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衣锦还乡
    白玉京和慕容惜生走了,临行前也只是跟鳄老三说了一声,顺便让鳄老三转告仇恕,不用说也知道,这一刻的仇恕显然也跟鳄老三一样,同样陷入到苦恼当中,一方面是苦恼该如何处理连云寨这边的任务,而另一方面就是该如何处理白玉京和慕容惜生这两个人了。
  
      但这一切都已经不关白玉京的事了,他从连云寨返回太湖的时候,柳随风已经在公会门口等待他们了,当他看到白玉京的时候,脸上带着比过去任何一次都要热情的微笑,当他看到白玉京身旁的女人不是袁紫霞而是换成了慕容惜生的时候,他的心中一动,凭着一股最敏锐的嗅觉,立刻就察觉出了这其中的东西。
  
      当然把这个关键信息传达给天正自然不在话下。
  
      “小白兄弟马到成功,果然是人才。”
  
      柳随风的话让白玉京勉强的笑了笑,一旁的慕容惜生的脸上也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微笑,这让柳随风的心中雪亮,同样也让他原本某个不强烈的想法变得坚定了起来。
  
      “走,老大已经在等你了,这次事情做的不错,我想老大一定会非常满意的。”
  
      由于白玉京和慕容惜生是新加入圣光荣耀公会的,所以他们并不清楚柳随风的为人,柳随风在过去很少会说出如此满意的话的,他在评价任何人的时候都不会用“非常”二字,这次几乎是为了白玉京而破例,足以见得他对于白玉京的欣赏。
  
      进入大殿后,因为已经有了柳随风的汇报,所以在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天正也已经理清了很多事情,而且让天正也同样感到欣喜的是,原本两件毫不相关的事情,而且其中一件事还几乎已经断了的前提下,竟然如此巧合的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是的,这件事便是天正去找慕容惜生并且让她前往崆峒山。
  
      “小白兄弟,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公会精英了,另外,公会藏经阁你可自由进出,随风,记得跟色龙说一声!”
  
      天正的话说完后,白玉京并不为所动,不是他荣辱不惊,而是他并不知道这些好处到底意味着什么,甚至于到了今天,白玉京连公会藏经阁到底有什么作用都不知道。
  
      但这却不妨碍天正对白玉京的满意,非常满意,这个“非常”和柳随风的“非常”几乎一模一样。
  
      天正又勉励了几句后,柳随风带着白玉京离开,走到外面的时候,柳随风笑道。
  
      “小白你有想过组建自己的固定队吗?”
  
      此时柳随风在称呼白玉京的时候已经不再加“兄弟”二字了,这让彼此的关系更进了一步,踏出这一步的关键是天正的意思,也同样有他自己的想法。
  
      “没有。”
  
      白玉京有些疑惑,过去的他对固定队已经有了一种神经质一般的排斥,但到了今天他已经都放下了,不过此时被柳随风提起,还是不得不让白玉京感到纳闷。
  
      “呵呵,是这样,成为公会精英,就可以在公会内部选拔一支固定队,你是队长,而且队伍编制会按照公会主力队的规模,现在公会一共有三个主力队,我所在的是1队,裘无意在二队,还有一个队伍现在还在毁诺城那边,你如果组建固定队的话,将会成为我圣光荣耀公会从创立至今的第四支固定队的队长。”
  
      柳随风的这番话如果是对凌未风或者风清扬说的话,他们此时的表情定然会比白玉京激动无数倍,因为这就是他们汲汲营营想要获取到的殊荣,但是这却是在过去他二人不敢想的,因此他两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要么选择加入到主力1团当中当成员,要么就在实力上压倒裘无意的公会主力2团。
  
      白玉京听了柳随风的这番话后却是一点表情都没有,他只是稍微的觉得有些意外,甚至有种对于圣光荣耀公会在网游中还搞出“编制”这种东西而诧异。
  
      也许是看出白玉京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柳随风再度笑道。
  
      “小白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个主力队队长的身份,我相信只要你在公会中公开选拔队友,会有无数人挣破头想要加入的,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有人敢对你这个队长不敬,或者作出公会兄弟离心离德的事,公会规章制度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柳随风观察了一下白玉京的表情,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另外,按照公会主力队伍的规格,任何一次公会活动后都可以有额外收入,说俗气一点就是rmb,当然你也可以等价兑换成游戏货币,这也是我们前往崆峒山,想要拿下崆峒山交易所的其中一个原因。”
  
      听到这里,白玉京倒是大致的明白了,不得不说,这个公会精英乃至主力团队队长的身份很让他心动,他想任何人都不会免俗的,就算是那些武侠小说中主角们又有谁没有个响当当的头衔呢,这些主角基本上都是一个大门派的头头脑脑。
  
      “好的,我接受。”
  
      白玉京的话让柳随风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听上去很是爽朗,不一会,色龙也来了,他也是公会主力1团的成员,和柳随风是队友,色龙看到白玉京的时候表现的也非常友好,他跟柳随风是朋友,今天来不但是天正的意思,而且在他的心中在对仇恕不屑的同时,也间接的让他更亲近于白玉京。
  
      “色龙,你来的正好,公会规章这一块你在负责,待会小白兄弟组建主力队的时候,你可要帮忙哦。”
  
      柳随风说完后,色龙大手一挥,很是自来熟一般的揽着白玉京的肩膀笑道。
  
      “兄弟的事,没说的!”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色龙走的时候跟白玉京说,只要他什么时候决定好了跟他说一声,挑选人选的事情他会极力配合,色龙这番话倒是说的非常诚恳,这种诚恳态度的前提是他在了解了白玉京过去的为人处世之后才形成的。
  
      白玉京绝对要比凌未风、风清扬、仇恕这样的人好打交道,也不会有太多的矛盾纠纷,毕竟他现在已经是公会高层了,不再是凌未风、风清扬这样还在打拼的处境,站在他的那个高度,也想要拥有更多的朋友,特别是同级别的朋友,而白玉京显然是不二人选。
  
      “没想到你还是个官迷呢!”
  
      人走后,慕容惜生就笑着打趣白玉京了,在她看来,白玉京今天所拥有的这一切是他应得的,而且他绝对要比仇恕更有资格,白玉京总是这样的简单,想到什么就去做了,他不会分析什么厉害关系,也不会对太多的规矩产生顾虑,尽管他过去得罪了很多人,惹出了很多麻烦,但是他走到了今天,单凭这一点执着,就已经远超仇恕几条街了。
  
      毕竟仇恕到今天来说,可谓是一事无成,他总是那么患得患失,总是那么理性的在分析问题,但直到今天他却仍旧还在分析,还没有去行动。
  
      白玉京淡淡一笑,并没有回答慕容惜生的话,也或许慕容惜生的这话并不需要一个回答,但片刻后白玉京却还是说了一句话,一句让慕容惜生感到熟悉又陌生的话。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铁子听了白玉京的叙述后先给白玉京贺了喜,紧接着就问道。
  
      “小白,你觉得现在你最迫切的想要做的是什么呢?”
  
      铁子的话让白玉京的心中感到一阵欣慰,他的朋友很少,铁子在他这些朋友当中又带有一种特殊性,因为从表面上来看,他两应该不算是朋友,毕竟没有一同经历过,毕竟在网游这个相对特殊的环境中,交心应该并不算是游戏朋友的种类之一。
  
      但是铁子是白玉京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我想弥补过去的遗憾。”
  
      白玉京的话让铁子听了也是欣慰的笑了,在放眼未来还是弥补过去这两个选择当中,他两心中想的都是同一个意思。
  
      “包括所有人吗?”
  
      铁子又追问了一句,白玉京心中默默的点了点头,是的,包括所有人。
  
      白玉京结束了和铁子的聊天后很快就找到了慕容惜生,并且将他的想法告诉了她,但是慕容惜生听完之后立刻就愣住了,因为在她看来,白玉京今天所拥有的这一切都是他花费了无数努力才换来的,那么按照那些武侠小说主角们的经历,不是应该继续这场“打怪升级开地图”的致富之路吗?
  
      为何白玉京会有这种走回头路的想法?
  
      慕容惜生的不解是写在脸上的,但对于白玉京来说,他认定的事情从未改变过,既然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当然不会因为慕容惜生的不认同和不理解而半途而废。
  
      “能告诉我你为何要这么做吗?”
  
      这个问题铁子没有问,但此时慕容惜生问了出来,白玉京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因为我觉得应该这么做。”
  
      一句几乎不像是回答的回答,但是由白玉京说来却仿佛也正好印证了他从前一路的经历,但是这一刻,这种熟悉的感觉却让慕容惜生感到了陌生,毕竟她想听到的绝非这个答案。
  
      慕容惜生尽管不理解,但却并没有立刻就去反驳他,拒绝他,而是试探着又问了一句。
  
      “那你想从哪里开始呢?”
  
      关于白玉京过去的那些遗憾,慕容惜生知道一点,但并不多,应该说她比起仇恕和鳄老三而言,都还要不了解白玉京的过去,她和他走到一块纯粹只是“心心相印”罢了。
  
      “一个妹子,虽然我没记住他的编号id,但我还是想要找到他,感谢他。”
  
      白玉京的话说的很直白,一点都没有顾虑慕容惜生的想法,这会的慕容惜生犹豫了一下,但仍旧还是压下了他心中的那道不快,微微的点了点头,勉强的笑了笑说道。
  
      “苟富贵不相忘,好吧,我支持你。”
  
      虽然慕容惜生找了一个很正大光明的理由,但她的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没人知道。
  
      白玉京回忆起了和那个妹子所经历过的所有点滴,他们从认识到分手不过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而那个妹子在离开的同时赠送给了他一句话和一套40级的武当心法,这件事对白玉京的触动很大,甚至要远比之后和苏樱的那段故事还要刻骨铭心。
  
      白玉京想找到她,而且他相信只要她还在豪侠,就一定能够找到她。
  
      由于这件事基本上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帮助,况且也跟其他人无关,所以白玉京没有想过要去找人帮忙,本来无名公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白玉京却也并不想就这件事麻烦铁子。
  
      跟柳随风说了一声之后,白玉京带着慕容惜生从太湖出发返回了崆峒山,当白玉京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崆峒山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如今风光了,大发了,回到这里来是想要来报仇的,或者是来炫耀的。
  
      是的,所有人都这么想,当白玉京出现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律香川和丁春秋那里后,两人对此的态度截然不同。
  
      律香川的脸色很阴沉,白玉京回来了必然跟他有关,而且如今白玉京加入了圣光荣耀公会,加上名剑风流公会也正好是背靠圣光荣耀公会的这层关系,似乎一切的迹象表明,他快活林公会在崆峒山的地位已经愈发的岌岌可危了。
  
      但是丁春秋得知白玉京回来的消息后,却是表现出很惊喜的样子,他连忙让人带他前往白玉京的所在地,另一方面也跟自从离开公会后就完没有联系的鳄老三再度取得了联系,甚至于还不忘给圣光荣耀公会的裘无意发去了一条消息,表达出了一名下属对上司的那种敬仰之情。
  
      当所有这些事都做完了之后,丁春秋就出现在了白玉京的跟前,如今的白玉京在他眼中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小有名气的江湖新秀了,而是一名上峰指派到他崆峒山做客的“钦差大臣”。
  
      看着眼前卑微的丁春秋,白玉京的表情淡淡的,但正好是这种犹如“冷清仙人”一般的表情却让丁春秋更加的心服口服。
  
      “那个小白兄弟这次回来有什么事吗?”
  
      丁春秋试探着问道,他并没有直接提到崆峒山大权这件事。
  
      “回来找一个人。”
  
      白玉京的话让丁春秋纳闷不已,找人?找什么人?
  
      但是很快丁春秋就从纳闷中回过神来,也顺便镇定了自己的心绪,不管白玉京来找什么人,如今他既然是钦差大臣,那他来崆峒山就定然是奉了圣光荣耀公会的命令前来,既然如此,不管找什么人,只要他力所能及一定得帮。
  
      可想而知,丁春秋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很快就被白玉京给拒绝了,三言两语打发走了丁春秋之后,另一个人也出现了。
  
      过去其实律香川很少会主动的出现在白玉京的跟前,毕竟他两之间的合作是背地里的关系。
  
      “小白兄弟这算是了吗?”
  
      律香川的表情沉着,如今他两已经非亲非故,如果再上前去套交情毫无意义,这种打脸的事律香川是不会去做的。
  
      “不,我的家乡在大理城。”
  
      白玉京平静的回答道,律香川一愣,但随即就想了起来,白玉京的确有跟他提到过,他是从大理城来的,尽管崆峒山比起大理城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地方,但是豪侠中并没有大地方小地方的区别,对于律香川这样一个真正的玩家而言,他也不会觉得这种大小关系有什么区别。
  
      但是白玉京的这句话无疑是将他后面想说的话都给部堵死了,这其中拒绝的味道很浓,律香川不会听不出来,如果是在平时,有人这样跟他说话,就算他不动怒,但至少也不会继续说下去了,但今天他来却有着一定要探听出一个究竟的想法。
  
      所以律香川干笑了一声,又说了一句。
  
      “小白兄弟这次回来不会是准备再大干一场吧?”
  
      律香川用了一个“再”字,显然白玉京之前在崆峒山闹出的动静已经足够大了,而如今他重走老路,是想要借着这个他的成名之地再度做出什么惊人的壮举吗?
  
      不过白玉京这次淡淡的一笑,回答道。
  
      “不,我这次回来只能算是故地重游的。”
  
      铁子没有出现,白玉京也知道他不会出现的,从一开始,铁子就算是白玉京另一种形式的“领路人”,他只需要带领白玉京走上这条路,至于这条路该怎么走,部由白玉京自己来决定。
  
      白玉京和慕容惜生走在熟悉的野外,如今已经没有了随时都会跳出来对他出手的敌人,也没有了那些劫道半路对前往副本的玩家出手的快活林公会,而且随着攻城战的迹象消失的越彻底,玩家们在过去几个月那放纵的激情也安然了下来,渐渐的回到了他们原本最熟悉的游戏轨迹之上。
  
      慕容惜生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甚至有一种韬光隐晦的感觉,将她身上所有一切的惊艳部都隐匿了起来,就连之前丁春秋和律香川相继现身和白玉京对话时也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认识慕容惜生是谁,自然也不会对如今名动豪侠的白玉京身边突然蹦出个漂亮的女人而感到些许奇怪了。
  
      想要在偌大的崆峒山中找寻一个人,绝非一件容易的事,白玉京走在熟悉的道路上,沿着他记忆中的影子慢慢的回忆着往事,当他来到崆峒山山门处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他抬头看着那蜿蜒直上的山路,脑海中浮现出了一缕晦涩未名的遐想。
  
      这条山路是否可以一直通往天上,是否可以带他前往那传说中的十二楼五城,而他又是否可以在那里完成一场如同皇帝封禅的仪式,成为铁子口中的那位剑仙?
  
      随着白玉京的头慢慢的垂低,他的目光从那模糊的看不到半点风光的山巅下移到了山路之上,那山路崎岖,以前白玉京在走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此时想来这几乎如同70度角朝上的山路他究竟是如何每天都会走一趟的,而其他人走在上面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或许这样的想法要比他最初那个“剑仙”的想法要现实了一些,但很快又再度被他抛弃了,最终他的目光锁定在了被他跟前那茫茫多玩家海洋所遮蔽的山脚,是的,白玉京看不到山脚,因为崆峒山人来人往的玩家太多了,因此他只能看到很多人。
  
      但是这群表情各异、神色各异、行为各异、思想各异的玩家才是最真实的,是白玉京唯一能够弄清楚看明白的事物,虽然他不可能知道每个人都在想些什么,想要做什么,但无疑他自己就身为人,自然就更加能够明白人到底是什么了。
  
      这一番连贯的思考究竟是想要表达什么呢?
  
      也许白玉京自己也不知道,但也许他已经有了答案,他迈开了步伐,钻入了人群当中。
  
      两个人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走着,没有人跟他们打招呼,如今崆峒山中的玩家不是在跑任务就是在组队准备前往副本,又或者刚刚从交易所那边过来,心中还怀揣着一份因为钱不够买不起自己想要的物品的悲伤。
  
      跟着白玉京的身旁,慕容惜生已经越来越看不懂白玉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了,他在想什么,而他又是在寻找什么目标吗?
  
      白玉京的表情平静,从外表上看上去似乎什么想法也没有的样子,他流连各地,却并未多做停留,他仿佛只是在散步一样,只是喜欢这种漫步的感觉,但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却和慕容惜生非常的遥远。
  
      不得不说,慕容惜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同时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她渴望的是一段轰轰烈烈的江湖之旅,同时也希望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江湖儿女之情。
  
      慕容惜生就和绝大多数武侠小说爱好者一样,他们爱的是精彩纷呈的主角故事,是荡气回肠的江湖人生,是那种最终成就一代宗师或者携美退隐江湖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