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492章 宋江归心

第492章 宋江归心

    高峰一口气说下去,其声震震,如重雷击在宋江心头,令他形若木鸡。
  
      高峰的话很严厉,特别是最后,虽没有明指,却也把宋江划归到第三类,投机的伪君子,而且言外之意,这种人就是死了,也得不到大家的认可,更不用说青史留名了。
  
      宋江之所以失态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心思不停地在生与死之间胶着,显得极为矛盾。
  
      诚然,高峰谈人生信念,谈青史留名,也是因为抓住了宋江的心理,告诉他,你想杀身成仁,还不够资格,从而断了他的念想。
  
      当然,毕竟不是凡人,宋江过了片刻便反应过来,他知道或许被高峰说动了。不过,他还是很硬气地回道:“高大人,是非曲直并不重要,什么结局也不重要,宋某只求个心安。”
  
      “你真的心安吗?”高峰毫不客气地问道。
  
      “这—,有何不是?”宋江被问得语诘,不知道如何回答。
  
      高峰正色讲道:“宋首领为民请命,本是万民之福,可是事过半而夭折,是为民之不幸,此乃憾事一;宋首领麾下数千人,其性命全在你一念之间,你不想着保全其性命,却呈匹夫之勇,此乃憾事二;宋首领有亲弟在世,不思爱护,初见面便任生死别离,心中何忍,此乃憾事三。宋首领才华横溢,有统帅之才,却自甘堕落,使得世间少一志士,此乃憾事四。有此四件憾事,宋首领心中果能安矣?”
  
      一番话果然把宋江又问住了,高峰说的四件事,件件都是他心中的遗憾,也是他在此重要关头一直犹豫的原因,只可惜他左右不了事情的结局,遗憾将无法改变。
  
      看宋江脸现挣扎之色,高峰又道:“宋首领不是问我如何‘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已帮你安排好了下面的路,如果走好了,你不但留住了青山,还告别了遗憾,如此可好?”
  
      听到这里,宋江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他淡淡地说了句:“大人还是想说朝廷招安的事?”
  
      说一千,道一万,宋江不是不想听从高峰的劝,甚至从宋清开始劝时他就在琢磨,之所以选择宁愿战死,也不受朝廷的招安,最主要的便是他信不过朝廷,虽然宋清做了保证,可在无法得到证实的情况下,他不得不慎重从事。
  
      高峰岂能不知道宋江的想法?史上宋江在初始就是宁死不降的人,直到被张叔夜打败,并俘虏了吴用,他才被逼投降。
  
      宋江既然纠结在朝廷招安上,自然要在这方面解开他心中的疙瘩。
  
      高峰微微一笑道:“宋首领,之前尊弟的保证千真万确、并无玄虚,对此,我可以向你透个底。”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周围的几人,除了自己信任的,就是宋江信任的,于是讲道:“朝廷招安不过是个幌子,实则我另有安置。”
  
      “噢!”听到这里,宋江三人终于瞪大了眼睛,若真如高峰所说,倒还真能留住青山。
  
      “不知高大人要把我等安排到哪里?”宋江问道。
  
      “海上。”高峰简短地说道。
  
      “海上?”宋江虽有不解,却不认为不妥。海上到目前为止大家都知之不多,找出一两个好地方倒也正常,只是他还有些顾虑。
  
      海上安全吗?生活怎么办?总不能去当海盗?
  
      疑虑虽多,宋江倒比较认可高峰的安排,不过,他还是问道:“大人所说的海上是指船还是岛?”
  
      船与岛的区别很大,他不得不问清楚。
  
      高峰爽快地答道:“岛屿,而且是面积很大的一座岛屿。”
  
      看宋江三人还有疑问,他又加了一句:“这座岛我已经开发了好几年,目前岛上居民上万,堪称世外桃园,我想你们去了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啊?”宋江三人同时惊呼出来,他们想不到高峰会有这么大动作,居然开发了好几年,还移居了上万居民,这种气魄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这才叫大手笔,这才叫高绝,只是这样朝廷知道吗?
  
      不管朝廷知不知道,已经不重要啦,它不知道更好,更有利于后面的行动。
  
      宋江三人已经被高峰说服,不自觉得认定自己已踏上了小岛,开始过上桃源般的日子。
  
      畅想一阵,见高峰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宋江终于明白该怎么做了。
  
      他立马起身,示意了吴用和刘唐一下,三人面向高峰拱手行礼。宋江口中称道:“我等愿为大人麾下,誓死效忠,望大人一力成全。”
  
      他并没有说效忠朝廷,而是说效忠高峰,这在募兵制的宋代,实属正常。
  
      当然,在宋江心中就不这么认为了,他投降投的是高峰,可不是什么赵家王朝,这中间的区别很大,最起码,在宋江心中他还在造朝廷的反,只不过名义上受招安罢了。
  
      高峰想要的也是这种效果,他想尽一切办法把宋江留下,可不是为别人做嫁衣,他有着更多的想法,不过,暂时他还不能向外人道。
  
      看三人表了态,高峰急忙拉住他们,好言宽慰一番,这才安排人接收大军,同时安排酒宴接待。
  
      至此,为祸一方的宋江起义为时一年左右,终于被消灭了,而高峰一直提着的那颗心也终于落了下去。
  
      这次剿灭宋江比史上提前了好几个月,之所以如此快,不是高峰的指挥能力有多强,而是他早已知晓了宋江的意图和行动路线,因而在制定作战方案时,根本没走弯路,这才使得一击成功。
  
      这是开挂得到的结果,且历史史实变化不大,再加上高峰身居高位和手握重兵,在这些都有利的情况下,若还不能把宋江擒住,他估计得买块豆腐撞死啦。
  
      这次史实变化不大,但高峰知道,随着他参与各项事务的程度加深,历史轨迹将会越来越偏离原有航线,早晚有一天连他也无法把握,到那时,才是真正考验他的时候。
  
      当然,也许那一天高峰的羽翼已经丰满,就是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他也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