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对峙
小泉并没有去找砍二,也没有去帝王谷找梦孤城,他是从恶人谷来的,负责的是后勤工作,这项工作其实并不是很重要,毕竟豪侠中也没有多少后勤工作需要有人来负责的,毕竟玩家在战斗中死亡又不会损失什么,自然也不需要小泉代替公会出面去犒劳玩家或者激励士气了。
  
  但是小泉却仍旧非常悉心的在进行着这项工作,因为他的心中很清楚,他所要负责的其实并不是前线正在进行的那场战事,而是另外一边另一场战斗的准备工作。
  
  除了砍二那边的前线军务后,还有另外一场战斗,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是却能够决定砍二那边最后的成败,如果用玩家的话来说,除非你能将你的对手杀出服务器,否则的话你永远也不能击败你的对手,这句话对于豪门公会来说也是同样,甚至更加的深以为然,因此想要真正而又彻底的击败对手,需要依仗的并不是台面上的战斗,而是背地里的战斗。
  
  梦孤城前往帝王谷的目的就在于此。
  
  小泉负责的队伍驻留在舞阳城,他没有到前线的悬空寺那里去,当然之前湮灭来找他借兵,他还是很爽快的借了,一方面是因为对方是湮灭,是梦孤城手底下第一号红人,所以小泉不能不借,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小泉希望湮灭不要来插手帝王谷那边的事情,如果湮灭能够将心思放在砍二的前沿阵地上,那小泉也可以安心许多,至少这份功劳就不会有湮灭的插足了。
  
  但是小泉的想法虽好,却被一个人给破坏了,而这个人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狄飞惊。
  
  当然小泉并并不知道狄飞惊是谁,但他已经从砍二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当他将这些线索联系起来之后,立刻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湮灭要前往帝王谷那边,而且因为这件事不仅仅牵扯到梦孤城的缘故,而且还把砍二也给附带了进来,可以说原本两件毫不相关的事情就这么被拉扯到了一起。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至于拉扯到一起有什么意义,很简单,那便是湮灭有了能够左右其手的理由和借口。
  
  小泉在一梦孤城的地位是不如湮灭的,这一点他很清楚,也很有自知之明,但是他不服气,也不甘愿向湮灭俯首称臣,虽然说这看上去的确是一条通往成功最便捷的道路,但是就如同凌未风不愿意给裘无意当跟班一样,他想要踩着裘无意成为公会主力1团的成员,又或者是带领自己的团队踩着裘无意的团队成为新生代的公会主力2团。
  
  是的,小泉是梦孤城找来的帮手,在公会地位上跟湮灭是平行的,他和湮灭并无从属关系,但是这种虚无的从属关系没有任何意义,而真正的意义就是他和湮灭振臂一呼,绝对会有90%以上的人选择站在湮灭的一边,而对此小泉除了愤怒别无其他。
  
  毕竟他没有湮灭的实力和过去的荣誉。
  
  小泉虽然负责的是帝王谷这边的事务,但是他却并不能直接跟梦孤城联系,因为他毕竟只是一个管后勤的,而不是前线的事务官,所以他只能押运好他的粮草,备好他的军马,等着梦孤城哪天想起来了会派人来找他接洽这些粮草战马的。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打着做好自己分内的本职工作的想法,那他就不是小泉了,因此小泉想到了一个法子。
  
  舞阳城这个地方,目前而言属于一处相对中立的所在,只要砍二所在的悬空寺没有被攻占,那么就不会有太大的威胁,但是相对中立也就是说并不是绝对的安,而舞阳城和紧邻华山派的伏犀镇之间有一处中立地带,这个中立地带没有城市,是只有一个副本和一些隐藏任务的所在,一般来说很少会有玩家前往,去到那里的玩家都是冲着副本而去的。
  
  但是这个中立地带正因为作为一条秘密的连接通道而存在,所以也是有风险存在的,如果仁义天下方面得知了舞阳城这边有敌人的驻军,那也是有可能来攻击他们的。
  
  而小泉想到的这个法子,便是秘密的派人去通知伏犀镇方面的仁义天下公会的敌军,让他们得知舞阳城这边的动静,派人来攻打他们。
  
  至于小泉为何要把自身安危泄露给敌人,那就是小泉的阴谋了,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或许也正印了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驻守伏犀镇的是仁义天下公会方面的统帅尤利西斯,尤利西斯正是之前跟砍二对决的人,但很显然他们不是砍二率领的一梦孤城方面军的对手,在敌人高超的阵法战术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如果不是他们支援给力,说不定早就败了。
  
  而当他听说舞阳城那边有动静的时候,先是犹豫了一下,尽管看上去这是一个深入敌后的机会,要是打好了,还能够让悬空寺的砍二腹背受敌,但是对于玩家而言,这毫无意义,即使他们占领了舞阳城,又反攻了悬空寺又能如何呢,他们没有多余的人手去占领这些城市,到头来敌人仍旧会卷土重来,他们还是只有败退一途。
  
  不过尤利西斯仍旧抓住了这个机会,毕竟战败说出去可是一件脸上挂不住的事情,而在失败后渴望一场胜利来夺回面子顺便激励士气,因此他并没有犹豫多久,就带着兄弟们朝着摩天崖,也就是哪个中立地带而去了,并且在顺利通过摩天崖之后,一路赶往了舞阳城。
  
  小泉在舞阳城方面的驻军数量并不多,当然了他们也不会真的携带粮草物资,就算有战马坐骑,那也是存在于玩家包袱里的,不会被爆出来的道具罢了。
  
  但是敌人来的非常突然,小泉尽管已经有了准备,但是他却并没有告知其他人敌人会来攻打他们,因此这一战当双方交手之后,小泉这边败退的迹象就非常快了,前后不到十五分钟,小泉的部队就不行了。
  
  当玩家们的惊呼声出现在公会频道上的时候,湮灭和梦孤城这才得知舞阳城战事失利的消息,对此两人都感到很吃惊,但同样镇定的也很快,梦孤城很快就发消息给小泉,问他事情经过到底是怎样的。
  
  小泉把战事前后一五一十的说了,还隐晦的提到了之前湮灭带了一部分人去前线帮砍二,所以他们人手不够才被击溃的。
  
  梦孤城尽管很清楚湮灭和小泉这两人私下里的暗中较量,不过他却并不会过多的去管这种事,相反他还是乐见其成的。
  
  和很多掌权者一样,梦孤城也有一套驭下的手段,或者说这套手段是千百年历史沉淀后的产物,用一句官场上的话来说,就是想要分裂一个团队,首先就需要让这个团队聚合在一起,这便是所谓的想要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当然了,或许现如今还没有到那种时候,小泉和湮灭也并未联起手来一同对付他这个一梦孤城公会的会长,不过梦孤城却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
  
  回到这件事情上来,梦孤城在得知小泉失利的部分原因后,立刻就给湮灭发去了消息,问他之前从小泉那里借兵的事情始末,湮灭显然没有料到梦孤城会问起这件事,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当然了他不说的真正原因还是因为狄飞惊,但显然这次失利影响到了梦孤城在帝王谷的行动,所以他很快就要湮灭和砍二立刻前来帝王谷。
  
  就这样,因为梦孤城的召集,狄飞惊等人的帝王谷到恶人谷的单程旅游只能再一次的被迫中断了。
  
  旅游被迫中止,狄飞惊倒是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当湮灭带着他重新在帝王谷中找到梦孤城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自在了,因为这是他第三次因为参与一梦孤城公会的缘故将段誉跟雪见摒除在外了,而且在场的几个陌生人同样也让他很是拘束。
  
  几乎每一个到场之人都特意的打量了他一眼,他们对于一个没有一梦孤城公会头衔的外人出现在如此重大的会谈中而感到惊讶,尽管湮灭和小泉知道一些东西,但是在这样的场合是一点多余的话都不能插嘴了,不然后果自负。
  
  舞阳城外小泉带去的那些人被团灭的消息是湮灭告诉狄飞惊的,对此狄飞惊也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之前在悬空寺两大公会的那一战被他看在眼中,也多少觉得仁义天下不过如此,但这一天都还没有过去,仁义天下卷土重来,在半路上横插了一脚,将砍二的大部队给硬生生的截断了,估计在他们“开会”的时候,砍二就已经在腹背受敌了。
  
  到场的无一不是一梦孤城公会的高层,除了本来就在游戏中开展各项工作的人外,还有几个就连一梦孤城公会的玩家们都不经常见面的生面孔,而这些人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你们打算如何?”
  
  梦孤城的目光放在其中一个“陌生人”的身上,问题问的倒是很镇定,但是语气中带有一股子疑惑的味道,似乎并不是在寻求解决方法,倒像是一种形式上的质问。
  
  被问到问题的那人对此淡淡一笑,却是不作回答,而是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狄飞惊,说道。
  
  “他是谁?”
  
  “我的朋友。”
  
  梦孤城的这个答案让在场所有人都心惊不已,而其中最为惊讶的莫过于小泉了,毕竟这个人正是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放过去的,而且不偏不倚的刚好还落在了湮灭的手中。
  
  湮灭对此也感到有些意外,他也没想到之前短短一个半小时的交流狄飞惊竟然有幸成为梦孤城的朋友,要知道梦孤城这人的朋友绝对也不多,真心的朋友更是可能一个都没有,当然了,只要梦孤城一天不倒,那么他的那些朋友就不会变心,所以,像梦孤城那样的人根本就不会去担心他到底有没有真心的朋友,而只有像湮灭这样的才会有孤独的感觉。
  
  “朋友?这里是谈论交情的地方吗?”
  
  那人丝毫没有因为梦孤城的这句话而发生任何态度的转变,反而是更加咄咄逼人了,只不过他的问题也没有得到梦孤城的回答,只要在网游中,只有网游中的一梦孤城公会没有走下坡路,那么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上,只有他才是这里的老大。
  
  所以,梦孤城就算不能在这里拿他怎么样,但却可以无视他的任何举动。
  
  这一幕,尽管发生的并不常见,但作为湮灭和小泉却是见到过的,而每一次见到他们都会缄口不言,因为这不是他们能管的事,或许这种事发生在他们跟前而没有让他们避讳,就已经是梦孤城对他们的一种信任了。
  
  只不过今天能够得到这份信任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狄飞惊。
  
  湮灭和小泉直到此时仍旧还在猜测狄飞惊是如何“搞定”老大的,他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法子,说了什么话,尽管自从开会以来,梦孤城没有一次看向狄飞惊,但他能够待在这里,就已经能够说明一切问题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m..com
  
  “我说他有资格站在这里,他就有!”
  
  梦孤城的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是态度却十分的坚决,眼见梦孤城说出这句话,湮灭和小泉惊讶的同时,那人也只是皱了下眉头,就不再说什么了。
  
  “舞阳城丢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他的这句话尽管狄飞惊并没有听出幸灾乐祸的语气,但是也感到有些意外,难道他们来这里开会不是来思考对策的,反倒是有点像是来划分责任的,狄飞惊隐约间感到了一丝不安。
  
  “仁义天下虽然家大业大,但他们没那么多人来占领舞阳城。”
  
  梦孤城在说一个事实,这个事实就连狄飞惊都猜得到,否则的话,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豪侠中的五大豪门公会早就已经五分天下了。
  
  但是梦孤城的这句话显然并不是那人想要听到的结果,他对此只是用高深莫测的眼神看了梦孤城一眼,紧接着就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湮灭。
  
  “我听说,是你借走了小泉的部分人手去支援悬空寺?”
  
  这句话无论从语气还是氛围来看,都是一句兴师问罪的话了,不过听到这话的湮灭倒是一点慌乱的神态都没有,因为梦孤城就在一旁,而梦孤城之前的那些话并不仅仅是在推卸责任,同样也有为自己的心腹担待一切的意思,所以湮灭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是的,不过……”
  
  然而还没有等湮灭说出个一二三来,那人就伸手打断了他的话,或许湮灭的确是网游界中的红人,但是在他的跟前恐怕也是一文不值。
  
  他打断湮灭后,重新将目光转向了梦孤城,然后说道。
  
  “你的计划是什么我不关心,但是我交代的事必须要完成,老孟,别怪我丑话说在前头,这里公司支持你来豪侠,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擅自做主的决定,别忘了正事!”
  
  说完他就离开了,而在他离开之后,随着现场气氛松弛了下来,梦孤城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说道。
  
  “真是可惜了他扮演的好角色了。”
  
  这句话让狄飞惊的心中一动,几乎是脱口而出问道。
  
  “他是谁?”
  
  但问完之后狄飞惊就尴尬了起来,毕竟这个问题他不该去询问的,特别还是在这种地方,不过他问出口之后,梦孤城倒是看了湮灭一眼,湮灭会意,当下淡淡的一笑,说道。
  
  “黄药师。”
  
  狄飞惊一愣,随即也在心底嘀咕了一句,还真是一个好角色。
  
  “行了,你们两个该做什么就去做吧,小泉,你随我回恶人谷。”
  
  梦孤城对在场三人交代了一句后,就准备离开了,而这时他看到狄飞惊的脸上有一种依依不舍的表情,当下倒是笑了,当着湮灭和小泉的面说了一句话。
  
  “放心,我们还有重逢的那一天。”
  
  这句话,即使在湮灭更小泉听来都倍感心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梦孤城还真的跟这个狄飞惊成为了好朋友不成?
  
  但是这一刻谁也不会说话,他们都将这种陌生的感觉憋在了心底,而小泉尽管“如愿以偿”的回到了梦孤城的身旁,但是他此时的心却又再度不安宁了起来,倒不是因为他通敌这件事,而是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再一次让机会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错失掉了。
  
  之前小泉并没有想到梦孤城和狄飞惊竟然会是这样的关系,他只是凭借着一股子敏锐的嗅觉察觉到这个狄飞惊的重要性,所以才不想留守在舞阳城那边,但是如今看来,他还不如就待在舞阳城,因为看上去,狄飞惊很有可能也不会前往恶人谷,而是会跟湮灭继续留在前线。
  
  分开之后,狄飞惊迫不及待的问了个问题。
  
  “难道梦老大不是一梦孤城公会的会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网游之最强法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