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龙档案 > 第十六章 纳税人

第十六章 纳税人


  叶秋对陈飞说:“你说会不会还有第十二封信?”
  “第十二封信?”陈飞有些不解。
  “嗯,你说外公有没有可能已将第十二封信寄了出去?并且已经将文件上交?”叶秋疑惑的问道。
  陈飞想了一下,说道:“可能性很小,甚至是绝不可能。”
  陈飞之所以这么说,有他自己的看法。
  第一,那十一封信的时间跨度相当之大,第一封写于1954年,而最后一封写于2002年。整整间隔了四十八年,
  跨越了半个世纪。四十八年都未能将信寄出去,想必是外公遇到了根本不可逆的问题或是极大的困难。
  第二,外公从老家搬到这里的时间也恰好是2002年,搬来以后他的生活规律很简单,除了去小广场下棋,
  从来也不到其他的地方去,他甚至连邮局都不知在哪,更不会叫快递。
  第三,这些年来,除了这次的失踪,从未见过或是听说过外公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第四,人到了这把年纪以后,基本上已经认命了,外公或许是已经不得不放弃了上交文件的念头。
  这一点从他这些年基本不问世事的态度上,也可以判断出来。
  听了陈飞的分析,叶秋也觉得相当有道理,那么现在可以确定那份文件依然还在外公的手中。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问题便又回到了起点,那份绝密文件到底是什么?文件藏在哪里?
  两人讨论了半天,最终决定暂且不管那份文件的内容是什么,先把它找出来。
  只要找到了文件,其他的问题便会迎刃而解。并且,虽然没有人知道那份文件藏在了哪里,
  但是却可以根据外公的活动范围进行推敲,从而确定文件的藏匿地点。
  可外公究竟会把它藏哪儿呢,俩人抓耳挠腮,想了一个下午,直到把发型从流川枫抓成了樱木花道
  也没确定出个范围来。
  这么重要的东西,外公定是会将它藏在一个隐蔽到十分扭曲的地方,怎么可能会让人轻易找到。
  最后,两人做了决定——把能想到的地方通通找一遍,先从这个院子开始找起......
  由于天色已晚,加之陈飞的父母从医院回来了,所以两人定好明天一早再过来仔细的找,然后便各找各妈了。
  第二天一早,陈飞跟叶秋便如约来到了大院里,等大姨和大姨夫出了门,俩人便开始挖地三尺的忙了起来。
  先是将外公那间放杂物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除了弄得一身的灰,没什么发现。又把外公屋里的地板、墙壁、
  天花板,家具等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别说,还真有了发现!不过发现的不是什么文件,而是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可以确定绝密文件根本
  就没藏在这间屋子里。
  俩人还是不甘心,又将搜索范围进一步扩大到了院子里,一直忙到了中午,叶秋都累得掉裤子了,
  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叶秋不禁有点失望起来,可陈飞却说了这么一句:“我本来就没指望会在这里找到文件......”
  叶秋有点疑惑,问道:“那你指望在哪找到?”
  陈飞没有回答,说肚子饿了,先出去吃点东西。
  叶秋有点埋怨起陈飞来:“你早知道找不到,还指挥我找这找那,累的我跟个三孙子似的......”
  俩人来到了街口一家川菜馆,点了几个菜要了几碗米饭,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便吃饱了,陈飞抽着烟,喝着茶,打量着餐馆的漂亮老板娘,可就是一言不发。
  叶秋忍不住了,喝了口茶,问道:“你说你没指望在这里找到文件,那你指望在哪找到?”
  陈飞还是没说话,只是悠然的抽着烟。
  叶秋有点急了:“你是不是就根本没指望能找到?”
  陈飞依然不说话,不过看他的样子,仿佛是有了新的打算。
  “老板娘,结账。”陈飞抽完了一颗烟,然后准备掏钱。
  “我来吧。”叶秋喝了一口茶,客气了客气。
  陈飞跟他摆了摆手,意思是不用。
  “嗨,这点儿饭钱,谁来还不一样。我又不是没钱......”叶秋有点得便宜卖乖。
  “哦,也是。那你结吧。”陈飞说完,收起了钱包,便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啊?哦......”叶秋有点想抽自己嘴巴的感觉,得,多说了一句话搭上一百大洋。
  刚出饭店门口,迎面走来了一人,叶秋觉得有点眼熟儿。
  “陈......啊陈......啊陈老板。”这人看见陈飞便连忙打招呼。
  听他一开口说话,叶秋便记起来了,这人也是陈飞的一朋友,以前一起打过牌。
  “哦,老王啊,好久不见了,你咋还活着?”陈飞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咋.....啊咋......啊咋说话呢,我......我不光活着,还......还......还活的......好着呢。”
  老王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西服领口往前拽了拽,然后又给陈飞点上了一颗烟。
  “呦,穿西装了,还是彪驴牌的,看来最近混的不错呀,人模狗样的。”陈飞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想笑。
  “嗨,也.....也没......没......没多好,不.....不过是......搞了个......五千万的.....的.....项目”
  “哦,那你太棒了,祝贺你了,不说了,还有事先走了。”陈飞说完便转身过马路。
  “哎......哎......哎......我.....我.....我......”老王看来还有话想说,
  不过,陈飞早已经走到马路对面了。
  叶秋见陈飞不爱搭理老王,有点纳闷,问道:“你咋对老王不大热情呢?”
  “有吗?”陈飞一副无辜的表情。
  “我觉得有点,我看老王这人不错呀,又热情又有能力,又有钱......”叶秋有点替老王喊冤。
  “嗯,没错,可他这人有个致命的习惯。”陈飞说道。
  “啊?什么致命的习惯?”叶秋有点吃惊。
  “吹牛逼的习惯。”陈飞淡淡的说道。
  “吹牛逼的习惯?没见他吹牛逼呀。”叶秋有些不解。
  “我第一次见身价五千万的人抽十块钱一包的烟。”陈飞说完将手里的半截烟用手指弹了出去。
  叶秋恍然大悟,连忙说道:“也是啊,我还没注意,真要像他说的那么有钱,还能抽十块钱
  一包的烟?连我这样的买烟都买二十块钱以上的。”
  “你从来都是买二十块钱以上的?真的?”陈飞停下脚步,满脸疑惑的问道。
  “当然了,我从来不买二十块以下的。”叶秋有些得意了。
  “哦,这样啊。那麻烦你到那边得小店给我买两包烟,我烟没了。”陈飞一边说,一边继续走着。
  “啊?哦......”叶秋更想抽自己了,得,又是四十吊钱没了。
  望着陈飞远去的背影,叶秋不禁感慨:
  “吹牛逼果然是要纳税的,一会儿功夫,我纳了两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