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龙档案 > 第102章 蹊跷的符咒 二

第102章 蹊跷的符咒 二


  在大师此时看来,这石碑上刻着的这个符咒,还真他妈不是个玩意儿。
  这他妈是个啥符呀?!
  别的且不说,单说说它的符头。
  这符头应该是由三勾来组成,这三勾代表的是三清或是三界公。
  而这三清代表的乃是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这三位爷。三界公则是代表城隍,土地,祖师这三位好汉。需要说明的是这三勾若是画在整个符上则代表三清,若是画在敕令及神名之下者则代表三界公。
  虽说,这符咒经过了几千年的演绎,以及地方派别的创新,所画起来稍稍会有些大同小异,但是这画符的基本与规矩还是相同的,绝不可能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异,至少是这符头三勾且必须得有。
  可现在的问题是,大师眼前石碑山刻着的这张符咒,却是看不出有什么三勾符头。
  嘿,这便是奇了怪了,怪了奇了。
  要说这没有符头的符咒还算个啥符咒?这还能管事儿吗?
  可这大师思来想去,怎么看它也像是一张符咒,因为他觉得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这种画,更没有这种字,虽说这大师不识字,但没吃过猪肉,也总归见过猪跑。可问题是他的确看不出这到底是属于哪一种符咒来......
  ......
  大师郁闷坏了,心想,难不成真的是因为自己才疏学浅,或是因为他那丧良心的师傅本也是个二百五,要知道,师傅他老人家也只不过比他早入门俩月而已......
  忽然,大师一拍脑门儿,像是顿悟了什么。
  没错,这大师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之所以认不得这个符咒,完全是因为画这符咒之人本就是个骗吃骗喝的孙子,他根本就是在乱画一气。您想,这孙子连在这水井旁边立碑的龌龊事情都可以干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干的,这简直是丧心他妈病狂!
  所以说,大师之所以认不出这个符咒,完全是因为这个符咒本就是那孙子不按规矩乱画的,试问,这样的符咒谁能认得?怕是喊张天师来,也只能是大眼瞪小眼,小眼看绿豆吧。
  想到这里,大师不禁大笑了起来,一是笑这立碑画符之人当真是丧心病狂穷凶极恶,为了混口吃喝,没啥是他不敢干的。二是笑自己多虑了,有些妄自菲薄了,虽说自己刚刚入行一年,但单凭着自己是张天师第无数代传人这茬,普天之下,就没有他认不得的符咒了。
  看来,这大师有些膨胀了,他就这样,给个喇叭头子他就敢发言。
  于是,他一边狂笑着一边继续的打量着这张符咒,就像是倒数第二在取笑倒数第一一般。
  可他刚笑了一下,便突然又笑不出来了。
  咋的?他又看见啥了?
  没错,他的确是又发现了一点令他感到匪夷所思且毛骨悚然的的事情......
  ......
  原来,大师细一琢磨才发现,眼前石碑上的这个符咒好像是用手指直接刻上去的!!!
  啥?!这石碑上的符咒难道不是用凿子之类的工具凿上去的,而是用手指直接刻上去的?!!!
  这不是骇人听闻吗?!
  世上哪有这样的人?可以用手指直接在石碑上刻字或是画画?!
  这不是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吗?
  这不是坑三岁小孩儿吗?
  这不是放屁吗?!
  世上就绝没有这种事!
  可问题是,经过大师对这个符咒仔细的端详跟研判,他更加断定——这个符咒定是有人用手指刻上去的!
  因为,若是用凿子之类的工具来刻画的话,是绝对刻不出这种一气呵成的效果的。况且,那刻符之人的指纹以及手印仍还深深的印在了这块石碑上,且看上去十分的清晰......
  天呢,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居然有人用手指硬生生的在这块坚如玄铁的石碑上刻下了一个符咒!
  难不成这世上真的存在着这种高人......
  ......
  大师讲到这里,本没想停下来加广告,因为他至今讲起此事,仍沉浸在当时刚刚发现此事时的惊恐当中。
  可大伙儿却不干了,主动地将广告插了进来。不过也难怪,谁听到这事儿不惊悚,指定是要刨根究底的。
  “唉唉唉,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那些树是乔帮主用降龙十八掌给震断的,他老人家震断那些树以后,便又去用手指在石碑上刻了那张符咒,除了他以外,这世上还有谁能做到此事?”有才哥扯着个嗓门儿喊道。
  “啊呸,放你娘的八卦连环屁,还乔帮主画的,我看你是吃顶了吧。平日里我就看你傻了吧唧的,没想到你是真傻,你认识乔帮主是咋地?那乔帮主不是小说中的人物吗?他咋可能跑出来又断树又刻字的?真是傻比!依我看,那石碑上的符咒,定是一灯大师用一阳指刻上去的......”正在往羊汤里加胡椒粉的生化哥反驳道,看来,他比那有才哥精神不到哪里去。
  “靠,啥乔帮主,啥一灯大师,啥降龙十八掌,啥一阳指,你俩真傻比,你俩当少林大力金刚指是他妈吃素的......”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一边议论还一边拿手指在桌子上用力刻画着,心想自己平日里虽没那能力,倒想试试喝了酒以后有没有那种可能......
  ......
  陈飞没有出声,他只是微笑着抽着红塔山,因为他的软中华已经被大师给造完了。他心想,这大师刚说的用手指在石碑上刻符咒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可信。其实纵观大师讲的这整个的故事都不是很可信,因为这其中的漏洞跟疑点实在是太多,太令人匪夷所思,光是大师说的从山上往下滚了一百二十里地这事儿,就够让人回味一辈子的。
  但是,若是大师单说这其中的任何一件事,他自然是不会相信的。可问题是,这大师一口气能够说出了这一连串的怪事来,这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虽说这大师平日里就是满嘴跑火车,但真要让他去编造这么多匪夷所思的怪事,他怕是没那个基本功跟创造力。
  并且,这大师所说的这些怪事儿都有鼻子有眼儿,似乎还真像是亲眼见过亲身经历过的,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凭空想象的出来。的确,就算是吴承恩这样的想象力大师,也没能让孙长老变出个坦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