主公的重罚了。”
  
      曹仁马上找到了夏侯,曹仁和夏侯之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以说是私交甚好,所以并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有些话还是说明白的好。
  
      要不然很容易引起误会,夏侯是个不怕危险的人,所以他很快的就同意了,夏侯故意装作贪功冒进的样子,脱离大军。
  
      其实夏侯本身就是个贪功的人,所以他的这个表现让所有人都不奇怪,不奇怪但太巧合了,不过贾诩说的没错,只要拿出让张翔心动的东西。
  
      张翔就会以身犯险,张翔可不管是不是陷阱,他有把握在曹军到来之前把夏侯吃掉,张翔也知道夏侯身边的士卒也都是精锐。
  
      所以不能像对付普通骑马那样蛮干,既然不能在大势上占据主动,那么就要在细节上决定成败,利用地形用最快的速度杀掉夏侯是张翔要走的路。
  
      在夏侯的必经之路有一个拐角,还是一个直角,也就是夏侯过来之后,根本就看不见前路的情况,这也是张翔可以利用的路段。
  
      夏侯可不是弱手,现在张翔手下能稳胜的也只有越兮,狮子搏兔必用全力,所以张翔决定让越兮和吕玲绮合杀夏侯,但是人数却不能太多。
  
      袭击的人数太多肯定会暴漏自己,让夏侯的斥候发现,不管夏侯是真的没有意识到还是假的没有意识到,他都不会让自己死。
  
      夏侯可是有大好的前程的,所以越兮和吕玲绮只有一次机会,张翔也不允许他们恋战,只给了他们三百息,现代也就是五分钟。
  
      三百息之后不管是胜是败,二人都要撤退,张翔自然不放心他们,所以离他们袭击的位置并不远,也便于观察,夏侯如期而至。
  
      曹军斥候也没有发现越兮和吕玲绮等人,夏侯进入直角道路,吕玲绮和越兮瞬间杀出,对于二人的袭击夏侯是又惊又喜,喜的是二人前来张翔也不会远。
  
      惊得是这个位置,让自己的骑兵不好插手,夏侯也是个狠人,要不然也不会吃自己的眼睛,张翔千不该万不该让吕玲绮出手。
  
      越兮为了保护吕玲绮反而有点束手束脚,这让张翔大为意外,夏侯也发现了这一点,对着吕玲绮就是一顿猛打,越兮和吕玲绮的武器都是相通的,都是方天画戟就是在重量上有所不同。
  
      方天画戟是一种很孤独的兵器,根本不适合相互配合,就算越兮不保护吕玲绮,在招数上也会形成制肘,张翔在武艺上就是个二把刀。
  
      所以在这方面不是很了解,才犯了这个错误,一加一未必等于二,有时候还不如一,三百息很快就到,夏侯还是好好的,越兮和吕玲绮只能撤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