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龙档案 > 第145章 熟人

第145章 熟人


  刚刚起床,村长的太太便已备好了早饭,且是村长已然坐在那里等待着陈飞他们了。
  
  看来,这一家子都是热心人,十分的好客。
  
  早饭比较简单,吃起来也很痛快。
  
  但借着这顿饭的空儿,陈飞便又跟村长打听了两件事。没错儿,依然是那第一件跟第二件。
  
  第一件事,便是问道昨日一行人经过的那些隧道究竟是咋回事儿?
  
  据村长说,昨天陈飞他们进山时的路,严格来讲是这个村子的老路,眼下村民们习惯叫它后山路。
  
  而那山上的隧道一直都在,至于究竟是什么朝代修建的,倒是说不太清了。原先,这村子的前面并无通往外面的大路。所以,村民们世世代代都是通过那铁索桥以及那些隧道进出山去。直至二十多年前,政府统一规划,在村前的山脚下打了个直接可以通往国道上的大隧道之后,村民们便渐渐舍弃了那后山路。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见那铁索桥已是破旧不堪了呢......”陈飞恍然道。
  
  “嗯,是呀,自从村前修了大隧道之后,村民们便很少走那后山路了......”村长说道。
  
  “这样也好,那后山路走起来也太费劲了......”大师揉着那生疼的腿肚子说道......
  
  ......
  
  至于第二件事,便是陈飞向村长打听由此向东三公里是什么地方。没错儿,当陈飞昨夜去看那导航仪之时,导航仪上所显示的那秘密联络点的位置已变成由此往东三公里了。
  
  “哦?由此往东三公里?呵呵,别说是三公里,就是再走上三十公里也还是大山......”村长笑呵呵的说道。
  
  “嗨,这我知道,我是说......那山中可还有其它的村镇?”陈飞问道。
  
  “没有,那山里常年没有人烟,且是有猛兽出没......”村长说道。
  
  “那有没有什么名胜古迹或是一些废弃的村落建筑呢......?”陈飞继续追问道。
  
  “嗯......也没有......不过,倒是零散有些废弃的竹棚木屋,都是早些年那些进山狩猎之人为了歇脚而搭建的......”村长说道......
  
  ......
  
  吃完早饭,陈飞一行人稍作歇息,便准备前往那导航仪上所标注的位置。直到此时,众人才想起,今个一早咋没见那铁彪呢?
  
  原本,大伙儿都以为那铁彪尚未起床。你想,既不上班又不上学的,二十岁的大小伙子,不到中午谁肯起床?
  
  不过,据村长所说,这铁彪天不亮就起身上山了,因为那十斤木灵芝至今还没给人凑够数呢。想必眼下,他又去了昨日那山上了。还是那句话,无利不起早呀......
  
  ......
  
  话不多说,陈飞一行便出了家门。
  
  望着眼前这连绵的大山以及头顶上那高耸入云的铁掌峰,陈飞叹了口气。因为此时,他已然有些失望了。
  
  那村长刚刚还说过,当年这村子没有大路,村民们进出完全是靠南边那山上的铁索桥以及那些个隧道。而如此一来,当年那受伤的干部便基本不可能是被送往了此处。理由很简单,这里的交通太闭塞,很难想象当初那伤员是如何被送往这里的。
  
  不过,当年那万里长城都可建造,谁又可以保证那意志如钢铁般坚强的人民战士,就无法将伤员运往此处呢?
  
  想到这里,陈飞又是叹了口气,心说既然来了,就彻底地搞个清楚吧......
  
  ......
  
  先前据村长交代,说是出了村子往东一望,便可望见一条进山的小路。
  
  而眼下,陈飞一行人便已然踏上了这条所谓的进山小路了。
  
  而实际上,说是小路,其实最多是被人踩出来的那么一溜溜较为平坦的小隘道儿而已。这正如鲁迅所言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一行人走了几百米不到,这山路便陡然变的陡峭了起来,跟昨儿个大伙儿来时那上山路有些不相上下了。
  
  不过还好,又走了那么几百米之后,这陡峭的山路便平坦了起来。因为此时,一行人已然登上了一个小山头儿。
  
  借这个机会,众人不免要赶紧的歇上一歇,也好喝口水抽袋烟。
  
  可是,这烟还没点上,就发现了状况儿!且是令人相当惊讶的状况儿!
  
  “有、有人!!!”叶秋高声喊道!
  
  “嗯......?有人......?这......有人咋了?”万三十分不解的问道。意思是这里离下面的村子那么近,有几个村民在此,还不正常的很吗?
  
  没错儿,此时他们刚出村子不远,遇见几个村民还不跟玩儿似的?这叶秋有必要如此一惊一乍的吗?
  
  “啊???!!!这......???!!!”大师也是惊叫了起来!
  
  紧接着,老张、万三、以及陈飞也是惊叫了一下......
  
  ......
  
  而此时他们惊叫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刚刚看到的几十米外的那俩人!
  
  理由很简单,那俩人不是一般人!
  
  而是熟人!
  
  “叶秋???!!!”对方俩人同时喊道,且是着实也大吃一惊。
  
  “小八?!二磊?!”叶秋喊道。
  
  得,敢情此时出现在前面山道儿上的那俩人不是别人,而是那半瓶子醋二磊,以及人见人爱车见爆胎的小八......
  
  ......
  
  跟他俩一通打闹以及询问之后,众人终于明白了,敢情这小八是在二磊的陪同之下出来散心来了。
  
  原来,上次经那钻石宫一役之后,这小八便崩溃的有些狠,他是被那温仪给彻底地伤透了心。可不是咋地,当时那被唤作松子的温仪竟然自始至终都没正眼瞧过他,直任他在那独自伤悲独自流泪......试问,这事儿搁谁身上能不崩溃?
  
  而这天性纯良的小八,自是崩溃的比常人更严重一些。在医院里时,便是整整两天只喝了两口稀饭。至于回到家中后的表现,可以想象。
  
  这不,还是二磊体贴人,知道这小八心中郁闷,怕他一时想不开,便上赶着陪他一同出来散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