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飞黄腾达
    铁子没有出现,白玉京也知道他不会出现的,从一开始,铁子就算是白玉京另一种形式的“领路人”,他只需要带领白玉京走上这条路,至于这条路该怎么走,部由白玉京自己来决定。
  
      白玉京和慕容惜生走在熟悉的野外,如今已经没有了随时都会跳出来对他出手的敌人,也没有了那些劫道半路对前往副本的玩家出手的快活林公会,而且随着攻城战的迹象消失的越彻底,玩家们在过去几个月那放纵的激情也安然了下来,渐渐的回到了他们原本最熟悉的游戏轨迹之上。
  
      慕容惜生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甚至有一种韬光隐晦的感觉,将她身上所有一切的惊艳部都隐匿了起来,就连之前丁春秋和律香川相继现身和白玉京对话时也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认识慕容惜生是谁,自然也不会对如今名动豪侠的白玉京身边突然蹦出个漂亮的女人而感到些许奇怪了。
  
      想要在偌大的崆峒山中找寻一个人,绝非一件容易的事,白玉京走在熟悉的道路上,沿着他记忆中的影子慢慢的回忆着往事,当他来到崆峒山山门处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他抬头看着那蜿蜒直上的山路,脑海中浮现出了一缕晦涩未名的遐想。
  
      这条山路是否可以一直通往天上,是否可以带他前往那传说中的十二楼五城,而他又是否可以在那里完成一场如同皇帝封禅的仪式,成为铁子口中的那位剑仙?
  
      随着白玉京的头慢慢的垂低,他的目光从那模糊的看不到半点风光的山巅下移到了山路之上,那山路崎岖,以前白玉京在走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此时想来这几乎如同70度角朝上的山路他究竟是如何每天都会走一趟的,而其他人走在上面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或许这样的想法要比他最初那个“剑仙”的想法要现实了一些,但很快又再度被他抛弃了,最终他的目光锁定在了被他跟前那茫茫多玩家海洋所遮蔽的山脚,是的,白玉京看不到山脚,因为崆峒山人来人往的玩家太多了,因此他只能看到很多人。
  
      但是这群表情各异、神色各异、行为各异、思想各异的玩家才是最真实的,是白玉京唯一能够弄清楚看明白的事物,虽然他不可能知道每个人都在想些什么,想要做什么,但无疑他自己就身为人,自然就更加能够明白人到底是什么了。
  
      这一番连贯的思考究竟是想要表达什么呢?
  
      也许白玉京自己也不知道,但也许他已经有了答案,他迈开了步伐,钻入了人群当中。
  
      两个人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走着,没有人跟他们打招呼,如今崆峒山中的玩家不是在跑任务就是在组队准备前往副本,又或者刚刚从交易所那边过来,心中还怀揣着一份因为钱不够买不起自己想要的物品的悲伤。
  
      跟着白玉京的身旁,慕容惜生已经越来越看不懂白玉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了,他在想什么,而他又是在寻找什么目标吗?
  
      白玉京的表情平静,从外表上看上去似乎什么想法也没有的样子,他流连各地,却并未多做停留,他仿佛只是在散步一样,只是喜欢这种漫步的感觉,但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却和慕容惜生非常的遥远。
  
      不得不说,慕容惜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同时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她渴望的是一段轰轰烈烈的江湖之旅,同时也希望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江湖儿女之情。
  
      慕容惜生就和绝大多数武侠小说爱好者一样,他们爱的是精彩纷呈的主角故事,是荡气回肠的江湖人生,是那种最终成就一代宗师或者携美退隐江湖的传奇。
  
      但是白玉京的心中却从始至终都没有这种完美的理想,尽管他的故事也非常的精彩纷呈、荡气回肠,但是他从一开始所想到的便是他如今这种漫步于江湖之上无波无涛的平凡,而且就如同他过去所思考过的那般,再如何举世无双的主角,他的一生最主要的经历也绝非是那些能够让主角们脱胎换骨、大彻大悟的传奇故事,而恰恰是他们每天都在行走的这江湖路、红尘路。
  
      是的,所有的武侠小说中不会花费浓墨重笔去描写那些主角们是如何行走于江湖之上的,也不会写他们一日三餐会吃什么,又是哪里得来的钱能够让他们大摆宴席、花天酒地,如果真的这么写了那就太俗气了。
  
      但是白玉京是一个真实的人,他真实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且正因为他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真实的江湖人,所以他要比起那些玩家,那些读者都更清楚的认识到,无论是豪侠中的他也好,是那些小说中的主角们也好,他们最真实的一面绝非那些刻骨铭心的经历,而恰恰是他们始于足下的这段江湖之路。
  
      这种真实,恰恰是一种江湖与现实的结合。
  
      “原来我已经是一名剑仙了啊!”
  
      白玉京忽然间明悟了,他立刻就给铁子发去了这条消息,此时身处无名公会的铁子在收到了白玉京发来的消息后,惊喜交加,立刻告辞了自己的队友,找到了白玉京。
  
      当铁子见到白玉京的第一眼,他就意识到他眼中的这个一袭白衣、风度盎然的人是一名仙人,他腰悬长剑也证明了他就是一名剑仙。
  
      “白剑仙,你成功了!”
  
      是的,我成功了。
  
      白玉京点点头,心中也这样对自己说,而在三人当中慕容惜生却是一脸的诧异莫名,铁子的出现让他感到疑惑,在她的眼中,他分明觉得这两人应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是那种生死之交的关系,可是为何过去从来没有听白玉京对自己提到过呢?
  
      而他们两人见面之后的微笑又代表着什么呢,还有白玉京那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是得知了什么真相吗?
  
      “陪我上山。”
  
      白玉京开口道,慕容惜生微微一愣,一时间还没明白过来他所指的是上哪座山,但一旁的铁子却已经是畅快大笑了起来,说道。
  
      “准备好进行封禅仪式了吗?”
  
      白玉京一怔,但随即就笑了,三人并肩同行,朝着崆峒山那崎岖的山路走去,走在山道上,每一步白玉京和铁子都踩的坚实无比,但对于一旁的慕容惜生而言,今天的这趟山路之行却比起她第一次来到崆峒山的那一次来说要缥缈许多。
  
      来到山腰,白玉京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过去他从未想过要停下来回头看一眼,但此时看下去,尽管并没有那种仙气盎然、云雾缭绕的感觉,但身在此间,却也让他更多了几分“仙气”。
  
      继续迈步,逐渐临到山巅的时候,白玉京再度停下了脚步,而这一次是真正的停了下来。
  
      “不上去了吗?”
  
      铁子微微一笑,问道,白玉京站在这里,摇了摇头后说道。
  
      “不上去了。”
  
      是的,上面是什么,或者说巅峰是什么,白玉京并不知道,他没有上去过,也从来不觉得自己能走上去,他就站在这里,或者说他就应该站在这里,片刻后,他缓缓的说道。
  
      “你看那下面,像不像是十二楼五城?”
  
      白玉京的话让铁子和慕容惜生都抬眼向下望去,朦朦胧胧的尽管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能看到几个建筑物的屋顶,虽然说那几个屋顶的确有一种“城楼”的味道,但是也只是零星的几个罢了,就算是用两只手来数,也没有十二楼五城那么多。
  
      “看到了。”
  
      铁子笑道,他知道白玉京想让他们看的并不是那几个屋顶,因为这一刻他也已经进入到了白玉京的那种意境当中,只可惜的是,慕容惜生仍旧还在放眼眺望,想要极力的去数清楚她究竟看到了几个屋顶,是不是还有漏数掉的。
  
      当白玉京和铁子都注意到了一旁慕容惜生的神情时,两人再度畅快大笑,经久不息。
  
      真实,从来都不是完美的,但却是最真实的。
  
      现实。
  
      仇恕和袁紫霞返回圣光荣耀公会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了,而当他再度踏足这个熟悉的地界后所产生的一个想法就是前面那那个字。
  
      尽管仇恕如今仍旧还是公会精英,这是上一次柳随风想要拉拢他进入公会主力1团时对他做出的身份变动,而且当初柳随风还想要拉拢仇恕加入主力1团,这个意见也是被天正默许的,但是仇恕那时因为慕容惜生不能加入同一个队伍而选择了放弃,不过这个公会精英的身份却还是保留了下来。
  
      但如今,当他的身边不再有慕容惜生,而是换成了袁紫霞的时候,尽管他仍旧顶着精英这个头衔,但所有人看待他的目光就仿佛一夕之间都变了样子。
  
      是的,如今的白玉京也是公会精英了,而且相比当初的他来说,这其中不仅仅有柳随风的大力推荐,同样也有天正的默许,甚至于就连上一次对他不理不睬的无花和色龙都鼎力支持,可以说白玉京加入公会主力1团就是众望所归。
  
      如果说白玉京加入1团那就罢了,毕竟当初仇恕是主动放弃的,可是正因为这种强烈的反差,导致如今他身处公会无论走到了哪里都会受到人们异样的目光,尽管这种目光当中并没有明目张胆的歧视成分,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白玉京跟着公会主力1团去开荒太湖的惊艳一枪副本了,当仇恕得知白玉京同去但却把慕容惜生单独留下来之后,他对此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愤慨,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的生气。
  
      他想起了当初,为了慕容惜生他不惜放弃了加入公会主力1团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如今慕容惜生离开了他,而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也被他人给抢走,这会的他不知道是因为慕容惜生而愤怒,还是因为自己的遭遇而愤怒。
  
      而当他带着这种愤怒的情绪找到慕容惜生之后,却是一下子就愣住了,原本已经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完卡在了喉咙里。
  
      因为他发现,眼前慕容惜生的眼中并没有那种被冷落的孤独,反而是带着无限憧憬的神往,而她神往的也并非是自己的再次重逢,而更像是对情人早日归来的祝福。
  
      慕容惜生看着仇恕,两个在过去差一点就可以迸发出一段江湖姻缘的两个人如今却是以完陌生的身份站在一起,她知道仇恕有话要说,毕竟他刚才来时的那种神情就是来兴师问罪的,可是他为何一句话都没有说,慕容惜生想不明白。
  
      “听说他了?”
  
      仇恕的语气有些酸涩,他用的这个词很不恰当,因为在他印象中,白玉京绝非一个贪恋权势之人,可是或许也只有这个词才能宣泄他此时内心的不满。
  
      “是的。”
  
      慕容惜生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这一刻她也猜到了仇恕来是想干嘛,不过呢,她的心中除了对眼前这个人最后一点好感的流失外,甚至还带有一种非同一般的快感。
  
      这一刻就连慕容惜生也不禁自问,如果当初仇恕选择加入公会主力1团,今天这一切是不是会变的不一样?
  
      但仇恕显然是猜不到慕容惜生究竟在想些什么的,他听了慕容惜生肯定的回答后表情一时间有些愕然,因为这并非是他想要的答案,而在他的记忆力,面对自己的问题,慕容惜生应该是会极力帮白玉京澄清的,毕竟慕容惜生抛弃了自己选择白玉京,她应该比自己更清楚她的选择才对。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慕容惜生问道,她的语气很平淡,甚至带点冰冷,这句话让两人之间的距离和隔阂都加大了,仇恕感到内心一阵苦涩,他摇了摇头,就这样离开了。
  
      仇恕走后,袁紫霞很快就出现了,当她看到仇恕的表情时就大致猜到了结果,对此袁紫霞却并没有像当初在白玉京身旁的时候那么愤慨,反倒是一片了然于胸的表情,她勉强的笑了笑,两人都站在当场一言不发。
  
      慕容惜生跟了白玉京,但袁紫霞却未必会跟了仇恕,无论现实还是江湖,感情都是勉强不来的。
  
      约莫半个小时后,一条系统公告发了出来。
  
      “系统公告:恭喜18543、2971、155、412、3554成功击杀了元十三限。”
  
      系统公告的发出,这是最近一个月以来的第一条boss首杀成就的发布,看到这条消息的人很快就沸腾了起来,毕竟元十三限很有名,和诸葛正我一样的有名。
  
      消息的发布让圣光荣耀公会立刻就沸腾了,公会主力团拿到了副本boss的首杀,尽管这个副本还并没有完,还有一个最终boss王小石以及一个还没有被挖掘出来的隐藏boss,但是元十三限作为一直困扰太湖玩家的难题如今终于是被攻克了,这对于圣光荣耀公会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对公会玩家来说,副本攻略可以为他们通关副本更好的服务,而对于那些同样身处太湖的玩家也会让他们对于栖息圣光荣耀公会而做出最终选择,当天正得到消息后立刻就跟柳随风取得了联系,他自然很清楚,之所以能够通关这个副本,白玉京的功劳是最大的,甚至可以说是独一份的。
  
      公会主力队还并没有从副本中出来,毕竟他们还没有团灭,还有最后一个boss要打,但天正却已经想好了该如何给予奖励,而与此同时,整个圣光荣耀公会都热情的讨论着这件事,然而就在群情激动的时候,却还有几个人对此愁眉苦脸。
  
      风清扬无疑是如今最落寞的一个人,原本他有着大好前途,只有二哥不倒,他就一定有出头之日,但如今他的靠山没了,别的不说,至少裘无意他是彻底得罪了,加上他一没有自己的固定队,二没有人脉根基,随着时间流逝,他将会被越来越多的新人取而代之,而近在眼前的他就会被凌未风和白玉京给打落深渊。
  
      毕竟他也只是一个风清扬罢了,而并不是杨过,也不是独孤求败,甚至于在多数人的眼中,他连令狐冲都比不上,毕竟他只是一个失败者,一个输给了东方不败又死在东方不败手中的失败者。
  
      凌未风其实也不好过,但他毕竟有自己的根基,有自己的队伍,就算他离开圣光荣耀公会,凭他的实力和本事照样也混的转,甚至于他还可以去其他豪门公会,尽管一切又要从头开始,但他照样有翻盘的可能。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白玉京来到圣光荣耀公会之前,白玉京来了,就意味着他在这里前进的道路被白玉京给堵死了,白玉京这个玩技术而不是靠整体实力的大神是他永远也无法超越的坎,如果他连白玉京都搞不定,难道还能去搞定无花、色龙、柳随风吗?
  
      那么仇恕呢?
  
      “你要走?”
  
      当仇恕提出自己想要离开圣光荣耀公会的时候,柳随风感到有些意外,但是很快他的脸上就堆满了笑容,上下打量了一番仇恕之后说道。
  
      “其实你并不想走对吧?”
  
      是的,仇恕不想走,至少不想就这样一无所获的离开,这一点不用柳随风说,仇恕自己也很清楚,如果他真想走,就应该默默无闻的一个人悄悄地退出公会,而不会是来给柳随风打这个报告了。
  
      毕竟是网游,退出公会也只用点两个按钮就行了,不用走什么程序。
  
      因此当柳随风意识到仇恕是心中不快,觉得委屈所以才有离开的念头时,他看着眼前这个变得有些哀愁,但却无比现实的年轻人的时候,却是笑道。
  
      “如果你真想走我不拦你,不过有个事我想跟你说下,如果听了之后你还想走的话,那你走吧。”
  
      柳随风的话让仇恕一怔,眉头紧锁了起来,都到这种时候了,还能有他什么事呢,虽然他并不清楚天正、慕容惜生、白玉京这三者之间的联系,但也察觉到了一些东西。
  
      “什么事?”
  
      仇恕还是问了出来,柳随风当下说道。
  
      “刚才,小白兄弟跟我说,想让你也加入公会主力队。”
  
      听了柳随风的话,仇恕就一脸惊讶的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对方,似乎想要看一看这话到底是白玉京说的还是柳随风为安他的心才说的。
  
      不过柳随风那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仇恕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片刻后他才说道。
  
      “是吗,那可真要谢谢他了。”
  
      仇恕此时的心中很乱,话说出口就察觉不对,不过他也不想解释什么,毕竟他如今纷乱的思绪根本就理不清。
  
      仇恕一个人离开了,离开时他并没有再坚持说要退出公会的话,但是在离开之后他却又再度头疼了起来,其实这种时候如果去找白玉京,把一切事情都问清楚,或许一切的烦恼也就迎刃而解了,但仇恕却偏偏拉不下这张脸来。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完整的现实人,再也不是那个可以快意恩仇的江湖人了。
  
      这是一个机会,尽管这个机会得来的过程很让他憋屈,但仇恕还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只不过他并没有去找白玉京道谢,因为他觉得跟白玉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白玉京自然也没有想过仇恕会来找他道谢,而如今的白玉京可谓是风光无限,他被一群人簇拥着,慕容惜生也在身旁,不过就算他如今火的一塌糊涂,但他仍旧还是一个彻底的江湖人,一个甘于平淡的冷清仙人。
  
      如今的白玉京已经真正的成为了一名剑仙,哪怕是在柳随风、无花跟色龙这三个人的眼中也是如此,白玉京的身上有一种不凡的气质,这种气质甚至能够让他们三人在提到白玉京的时候感慨连连,充满了一种佩服的味道。
  
      “无花,小白提议让仇恕来我们队伍,你怎么想?”
  
      柳随风提到这件事,无花和色龙也都早就知道了,不过对此无花的神色还是有些变化,带点无所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