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翔霸三国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宴无好宴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宴无好宴

    公孙瓒挺进冀州在磐河屯兵,袁绍在界桥应战,公孙瓒手下有一支精骑白马义从,人数三千人各个勇猛过人,是公孙瓒手上最重要的依仗。
  
      白马义从不管是在大汉还是胡人那里都是很有威名的,他们都是在战场上杀出来的,袁绍也不敢小觑,打算派重兵围攻抵抗。
  
      这个时候新近投靠的鞠义却主动请缨,“主公我有把握拿下白马义从,不知事成之后属下有什么赏赐。”鞠义浑身上下都体现出一个字狂。
  
      袁绍出身名门,不管面对是什么人向来都是以礼相待的,他非常不喜欢鞠义的狂,但鞠义在冀州也有名将之称,袁绍刚拿下冀州还不想收拾他,竟然他打算对抗白马义从,那就索性让他去吧!赢了更好死了也不错,“只要拿下白马义从,我必有重赏。”
  
      鞠义马上出去召集部曲准备迎战白马义从,正在鞠义磨拳搽掌的时候许攸却心思匆匆,就在昨晚虞增已经找到他了,备了一份重礼给他。
  
      还用他的家人相威胁,许攸突然很后悔对付张翔,当初他之所以相袁绍提出这个计策,主要事想保住自己的位置,
  
      自从田丰沮授投入的袁绍的麾下。
  
      许攸就感觉自己的位置不保了,所以他才会冒着得罪张翔的风险,向袁绍献策,没想到却受到了田丰沮授的一力反对,他们觉得过早的得罪张翔并不值当。
  
      袁绍还是有点念旧的,所以最后就同意了许攸的计策,刚开始许攸还挺美的,没想到张翔的人会这么快的找上自己,而且手段很准,正中自己的弱点。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许攸现在有点后悔了,张翔向他提出的不是罢手而是合作,许攸虽然贪财,但他以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所以他也一直没有因此为耻,但是与张翔合作就意味着自己可能背叛袁绍,这不是许攸想走的路,就在许攸左右摇摆的时候,鞠义却帮他做了决定。
  
      界桥之地三千白马义从直插袁军,就在这个时候鞠义领着先登死士跑到了前头,先登军本是弩兵,所以在中距离的杀伤力极大。
  
      正好是骑兵的克星,先登死士既然有死士之名,就不可能退缩,弩箭大面积的射向了白马义从,不管是白马义从还是先登死士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他们都拥有着自己的傲气,谁也不会后退,可惜白马义从有一个很小的弱点,在平时没有体现出来,但与同是精锐的先登死士面前却暴漏了出来。
  
      就是白马义从太孤独了,凡是白马义从出战身边就不会有别的部队,而先登死士却完全不同,先登死士是步卒所以可以倚靠大军。
  
      此消彼长白马义从最终抵不过先登死士的弩箭,兵败如山倒使袁绍战胜了公孙瓒,鞠义本来就狂傲现在就更加的风光无限了。
  
      袁绍手下分为好几个派系,鞠义跟田丰沮授交好同是新投靠的人,又都不是大族出身,所以自成一派,逢纪郭图都是世族出身所以也凑在了一起,只有许攸自己孤家寡人,所以这些新投靠的人得势,许攸这个老人只好选择跟张翔合作,互通有无。
  
      不过许攸也有自己的底线就是不能危害到袁绍的势力,虞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原先只是漫天要价,本以为许攸会坐地还钱。
  
      但没想到许攸这么大方,让虞增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当张翔收到虞增的回信的时候,就感觉原来天上真的是可以掉馅饼的,那样的不真实。
  
      不过白纸黑字就放在张翔的面前,由不得他不相信,既然许攸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张翔也就没有留在涿县的必要,张翔准备回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董卓竟然出面调停袁绍和公孙瓒之战,袁绍立为冀州牧,而且也没有忘了张翔,把张翔也立为了并州牧。
  
      这本来是好事,但偏偏张翔不在并州,现在张翔又顶着一个并州牧的头衔难免会有人嫉妒,张翔都害怕公孙瓒刘虞不会轻易放自己回并州。
  
      想什么来什么,刘虞既然在这个时候过起了大寿,请张翔到蓟县赴宴,张翔也不好推脱,因为张翔知道刘虞还请了袁绍,应该不会动手所以没有什么危险。
  
      最后张翔只好让赖三帮忙,把愿意跟随自己的人送往并州,这种事张翔不能自己出面,赖三出面比较方便,中间又会省去不少麻烦。
  
      涿县很多人都愿意跟着张翔回并州,赖三只好分批的往外运,只有胡庸跟着张翔去了蓟县,他毕竟路线较为熟悉,在蓟县也认识一些人,所以张翔才带上他的。
  
      不过胡庸跟着上路,一路上到是很热闹至少张飞很开心,至少每天都有人陪他喝酒了,虽然胡庸的酒品不太好喝醉之后喜欢甩酒疯。
  
      张翔也没有拦着张飞喝酒,虽然现在的处境不是很好,但毕竟还没有特别危急的事情,如果表现出过度的谨慎,只会引起反效果。
  
      而且张飞也有自己的底线,张翔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虽然没有做到让张飞戒酒的地步,但张飞现在至少不会酗酒,时刻保持着几分的清醒。
  
      蓟县是刘虞的治所,因为不是边城所以城墙不高,来往人流很多,胡人也不少而且并没有闹事,看来这个刘虞治理地方到是有一套。
  
      张翔被刘虞的手下安排到一处宅院,虽然不算富丽堂皇,但也算是极具风雅,很有文士之风,一时间张翔到有点不适应。
  
      程昱到是很适应这样的地方,其实张翔除了在涿县的时候读过几年书以外,这些年都是忙于战乱,突然觉得自己不符合这里。
  
      反正就是哪哪都别扭,不过张翔又不能擅自换个地方,毕竟是人家刘虞的好意,客随主便人家主人怎么安排,客人怎么做就好了。
  
      张翔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住在那破败的驿馆呢?至少不会这么折磨人,整个宅院都有一股香味,是那种文士专门焚的那种香。
  
      张翔以前都没有闻过,这是第一次闻,也不知道是不是鼻子敏感,张翔不停的打喷嚏,张翔只能在宅子中的庭院待着,真是天生的粗人玩不了雅人那一套。
  
      袁绍终于来到蓟县,张翔也要去赴宴了,刘虞的府上是高朋满座,本地的家族境外的胡人,什么人都有啊!张翔袁绍都被安排到了主位旁边,也彰显地位。
  
      公孙瓒姗姗来迟被刘虞安排在下边,很明显刘虞也不待见公孙瓒,两人原先只是政见不合,刘虞主张以怀柔的方式对待胡人。
  
      公孙瓒却觉得应该以铁血强势的方式对待胡人,两个人虽政见不合,但也都是为朝廷效力,所以也只是一些口角上的摩擦,无伤大雅。
  
      但自从灵帝死后,董卓翻上龙庭,公孙瓒就渐渐不把刘虞放在了眼里,不断在幽州扩张势力,威胁着刘虞幽州牧的地位,刘虞为了能够对付公孙瓒,只能刻意的交好胡人。
  
      刘虞与胡人的关系本来就不错,在加上刻意的交好,而对手又是公孙瓒的时候,胡人都依附在刘虞这一边,因为胡人也不想看到公孙瓒得到幽州。
  
      否则那样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白马将军公孙瓒这个名号在胡人当中可没有什么好名声,刘虞面对着公孙瓒的咄咄逼人,也顾不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了。
  
      两害相较取其轻,刘虞只能先对付公孙瓒了,致使刘虞与公孙瓒的关系正式决裂了,要不是刘虞是汉氏宗亲,又是朝廷任命的幽州牧。
  
      公孙瓒早就杀进了蓟县,岂会受到现在这样的屈辱,张翔看着底下喝闷酒的公孙瓒,旁边一直假笑的袁绍,就知道今天是宴无好宴了。
  
      不打起来就不错了,刘虞看人到齐之后站了起来,“谢谢诸位来到老夫的寿宴,今天我们要放下一切的成见喝个尽兴。”
  
      众人自当附和,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找不自在,但偏偏还真有这个人,就是一直在下边喝闷酒的公孙瓒,“今天的酒怎么像水一样,就没有人能喝的酒吗?”
  
      这下子众人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张翔是看出来了公孙瓒这是明摆着砸场子的,不过砸的毕竟不是自己的场子,张翔也懒得管。
  
      作壁上观在某种场合也是必须要做的,有砸场子就有帮场子的,袁绍一直很痛恨公孙瓒,此时怎么会让公孙瓒在众人面前得意呢?
  
      在众人都不喝的时候,只有袁绍喝了一杯酒,“好酒啊!只有某些粗人才不懂得欣赏,这种人喝了也只能是牛嚼牡丹暴殄天物。”
  
      公孙瓒马上摔了杯子,“袁绍你说谁呢?”公孙瓒的亲信将领都站了起来,袁绍也不甘示落,双方剑拔弩张,寿宴上的气氛霎时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时候却突然出现了另一种声音打破了这种严肃,这个人就是新进的并州牧张翔,“不就是酒吗?正好我带了一坛子好酒诸位不如帮我品鉴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