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剑仙
    在白玉京和无名公会的追杀当中,这场痛打落水狗的畅快战斗很快就落下了帷幕,当凌未风四人部被击杀之后,众人走到了一块。
  
      “小白你的实力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铁子和他的兄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虽然并不清楚他两是不是公会的正副会长,但是必然在公会里的威望极高,这种威望的由来有可能是自身实力上的,也有可能是他们对待兄弟们的为人上的。
  
      “今天太感谢了。”
  
      白玉京回复了平时那副极为腼腆的神态,非常诚心的感谢着无名公会的人,如今的他真的可谓是在崆峒山四面楚歌,虽然他还没有到乌江自刎的地步,但一个人混到这个份上的确是挺可悲的,这也正好应了之前的那句话,白玉京就不是一个懂得审时度势,观察情况的人,所以他今天才会落到这种地步。
  
      但是换种想法,如果白玉京没有落到这种境地,他也不可能从逆境中杀出,所以真要说起来,也只能说这就是成长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吧。
  
      “不不不,小白凭你的实力,即使没有我们的帮忙,他们也奈何不了你,大不了一死嘛,你死一次,就能杀他们更多次,惹到你这样的高手,只能说是快活林公会的悲哀。”
  
      铁子的话让白玉京心中有些汗颜的一笑,他当然不会说这原本就是他跟律香川之间的合作计划,只不过如今律香川退出了跟他的合作关系,而当初结下的仇也就真的成为了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了。
  
      白玉京又谦虚了几句后,铁子回头冲着兄弟们喊道。
  
      “都散了散了,有什么事公会频道里联络,晚点我请大家喝酒!”
  
      无名公会的玩家们听了他的话都是齐声叫好,当人渐渐都散开之后,留下了白玉京和对面两人。
  
      “你们都是一起的?”
  
      白玉京此时有些惊讶,毕竟他之前说的是请大家喝酒,而不是想要给大家发放什么游戏中的奖励,铁子听了之后顿时就笑了,说道。
  
      “对,你把我们当成是一种线下的同好组织就行了。”
  
      铁子的话让白玉京点了点头,当然他并不知道,无名公会的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他们是武侠小说的骨灰迷,而他们来到豪侠也正是因为这种相同的爱好所集合在一起的,而且如果紫衣在这里的话,她会对无名公会这群人产生深深地认同,因为这群人当中不乏跟她一样喜欢武侠文化之人。
  
      白玉京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现在这种同城朋友圈子越来越多,一点都不奇怪,而在思考之后,白玉京又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为何要帮我?”
  
      听了白玉京的问题,铁子和另一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有所收敛,他们盯着白玉京,然后铁子说道。
  
      “你喜欢你所扮演的这个角色吗?”
  
      这个问题问的很怪,让白玉京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是在几个星期以前,他会说不喜欢,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看过长生剑这本小说,也根本不知道白玉京是怎样的一个人,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特别是有了小刀这么一个师父后,白玉京渐渐的有了一种感觉,或者说的更准确一点,他多出了那么一点“江湖情结”,而白玉京所不知道的是,这种“江湖情结”就是一种武侠文化。
  
      白玉京过去也玩过很多网游,他在网游中也会做很多的“江湖事”,自然也会去拜师,但是无论他做了什么,都无法跟游戏本身联系起来,因为过去的他所为的仍旧还是游戏中跟玩家息息相关的面板数据而已。
  
      甚至于,如果豪侠是那种可以一键寻路一键完成任务和创装备的手游的话,那过去的白玉京也不会感到丝毫的别扭。
  
      但是如今,这样的别扭产生了,因为他突然有了一种他身在其中却朦胧其外的错觉,是的,他真正进入到了白玉京这个角色当中。
  
      白玉京点了点头,他的表情仍旧非常诚恳,虽然他还是没去看过长生剑,不了解白玉京,不过他知道自己就是白玉京,就是长生剑的主角,甚至于他不仅仅只是一个扮演者而已。
  
      铁子看着白玉京的表情就知道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随即他们两就非常欣慰的笑了,然后铁子说了一句话。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这句话让白玉京又愣住了,他听得出这是一首诗,而诗中恰好有他白玉京的名字,以及长生剑这本小说的名字,不过他既然不知道白玉京的故事,当然也就不知道白玉京的名字正好就是从这句诗中而来了。
  
      不过下一刻,白玉京却隐约的有些懂了,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过脸上仍旧还是一副迷茫之色。
  
      “小白,其实你是一位你知道吗?”
  
      铁子的话让白玉京惊讶了,但是这一次他反应的很快,毕竟从之前的那句诗中的确可以得出这样的一种结论,尽管有些识文断句的感觉,不过呢,一想到白玉京还是有些飘飘然的。
  
      “行了,铁子你就别打哑谜了,还是说正事吧!”
  
      就在白玉京云里雾里的似乎有了那种一点感觉,铁子身旁的兄弟很煞风景的打断了他们两人的对话,铁子也笑了,随即说道。
  
      “是这样,小白我们其实找上你,也有功利的想法,毕竟眼下你在崆峒山很出名,跟你打好关系对我们也会有帮助你说对吧?”
  
      铁子的话让白玉京笑了,而且笑的很爽朗,铁子这人给白玉京的感觉很实诚,这种先小人后君子的感觉恰好就是白玉京最喜欢打交道的一类人,就像是当初的律香川一样,只不过律香川给白玉京的感觉要更加云里雾里。
  
      无名公会帮助自己,绝不会是无偿的,这个世界上除了亲人外就不可能有无偿的关系,毕竟关系都是相互的,是需要维护的。
  
      “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白玉京问道,问的很坦然,但是铁子却摇了摇头说道。
  
      “不,不是帮我们做什么,而是帮你,小白,我们想帮你找寻那十二楼五城。”
  
      铁子似乎又开始打哑谜了,不过这会白玉京倒是很快就破解了他的谜团,笑道。
  
      “怎么,找到了十二楼五城,我就能当上了不成?”
  
      白玉京的反问让铁子的眼睛一亮,如果他年纪大一点说不定会说一句“孺子可教”的话,而此时铁子眼见白玉京正式进入到了自己的角色中来,当下笑道。
  
      “也好,长生也好,首先你要成为白玉京,而且还必须是天上的那个白玉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白玉京如何不明白呢,他此时也笑了,突然觉得跟铁子这样的人打交道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这或许就是一种感觉,一种意境,甚至是一种造化吧。
  
      白玉京的心中如是想到。
  
      仇恕已经可以“直立行走”了,但是无论永夜如何干着急,他也学不会永夜的无限流,原因很简单,或者说道理很简单,但是他就是改不过来习惯。
  
      仇恕失望的几乎已经快要放弃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和白玉京之间的差距,此时想来白玉京定然也曾经经历过自己的这番好运,有人传授了他一门高深的技巧,但白玉京学会了,而自己却始终都摸不到成功的门槛。
  
      其实不怪仇恕,毕竟永夜跟小刀的境界也同样是天差地别,因此,小刀学会的也仅仅只是一招三式的皮毛而已,但是却已经是茅十八能够教给小刀的极限了。
  
      但永夜不同,永夜要的是一门可以打败茅十八的顶尖技巧,就好像燕十三和谢晓峰之间的那种关系一样,而无限流的奥秘并不在移动打靶,而是步法。
  
      虽然说永夜的步法不需要每一步都像是踩着太极八卦图案那般严谨的遵从一种绝对逻辑,但是想要让身体保持在稳定的施法过程当中,步法的严谨性是必不可少的。
  
      而如今的仇恕就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要让这么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去学会只有田径运动员才会的跑步姿势,这不是为难他,而是毁灭他。
  
      尽管道理永夜都很清楚,可是永夜的时间并不多,他不可能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把这门高深的技巧一步步的传授给仇恕,或许他只有这几天的时间,毕竟他和茅十八等人约定的时间也就几天而已。
  
      所以,永夜要的就是毁灭掉“过去的”那个仇恕。
  
      仇恕也的确不是一个甘愿放弃之人,他在努力的学,在一点点的尝试着扭转自己的习惯和节奏,可是他始终都无法适应,因为这种转变的过程非常的不平滑,已经不能用别扭来形容了。
  
      在又一次失败之后,永夜让仇恕停了下来,他知道一直这么不停往复的重复下去,并没有太大的效率,而当仇恕停下来之后,脸色难看的可怕。
  
      如果此时将仇恕换成是裘无意,或者是火工头陀那样的人,他们会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和永夜之间的差距,会正视这种天差地别的差距,而后他们会回归现实,用火工头陀的话来说,他打不过的也就是茅十八和永夜罢了,或许如今还多了一个白玉京,但是除此之外,天大地大,他并不是谁都打不过,他仍旧有无数的人可以欺负,所以学不成永夜或者茅十八的绝招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再说了,身在圣光荣耀公会,除了网游中再正常不过的pk外,他们拿来对付敌人的手段又岂止只有冲锋陷阵这一个?
  
      但是仇恕不同,他虽然身在圣光荣耀公会,但他并不是其中的一员,他和圣光荣耀之间永远有一种无形的隔阂,而这种隔阂是天正制造的,只不过仇恕自己并不知道而已,正因为有了隔阂,所以圣光荣耀公会的每个人都跟仇恕貌合神离,因此仇恕不能依靠这家豪门公会,他只能靠自己。
  
      有的时候仇恕也想,当天正亲手将琥珀神剑送给自己的时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将因为往后的“报恩”而终身都跟圣光荣耀公会绑定?
  
      或许当初的仇恕的确对于天正的馈赠是感恩戴德的,天生唐唐豪门公会的会长,如此礼遇自己,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将圣光荣耀当做归宿,并且以此为出发点,不管是知恩图报也好,是奋发向上也好,今后的自己也将是圣光荣耀公会的一员了。
  
      但是经过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仇恕渐渐的明白了,豪门公会也并非是什么净土,甚至于这里面的生存学问要比任何一家公会都要大的多,也现实的多。
  
      其实仇恕在对待豪门公会的问题上就和白玉京一样,他们都太单纯,太想当然了,豪门公会中之所以有豪门而已,那就在于很多时候公会中的成员都有机会和现实中的金钱打交道,虽然公会成员和公会高层之间并不是一种直观的上下级关系,但是豪门公会用现实货币来作为赏罚机制,在金钱利益的诱惑下,可以让这里变得跟现实一样的现实。
  
      “你能说说你之前心里在想些什么吗?”
  
      永夜不愧是一个专业的杀手,哪怕前面要加上一个“网游中”这个状语,但是在这个领域中,就算茅十八都承认永夜要比任何人都要专业。
  
      永夜的专业的其中一部分就体现在观察力上,对于人事物,他只要看一眼就可以辨别出其中的不同来,哪怕因为他的年龄和经历无法让他读懂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但他却是一个非常善于捕捉不寻常之处的人。
  
      仇恕此时一愣,但随即看向永夜的脸上就带着浓厚的尴尬,是的,他之前一直都不专心,毕竟他也是个成年人了,所以脑子里没来由的就会想很多东西,思考很多时候都是不受控制的,随着人的年龄增长,在看待任何事情的时候,哪怕是需要静下心来学习工作的时候,这种思考也是随时随地发散开来的。
  
      仇恕之前的确非常专心致志的在学习永夜传授给他的技巧,但是他的心中也会因此而感到好奇,也会因为自己始终都学不会而沮丧,也会去想他到底学永夜的这门技巧要干嘛,甚至他会去想自己学会了这门高深的技巧下一步应该定一个怎样的计划和目标。
  
      “你要静下心来,不然你怎么可能学得会?”
  
      永夜也看出了仇恕一直心有旁骛,他看上去比仇恕本人都还要担忧一样,可是仇恕虽然点头答应,但他的心中却一点底气都没有,因为他知道凭借如今自己的处境,是不可能静下心来的。
  
      白玉京为何能够学会一招三式,除了小刀传授给他的一招三式相对简单外,更重要的是,白玉京刚刚才经历了几场对他而言很大的挫折,而且他一直都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思想简单,生活作风简单,对游戏的理解和态度也非常简单,简单到他都不像是一个玩网游的人。
  
      这种简单的心思恰好也给予了他一个另类空明的心境,特别是他所遭遇的那些事,也让他有了一个想要凭借自身实力而复仇的动机。
  
      但是这种动机对仇恕而言是不存在的,说的俗气一点,如今的仇恕身在圣光荣耀公会,手中拿着神器,需要他卖力的攻城战也已经结束,而如果不是他被天正派来崆峒山这边,否则的话他待在太湖那边就算什么都不做,他的这趟豪侠生涯仍旧可以过的顺风顺水。
  
      最后,这只是一款网游,一款他本应该用来放松心情放松身体的休闲游戏,他又有什么理由要在这里面寻找什么动机,并以此奋发图强的去做点什么大事的呢?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的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的小孩子了。
  
      此时的白玉京已经跟无名公会的众人告辞,铁子提到的“”二字在白玉京的脑海中只是转了个弯,很快就沉淀了下去,虽然他已经有心想要做一个真正的白玉京,但他仍旧只是个凡人,所以他暂时还当不了“天上的”那个白玉京。
  
      或者说,过去几个星期的白玉京是因为他建立了某个动机之后才一步步走到今天的,这一切靠的都是他自身的努力和实现目的的实力,实力、计划、目的三者缺一不可。
  
      而走到今天,虽然距离成功还很遥远,但是白玉京每天都过的很充实,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尽管他不是一个会做计划的人,所以他免不了的在实现自己目标的道路上总是会走很多弯路。
  
      就好像他原本跟律香川约定好打那场不死不休的车轮战,但却因为出了副本杀人这件事而搁浅,也让他和律香川走到了陌路,这对于白玉京而言就等于是走了弯路。
  
      虽然计划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白玉京的目的和实力并没有消失,而且他的实力还一天天都在增强,所以他距离自己的成功也越来越近,而当他完成了自己的这个目标之后,计划下一个目标的动机也许就会水到渠成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