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龙档案 > 第362章 两件事

第362章 两件事

    “我......”王主任欲言又止,且眉头紧皱之后又几近释然。
  
      “呵......”叶孤城微微一笑,再次拍了拍王主任的肩膀,多少有些紧张,却又难以令人找出痕迹。
  
      此刻,明眼人一望便知,叶孤城并不想让王主任开口,且似是在极力隐藏什么。
  
      “哈哈哈哈......”受伤干部依然在笑,且是愈笑愈冷,令人发毛。
  
      众人一时难以理解。
  
      而陈飞则深邃的望着受伤干部,然又若有所思的扫了扫王主任及叶孤城。
  
      唯有叶秋,彻底懵逼了.......
  
      ......
  
      半月之后,一切已然归为平静。
  
      受伤干部在领头羊以及几名喽啰的搀扶下不知去向,想来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陈飞本想上前阻拦,因为有些事情他还需要进一步询问,但却被大师死死拽住了胳膊,他以为陈飞要对他那拜把兄弟不利,所以可怜兮兮的望着陈飞,意思是放过他吧。
  
      也罢,随他去吧,因为打想要成神那天起,他便早已是个死人,因为俗世中再无他所眷恋的东西。
  
      而王主任也回到了总部,且依然以中情局专家的身份继续糊弄人,陈飞并未揭穿他的真实身份,因为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况且,即便退一万步讲,仅凭当年他舍生保护龙骨,故未使其落入敌手一事,他便该有个善终。
  
      而最可气的是叶孤城,他竟当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回去后不光只字不提,且面对叶秋及陈飞时连一点尴尬都不存在,就仿佛他从未偷拿过叶秋的如意,也从未穿越进那ufo内,更不认识那王主任一般。
  
      当然,那如意已被陈飞给成功收缴,且上交总部。
  
      经总部一群专家的层层鉴定,结论如下:此物的主要材质为有机物和无机盐,可断定为某种生物的骨骼。
  
      但究竟是何种生物骨骼,却一时无法定论。
  
      也就是说,该如意是否果然以龙骨制成,还要待那山花烂漫之时再见分晓。
  
      得,世上所有的专家都他妈一副德行,连中情局总部的专家也不例外,更甚者,但凡是人,便免不了为五斗米而扯皮,且甭管他装的有多深沉。
  
      不过,龙骨这事儿却又不能太迁怒与那些砖家们,因为此前从未有过龙骨标本,也从未有过关于龙骨的任何研究以及资料,鬼才晓得那龙骨该由何种成分或是公式来构成呢?
  
      但可以肯定的是,此骨绝不是鲸骨,且绝不类似于任何已知的动物骨骼......
  
      ......
  
      晚饭后,老妈去了楼下的小广场happy,家里只剩叶秋与叶孤城四目相对。
  
      叶孤城哼着小曲儿听着相声,有一搭没一搭的盘着刚刚打别人那儿坑来的一串仙人球,看上去相当惬意。
  
      而叶秋的小脸儿鼓得通红,或许是憋着大便,且憋了很久。
  
      于是他将洗手间的木门反锁,且褪下裤子一屁股拍在了马桶上。
  
      足足四十分钟,至多拉了个半饱,双腿有些发麻,但依然毫无弃席的意思,因为他的脑子里始终在思索着两件事,且越思索便越混乱,越混乱便越是烦躁的很,且越烦躁得很,腚沟便越是紧缩.......
  
      ......
  
      第一件事,他究竟是不是他的爹妈所亲生?
  
      没错儿,老祖奶奶说的详细,当年叶孤城打那地下空间中捡到了一个男婴,且将其带回了家中。
  
      依时间及年龄上分析,那个打地下空间捡来的男婴,大概率会是他叶秋本人!
  
      如若不是,那个男婴......如今又在何方?
  
      如若是,那问题便大发了,不光是因为自己并非爹娘亲生,更因为自己竟会是打那充满灵异的地下空间中而出?!
  
      所以,他究竟是什么人?
  
      难不成.......他并不属于眼下所处的这个世界?
  
      这......?!
  
      不过,叶秋思索了许久,最终仍是决定不去向父母求证此事。
  
      理由很简单,他深爱着自己的父母,且同样知晓自己的父母深爱着自己。
  
      况且,退一万步讲,即便晓得了实情又能怎样,生活不是依然还得继续吗?
  
      所以,他宁愿憋着,至少暂时不会提及此事。
  
      但,那所谓的第二件事,他却不得不提及,否则,他的生活将毫无幸福可言。
  
      甚至于此刻,他唯有将陈飞给彻底拉黑,方可接收不到来自陈飞的骚扰电话以及垃圾信息.......
  
      .......
  
      “爸,咱爷俩关系怎样?”叶秋终是鼓足底气开了腔。
  
      “嗯......?你说啥?”叶孤城一脸懵逼,也甭管是假装听不懂还是真没听懂。
  
      “我是说.......嗨,你.......信得过我吗......嗨.......”叶秋歪头皱眉的说道,且说得自个儿都一头雾水。
  
      “啊?信得过你吗......?这......这话咋说的?”叶孤城依然懵逼的说道,且是不觉苦笑了一下,意思是这他妈有很大区别吗,甭管信过信不过,老子百年之后,那房本儿不都得更成你小子的名字?
  
      “不是......我是说......我是说.......我是说.......嗨......”叶秋有些崩溃了,虽说仅是半月之前才发生的事情,但他却已然极难开口。
  
      这倒不是矫情,因为他总觉得在那ufo或是地下空间中所发生的事情,与眼下的生活压根儿便是两个世界的事件,一个虚幻,一个现实。
  
      等回到这边的现实世界中时,实在没有必要再去提及那些发生在虚幻世界中的事情,就好比两口子过日子,谁会大白天的去讨论昨夜床上发生了什么,至少也不会当个正事儿去提及吧。
  
      这倒也不是刻意,或许只有这样才更符合那些尚存有一丝脸面的人们的思维方式吧。
  
      什么?
  
      叶秋究竟想问什么?
  
      也就是说,这所谓第二件事究竟是个什么破事儿?
  
      很明显,理应是那件事的下文......
  
      ......
  
      虽说后来陈飞并未向已化为中情局砖家的王主任去讨教当日他究竟还要说些什么,但并不代表他不想知道。
  
      而他之所以未向已化为中情局砖家的王主任去讨教当日他究竟要说些什么,除了面子问题且不想让人说他八卦之外,更因为他不愿将当年的事情继续深挖。
  
      还是那句话,那毕竟是很久远的事情,更何况这也并不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
  
      但,这半月以来,他总是难以入睡,总觉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似乎仍有个阴谋,且是一个极大的阴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