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23 麻烦来了

23 麻烦来了

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一种无力感渐渐的自陶子安的心中升起,他的每一次看似眼花缭乱的攻击,都被对手从容闪避,甚至于有的时候明明是毫无任何破绽和缝隙的攻势,却能够被对手像是看穿了一切一般,用毫不出奇的攻击直接从正面将他逼得无路可退。
  
  这场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分钟的战斗,最终被欧阳克给叫停了,而这一刻出现在欧阳克眼中的除了震撼还有一丝惊叹了。
  
  他意识到自己捡到宝了,而且是价值连城的大宝。
  
  “十八,你是怎么做到的?”
  
  欧阳克直接无视了陶子安一脸尴尬和失落的表情,对茅十八展现出来的战斗天赋而感到惊奇,虽然说这样的高手他并不是没有见过,甚至他自己的公会里也有不少同实力的顶尖高手,但是他们此时天各一方,根本无法为自己和公会贡献多少心力。
  
  “哦,昨天战斗有了一些心得。”
  
  茅十八对于自己能获胜半点意外都没有,他的脸色很平静,语气也很平静。
  
  欧阳克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去问究竟是什么心得,因为眼下茅十八还不是他银翼山庄的人,因此这种心得是他个人的造化和领悟,是一个高手的成功秘笈,而像这种经验心得,任何人都不会轻易的透露给他人。
  
  当然了,如果茅十八能够加入到他的银翼山庄中,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公会的精英开荒团队就是干这个的,除了力争为公会争夺荣誉点数,另一个作用就是把战斗心得分享给其他公会成员,当然了,心得和经验也可能会因此而泄露出去,毕竟公会挖人的事件层出不穷,谁也拦不住谁想要转会的心思。
  
  当欧阳克看向陶子安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更多了一些,能够看到自己这个兄弟出丑,着实是一件很让他心情舒畅的事,当然了恶趣味更多一些,不过呢,该关照的必须还得关照。
  
  “小六,输的不冤吧?”
  
  陶子安此时也平静了一些,输赢对他来说,虽然早已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了,要是真输不起,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是输给茅十八却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之前一直在回忆战斗时所发生的一切,虽然说经过昨天一天的荒废,茅十八应该也渐渐的追上了他们的水平,但是门槛达标是一回事,自己这些年来为公会征战四方,实力上巨大的精进却是他一直坚信的源泉,而如今竟然会败在一个无名小卒手上,这别提让他多郁闷了。
  
  “我没事,十八的实力很强,我确实输的不冤。”
  
  老大的面子毕竟还是要给的,陶子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不过在他的心中却已经种下了一颗种子。
  
  陶子安心中在想什么,欧阳克十分清楚,他从来不会在意这种竞争,更加不会禁止私底下的恶性争斗,用他的话来说,游戏而已,不用计较那么多,但是兄弟是一辈子的,所以同样不用计较那么多。
  
  茅十八的实力得到了欧阳克的肯定,这无论对于任何一方都是非常满意的结果,在来之前,茅十八其实也曾经疑虑过,而他疑虑的是这一战到底要以怎样的一种形式收场,是赢还是输?
  
  但最终他选择了去拿下战斗,毕竟他可没那么多心思去跟这群人勾心斗角,要是这次故意输了,想必今后还要为此而付出更多的心力去编造更多的谎言,这绝非茅十八的性格。
  
  因此,赢了也好,虽然说,还是不能完全消除掉欧阳克等人的怀疑,但是他并不会在意其他人的想法,更加不会去顾虑银翼山庄、红袖添香这些大公会,因为双方的立足点本就不在同一片土地上。
  
  这些大公会迟早会一飞冲天的,他们追求的名声地位财富和实力,而自己要的却并不是这四者之一,如果这些大公会连自己都容不下,那他们何以打下这般江山了。
  
  因此,赢了对茅十八来说是一个刚刚好的解决法子,但茅十八同样也没有料到,他这个刚刚好的法子却正好是麻烦的开始。
  
  眼下几乎是顺理成章的到了可以去开荒副本的时候了,欧阳克首先联系了一下此事身处襄阳城中的另外两组人,不过这两组人的实力就要偏弱一些了,甚至于如果不是自己手底下人手太紧的缘故,宋青书和陶子安也不会在他的精英团当中,但是眼下自己能够动用的人手也就是这么点了。
  
  一想到这里,欧阳克的脑海中很快就印出了红袖添香公会的老大小蝶以及另外一个名叫丹云的玩家的身影,如果自己手底下的那一位也能在襄阳城的话,今天的他说不定也会在副本的开荒进度当中了。
  
  但是转念一想,要真是这样的话,说不定他也不会在开服第二天的时候认识茅十八了,所以说得失之间自有造化。
  
  然而就在四人一行返回襄阳城之后,一个玩家突然发了条消息给他。
  
  “老大,城里有人在出售第二件紫金袈裟!”
  
  收到这条消息后,欧阳克的神态顿时就发生了变化,他随即停下了脚步。
  
  “老大,怎么了?”
  
  宋青书眼见欧阳克脸色异常,赶紧出言询问,由于眼下茅十八已经凭借自己的实力得到了他们的认可,所以也算是临时性的固定队成员了,所以欧阳克并没有避讳茅十八的意思,说道。
  
  “有人打出了第二件紫金袈裟,眼下正在城里叫价,我们过去看看!”
  
  陶子安闻言顿时一惊,几乎是脱口而出。
  
  “紫金袈裟,难道不应该只有一件吗?”
  
  他的话顿时就让一旁的茅十八心中翻腾了起来,此时的他当然应该很清楚,这一件紫金袈裟必然就是昨天夜里他跟那三名玩家去副本中打小怪爆出的,而如今听他们的对话,似乎是说,昨天已经交易完成的那件紫金袈裟跟他打出的那一件并不是同一件。
  
  难道说……
  
  茅十八虽然在思索着,但表面上却无动于衷,这种时候他肯定不能流露出任何不自然的表情,否则麻烦立刻就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而且茅十八知道他不能跟那个玩家见面,否则的话被认出来的话那自己跟欧阳克所说的那番话就有了出入。
  
  “又是昨天那件事的后续,我还是不去了!”
  
  茅十八的话让欧阳克一怔,不过也并没有勉强,他点点头,在茅十八离开后,带着宋青书和陶子安火速的赶往了紫金袈裟的叫卖地点。
  
  的确是昨天跟茅十八一起组队下副本的那个玩家,此时他的身边已经围拢了一群人,除了有看好戏的外,人群中还隐藏着几个大有来头之人。
  
  当欧阳克找到发消息来的那个玩家后,低声问道。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玩家回答道。
  
  “还没有人出价,不过看情况应该不会轻易的被谁给买走。”
  
  欧阳克点点头,昨天那场拍卖会由于是内部交易,所以整个交易现场表面上很和谐,他跟折戟沉沙、诛神等人各自叫价,价高者得之,一切流程都会按照规矩来。
  
  但今天就不同了,今天是公开叫价,任何人都有机会得到,而且毫无任何规矩可言,也就是说,就算拿到了东西,也未必能够拿得稳。
  
  欧阳克心中思绪急转,他让陶子安密切注意这边的动向,而后他就离开了现场,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当他一路走,来到了昨天茅十八曾经去过的那个湖心小岛处的时候,立刻就看到了守在小岛外的两名玩家。
  
  “我来找贵公会会长!”
  
  欧阳克话音刚落,对面两个玩家一人进去传达,另外一人就显得有些紧张了,毕竟他知道自己跟前的这个玩家就是传闻中的银狐,昨天夜里他也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折戟沉沙,那一幕至今还让他印象深刻,当然一多半还是被吓的,而在过去,他是没有资格待在这里的,充其量他就是红袖添香的一名普通玩家,但如今,红袖添香和银翼山庄一样,能够坐镇襄阳城的高手实在是太少了,因此他才得到了能过近距离和会长接触的机会。
  
  很快传达的人回来了,欧阳克进入到湖心小岛中之后,很快就看到了小蝶以及站在她跟前不远处的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不用说,欧阳克也清楚他是谁。
  
  “我就猜到你会来,怎么样,你来找我是想要联手还是打算叙旧?”
  
  小蝶的声音响起,欧阳克微微一笑,在他的记忆中,小蝶绝对是一位奇女子,各种意义上的,唯一不同的是,在众多顶尖豪门公会当中,小蝶能够凭借女儿身走到今天这一步,她所经历的必然要比自己更多,毕竟在二十年前,女性玩家在这个崇尚热血pk的世界里,可不怎么受到待见。
  
  因此,任何见过她真面目的人,要是被她的美色所迷惑,或者是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那可要小心了。
  
  “第二件紫金袈裟出现了,你好似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
  
  欧阳克的话让小蝶微微一笑,而她身旁的那个男人却是抬起头来,不过目光并没有从小蝶的方向离开,但也借此可以感受到,他也心动了。
  
  “你也说了,既然有了第一件,那自然就有第二件,第三件,第四件,既然有这么多,我为何一定要对着许多件袈裟感兴趣呢?”
  
  小蝶的语气很悠扬,那种淡薄一切的味道让人感觉不出她此时的心情是什么,她到底是真的无所谓,还是在掩盖什么。
  
  “可是,你不在乎,不代表其他人不在乎,更不代表他们就觉得你不会在乎!”
  
  欧阳克这番颇为拗口的话其实也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对于那些真正拥有购买力的人,他们可是相当在乎,而且他们在乎的同时,还会对和他们一样同样具有购买力的竞争对手而产生警觉,那么小蝶就算真不在乎,也是他们这些人的假想敌之一。
  
  所以,你在不在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成为了对方的敌人。
  
  “这么说,你是来跟我结盟的了?”
  
  小蝶再度问出了这个问题,这一次反倒是银狐迟疑了,联合起来对抗那些已经把他们视作敌人的对手,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法子,但是同盟也就意味着要放下台面上的争端,回到背地里的勾心斗角,如果说这是在别的网游中,银狐不会太在意,但是在豪侠中,银狐就必须要多掂量几分了。
  
  这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世界,任何人皆可是敌人,但这同样也是最真实的江湖,因为真正的江湖和小说不同,你不是武林盟主郭靖,他也并非是阴险小人杨康。
  
  银狐不会畏惧任何敌人,任何挑战,明里来暗里去他都无所谓,但是他却会在意无止境的内耗,特别是跟红袖添香这样的豪门公会之间的对耗,最终还是便宜了别人。
  
  所以,银狐并不打算跟红袖添香结盟,因为就算他们结盟起来也不可能是真正的联合,而只可能是把台面上所有的争端转移到台面之下。
  
  因为襄阳城只可能有一位城主,而武林中也只可能有一位盟主。
  
  小蝶看到欧阳克思索的神态,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决定,对此小蝶重新坐回了湖心小岛上的一处假山之上,荡着双脚,宛如湖中精灵一般,而现在的她,一点都不像是统御红袖添香的老大,而更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银狐知道,这场谈话最终也没有结果,而当他前脚刚想要离去,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告诉那个人,不要妄想吃天鹅肉!”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银狐闻言一怔,猛地回头,却见到原本的湖中精灵此时突然跳了下来,随后一巴掌打在了那男人的脸上,这一幕不但让说话的那男子震惊非常,同样也让银狐的心中泛起了汹涌波涛。
  
  果然,茅十八和小蝶已经见过面了。
  
  不过,欧阳克表面上却仍旧很平静,他并没有去看被打了脸的那个男子,而是对着小蝶微笑着说道。
  
  “感情之事,谁又能说得清呢,对吧,小蝶?”
  
  说完,欧阳克就离开了,而此时的小蝶看向那男子的眼神变得柔和了几分,她伸手抚摸着那男子的脸庞,柔声说道。
  
  “你不该,不该在他的跟前提到这件事的,如果再有下次,你就不用再见到我了!”
  
  说完,小蝶转身离去。
  
  茅十八此时虽然并没有去参与到拍卖会那边的事情,但是他仍旧在暗地里打听这件事的一些关联。
  
  当时自己摸出这件紫金袈裟的时候,他曾经查看过这件袈裟的属性,并不是装备,而是一个任务道具,是触发一个任务的物品。
  
  至于凤舞九天是什么,对茅十八来说不会陌生,而且联系到之前小蝶曾经通过道具召唤出了宫九的任务怪,所有的线索都跟陆小凤传奇扯上了关系。
  
  如果说折戟沉沙拿走了第一件紫金袈裟,而银狐、小蝶这些人都各自掌握了一份关于紫金袈裟的线索,但是所有这些人所掌握的线索都没有眼下茅十八所掌握的多。
  
  毕竟,他可以说是穿插于这条线索中的另一号关键人物了。
  
  而眼下,唯一的疑问就在于,那天晚上欧阳克去参加的那个拍卖会,当中的拍品紫金袈裟究竟是第一件,还是第二件,而小蝶已经触发的任务又是第一件还是第二件。
  
  虽然说这些事都跟他没有关系,毕竟他的手中可没有紫金袈裟,而且也没有触发任何任务,但是对于任何人来说,只要对这件事知晓了一星半点,就足够引发所有的好奇心了,茅十八自然也不例外。
  
  思前想后,茅十八决定还是冒险去现场看一看,只要尽量躲在一旁,不被那个玩家认出来,想必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而就在同一时刻,欧阳克此时也已经离开了湖心小岛,同样也在前往拍卖地点的路上了,而在另外一个地方,一个看上去高大威猛的男人也同样在得到消息后赶往事发地点,至于小蝶,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但是呢,她有她的主张和想法,所以四路人,怀揣着四种截然不同的心思,在半路上不期而遇了。
  
  “十八!”
  
  当欧阳克追上茅十八的时候,茅十八闻言回头,正要跟欧阳克打招呼的时候,突然间自欧阳克左手边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小子,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你那位美人呢,怎么没见他跟你一起?”
  
  当这个声音传到欧阳克和茅十八耳中的时候,两人都是心头大震,但是还不及反应的瞬间,第三个声音又再度响起。
  
  “折戟沉沙,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在我面前说同样的一番话了,你真以为我不敢对你的魔剑道开战么?”四个人中,以茅十八的表情最为丰富,此时的他倒是有种捉贼抓赃的感觉,虽然他之前也曾料到自己不想告人的秘密有被捅破的一天,但他没有料到这一天竟然到来的这么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