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世小神棍 > 第二千七百八十一章 卑鄙无耻

第二千七百八十一章 卑鄙无耻

    被烛渊这么一问,烛天快显得有些迟疑,思虑片刻之后,才是开口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恐怕整个万兽国都会关注。”
  
      禁忌森林的力量,是可以威胁皇族统治的存在。
  
      这样的力量,一旦跟外族圣者有所勾结,那绝对是要让整个皇族都大为紧张,甚至有过激反应都不奇怪。
  
      “对皇族而言,刘禹涛是一个必须要收编,或者说必须要除掉的人物,是不是?”
  
      烛渊问道。
  
      “没错。”
  
      烛天快说道。
  
      “那其他相关的人等呢?”
  
      烛渊问。
  
      烛天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定然是斩尽杀绝。”
  
      一旦刘禹涛的事情完全暴露,那么,相关的人等是什么立场,是什么态度就都不重要了。
  
      这件事,谁都想要压下来,但一旦压不下来的时候,杀人灭口,将刘禹涛完全孤立甚至抹杀,就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夜家在这里面的态度呢?”
  
      烛渊问道。
  
      “跟皇族一样。”
  
      烛天快说道:“甚至,会比皇族更加激进。”
  
      官僚体系在整个万兽国之中虽然也是庞然大物,但是相比于皇族,还是相对弱势的一方,现在推进这个政策,就是为了与皇族相抗衡。
  
      这个政策,需要裹挟整个万兽国的圣者与之配合,才有可能成功。
  
      皇族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官僚体系壮大的。
  
      但一旦刘禹涛的事情彻底公开,那么他就会成为皇族和官僚体系争夺的对象,他本人或许会在短时间内平安无事,但一旦双方僵持不下,最后也有可能演变成为得不到就毁掉这种情况。
  
      而与刘禹涛相关的所有人,不仅仅是烛家和刘禹涛界面的外族圣者,甚至牵连到七十二岛。
  
      宁可杀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那么,其实情况就变得很简单了,一旦暴露,我们就完全没有机会了,因为那个时候,夜家和皇族会联合起来,我们要面临的压力,何其大?”
  
      烛渊说道:“但如果采取我说的这种方法,皇族,就会被夜家挡在外面了。”
  
      道理很简单,夜家的仇恨值被拉满了,又怎么可能将信息透露给皇族?
  
      而且,一旦提前让夜家知晓,那么夜家为了掩盖信息,就会尽量的配合他们,将皇族安置在局外。
  
      谁都拉拢不了,但可以强行绑架。
  
      “就是……”烛天快始终有些难以接受。
  
      太狠了。
  
      也太无耻,太卑鄙了。
  
      夜家就被这么欺负,然后骑在他们头上拉屎拉尿,然后他们还得保持理智来帮忙。
  
      这欺人太甚。
  
      烛天快单单是想想,都觉得夜家会有多么愤怒。
  
      “不用在乎他们怎么想的。”
  
      烛渊哈哈大笑道:“他们要杀我,对我来说,满怀愤怒的折磨致死跟悲悯天人的给个痛快,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也觉得没有区别。”
  
      刘禹涛笑道:“再说,我不想死,这样做的话,死的可能性小一些。”
  
      “没错。”
  
      烛渊说道:“夜家的立场,我们一定要利用,而且,这样做的话,还有第三个好处。”
  
      “还有什么好处?”
  
      烛天快感觉自己要被自己的儿子给忽悠了。
  
      “第三,我们掌握了从来都没有的主动权。”
  
      烛渊说道:“夜家要报复我们,但同时,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制约的,的他们必须隐瞒信息,让刘禹涛的存在不出现在皇族的视野。”
  
      “这也就是说。”
  
      烛渊竖起了手指:“我们拥有了在跟夜家博弈之中从来都没有过的一点优势,我们可以投靠皇族。”
  
      “投靠皇族?”
  
      烛天快嘴皮一阵哆嗦:“我们是官僚体系的人,我们不是皇族,我们的姓氏,血脉,都跟他们不一样,我们投靠……”“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刘禹涛笑道:“莫说你们,就算是我,也绝不会去投靠皇族的,为奴,那还不如死,我觉得烛渊的意思不是真的投靠皇族,而是让夜家认为投靠皇族是我们的一个选项,让他们投鼠忌器而已。”
  
      “没错。”
  
      烛渊点头道:“只要夜家忌惮我们投靠皇族,那么即便是报复,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时候,也不敢轻易出手。”
  
      “我们,可以获得最宝贵的东西,时间!”
  
      烛渊一锤定音道。
  
      话说到这个程度,烛天快只能苦笑,他知道,自己基本是没有什么参与制定的资格的。
  
      这是能力问题。
  
      跟修为无关,他只懂得打打杀杀,是不会去分析思考这种局势的变化的。
  
      他相信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从来都没有错过。
  
      “什么时候杀?”
  
      烛天快说道:“这个也要好好计划吧?”
  
      “不用。”
  
      烛渊和刘禹涛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看到了就杀,几个六阶圣者而已,轻而易举,而且,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己送上门来。”
  
      烛渊说道。
  
      在整个计划之中,杀掉七公主等三人从来都不是重点。
  
      七阶圣者,即便是在万兽国之中也是高手,地位很高,自然也是高傲得很的。
  
      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七阶圣者愿意去保护六阶圣者的,烛渊之前有大书保护,那是因为烛天快特别疼爱自己儿子,拉下脸来求人家去保护的。
  
      而大部分时候,即便是皇族的子弟,并没有一个像烛天快这般疼爱儿子的父亲。
  
      没有天大的人情,七阶圣者可不会因为一点利益就被请动。
  
      当然,皇族在万兽国国境之中向来是很安全的,之上而下的官僚体系,首先需要保护的就是皇族的安全,哪怕他们上层之中勾心斗角斗得飞起,这层依存关系的遮羞布,依然是不能扯下来的。
  
      这是双方各自在为对方存在的正当性背书,哪一环都不能缺失。
  
      “然后呢?”
  
      烛天快问道。
  
      “然后就等夜家出牌了。”
  
      烛渊说道,“刘禹涛那边要快速发展,我这边,则是为夜家挑选一个可以充当冤大头的岛主来做替罪羔羊。”
  
      “要让我来动手吗?”
  
      刘禹涛笑道。
  
      “最好是可以让它动手。”
  
      烛天快递过一道目光,看向了一直在假寐,事不关己的猫头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