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提前投资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提前投资

听完楚天的悲惨经历,伊冬也颇为惊讶。
  
  她从未高看过楚天哪怕一眼,但没料到对方竟然不堪到这种地步。
  
  她本以为楚天只是出于年轻人的狂妄,在别人面前图个嘴上痛快,却不想像其面前的都是些火眼金睛之人。
  
  最多就是年少情况。
  
  但从伊瑶的描述,她知道了此子要远比她想象的不堪。
  
  的确,她现在在一定程度上理解楚天了。
  
  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但看来此子当时的确没有刻意欺骗他们,也没有刻意欺骗瑶瑶。
  
  对于这样一个活在自己妄想世界的人,怎么有欺骗旁人的可能呢。
  
  原先,伊冬是鄙视楚天。
  
  但现在,她连鄙视楚天的想法都不屑于有了。
  
  这压根就是个狂想症严重患者,连鄙视对方这种事都是自损身价。
  
  “像这种狂想症,是走了何等的狗屎运,才能修炼到通灵二重天的境界的?”
  
  伊瑶感到不可思议。
  
  她也是通灵二重修为,原本以这么小年纪修炼到这种境界为傲。
  
  现在却以处在于这等狂想症同样的境界为耻。
  
  还有什么能对她高贵人格的侮辱比这个更严重呢?
  
  “看来,我要尽快突破到通灵三重的,原本我还打算积蓄一段时间的底蕴再突破,以获得更深厚的根基,但现在想想还是算了,我几乎连一秒都不想与这种货色带在同个地方。”
  
  伊瑶感觉其高挑娇躯上下都是无一处不难受。
  
  仿佛有洁癖的绝世佳人,对肮脏茅厕这样的地方完全不屑一顾似的,根本无须进入,就连距得近点,都会觉得难闻,都要因为这难闻的气味,而用纤纤玉手捏住其琼鼻,并彻底屏住其芬芳的呼吸的。
  
  不过,在好看的白净瓜子脸上难以抑制露出一抹厌恶之后,她竟是轻点螓首道:“我竟是没想到,楚天就是这样的可怜人,瑶瑶,姐姐错了,姐姐不该阻止你的善良。”
  
  这话倒非言不由衷,按照伊瑶所说,这个楚天根本就不能当正常人看待,这种表现简直算是严重病患了。
  
  甚至,伊冬本身对其没什么意见了。
  
  毕竟是个情况凄惨的病患嘛?
  
  那瑶瑶与此人交往,也不太可能是她想象中不无可能的男女之情了。
  
  只是一位单纯善良的少女,出于本能的同情,对这样一个狂想症病患的心灵治愈罢了。
  
  就连她听了这种情况,或多或少都有些对楚天的同情。
  
  何况是瑶瑶这么善良的女孩呢?
  
  这么看来,频繁接触对方,只是由于太过善良罢了,并非她想象的那样动了男女之情。
  
  她觉得天下同情这样的病患的女孩不在少数,连她本人芳心都不无悲悯,但若要从中挑选一个对其动了男女之情,并且愿意嫁给对方的,恐怕是一亿人中都绝对挑不出一个来。
  
  就算伊瑶再怎么单纯善良,也没可能对这种病患动什么男女之情的。
  
  就算受到樱山再严重的熏染,在这方面都会有个下限。
  
  虽说她近乎完全被打消后顾之忧,但谨慎起见,该做的事还要做完。
  
  她便问道:“瑶瑶,咱们加入幻源殿也有段时间了,遇到了不少青年翘楚,你有对那位动心过吗,如果有的话,不妨说与姐姐听听?”
  
  伊瑶听到这个话题,心下害羞,却摇头道:“没有,姐姐,我还小,从没往那方面想过。”
  
  伊冬真的起了好奇心,问道:“瑶瑶,你想象中的理想对象是什么样的?”
  
  伊瑶闻言,柳眉蹙起好看的弧度,进入了沉思,沉思良久,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明显是羞赧的动人嫣红,斟酌了下词语,以小女生般憧憬的语气,一脸认真的道:“我喜欢的人,首先一定要长得俊,非常非常俊。”
  
  “其次,要有实力。要么拥有霸绝天下的实力,要么拥有精彩绝艳的天赋,现在或者将来,必须得是个大英雄,大侠客。”
  
  说到这里,伊瑶听住话语,似乎后面的形象连她本人也不清楚。
  
  伊冬听了却是一笑,傲然道:“瑶瑶,你讲的很好,你原来也和姐姐一般骄傲,也和姐姐一般有志气啊,咱们姐妹,要么不嫁,要嫁必须得嫁给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才行,宁为凤尾,不为鸡头才是。”
  
  前面还正常,但到后面,竟似并非只是说给伊瑶听,而是说给她自己听一般。
  
  说到这儿,她忽然美目一黯,旋即又更加灿然的光芒焕发出来,纤纤玉手紧握,暗中竟似做了个不为人知的决定。
  
  但她毕竟心性了得,松开玉手后,秋水眸已恢复正常,又笑道:“虽然嫁给一个英雄这肯定没错,但世间英雄难觅,就算碰到了,也未必看得上咱们这样的小女子,而且,你碰到的,未必就是个青年俊杰,更大的可能是瑶瑶你提到过的八十岁老头,呵呵,毕竟英雄难成。”
  
  “也不乏青年时代,便有了惊人成就的翘楚,但那种人物,眼光都高的惊人,与咱们之间有差距,差距之大,宛若鸿沟。”
  
  “左算右算,如果是等待英雄的话,未免几率太低。”
  
  伊瑶闻言一愣,旋即会意的问道:“姐姐,你想说什么?”
  
  伊冬秋水眸中突然浮现出一抹异样神采,道:“既然等待英雄,几率太低,那还不如在英雄未成之前,提前投资,将宝压在一位天才身上,去赌这位天才的未来,这样只要将天才牢牢抓在手中,就等于将一位未来的英雄抓在手中了。”
  
  伊瑶毕竟年纪幼小些,不通男女之情,没有注意到姐姐美目里异样的神采,又问:“姐姐,你的意思是?”
  
  伊冬闻言,注意力似是刚刚放到她身上,纤纤玉手轻轻拍了拍她鹅蛋般的明艳俏脸,嬉笑道:“姐姐的意思就是,跟你相亲,跟你介绍一些天赋惊人,未来有机会成大英雄的少年英豪了。”
  
  伊瑶害羞,但还是吃吃笑道:“姐姐,咱们初来乍到,哪里认识这样的人,莫不是你要去求小姨。”
  
  “可不光是小姨哦…”
  
  伊冬摇头笑道:“小姨虽然地位尊崇,可对我幻源殿中年轻一代翘楚的了解,恐怕还不如年轻人。”
  
  “譬如南宫师兄,你南大哥所在的圈子里,也不乏年轻翘楚,虽然未必个个都是虎灵弟子,但不要忘了,你南大哥也是从豹灵弟子中一路走过来的。”
  
  “通灵二重天,三重天层次,哪个弟子天分如何,心性如何,他再清楚不过了。”
  
  “这种天分了得,目前修为却不强的,与现在的你正是门当户对,反正我家瑶瑶也是那种潜力型的。”
  
  “而且,你别小看姐姐我的人缘哦,南宫师兄,也只是我认识的人中比较有潜力的,比他还强的,我也认识了不少,你姐姐的人脉,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伊瑶忍不住一翻白眼,道:“你可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这些人脉都是小姨介绍给你认识的吧?”
  
  “也不全是,而且,你也不能这么说,我人缘好,小姨的面子是一方面,另外,也有姐姐我本人的努力,要不,小姨你也认识,你干嘛就没有我这么广的人脉呢?”伊冬反驳道。
  
  对此,伊瑶也无话可说。
  
  事实就是这样。
  
  看起来姐姐是高冷型的。
  
  而她是很好接触的类型的。
  
  但事实上,姐姐在这方面下的功夫的确比她多。
  
  而她只跟看得惯的人交往,没有功利心的交往。
  
  这种无为而治,自然比不上姐姐有明确目的的刻意为之。
  
  伊冬见降住她,便不再多缠,道:“反正这件事交给我,你就不要操心了,我找到合适的口,我说见,你就出面,如何?”
  
  伊瑶却推诿道:“我现在还小,没必要这么着急吧?”
  
  “早点将事定下来,多点时间观察对方,并且交流感情,这不是很好吗?”伊冬反问。
  
  “可是…”伊瑶兀自在迟疑。
  
  伊冬却说:“只是让你见个面,尝试一下罢了,如果你觉得不行,还得花费时间再找,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伊瑶还在踟蹰。
  
  讲道理她虽然年纪小,但也算到了可以谈对象的年纪了,姐姐所言也合情合理,她完全没道理抵触。
  
  那心灵深处这不愿意的感觉是什么呢?
  
  伊冬见状一惊,忍不住脱口而出,问道:“你为什么连见别人一面都不愿意,难道你真的对那个废…楚天动了感情?”
  
  “我没有,你莫要冤枉我。”伊瑶立即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宛如一只受到刺激后炸了毛的小母猫似的。
  
  “那你干嘛怎么对这件事这么抵触?我是你亲姐姐,莫非还怕我害你不成?”
  
  “姐姐,你真的想多了,我只是觉得楚天哥他好可怜好可怜,想要多安慰他罢了,我可没你想得那么功利?”
  
  “那就答应我处对象,否则我只能持有那种怀疑了。”
  
  伊冬宛若不通情理的说,然而秋水眸里却快速掠过一抹不着痕迹的狡黠。
  
  她当然不认为妹妹会喜欢上那种狂想症患者。
  
  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谨慎起见,为了永绝后患罢了。
  
  哪怕几率低到几乎没有,这个举动还是要做的。
  
  况且,作为长姐,她本就有义务负责伊瑶的终身大事。
  
  永绝后患之余,顺便将这件悬在心头的大事解决,岂不两全其美?
  
  所以,了解伊瑶性格的她,才用这种貌似不通情理的言语相激。
  
  果然,伊瑶闻言怒了。
  
  她觉得自己和楚天这位小哥哥之间单纯、纯洁的羁绊收到了严重耽误,便怒道:“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便是,反正这本就没什么不好答应的。以后不许你说楚天哥的坏话了。”
  
  “再让你听到我讲一句他的坏话,你就剁掉我的舌头。”
  
  伊冬笑道:“那这就说定了啊。瑶瑶,你放心,不是真正的天才,姐姐也不敢让你见,否则小姨必然会撕了我。你知道的,她最向你。”
  
  说完,她的目的已达到,便离开了。
  
  她还有许多自己的事要办。
  
  空空如也的闺房,伊瑶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事情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
  
  但不知怎的,她心里总觉得有些难受。
  
  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