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480章 风招拆招

第480章 风招拆招

    孙晨答应去诱敌,高峰很满意。23US.COM更新最快四位军指挥使中,也就他最合适,这个重任自然要落在他的头上。
  
      关胜和项充两人英雄虎胆,碰到宋江恨不得上去大战一场,岂能喜欢落荒而逃?就是因为战术的原因败退,他们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表现出有板有眼,这样很可能令宋江产生怀疑。
  
      崔桥头大无脑,无论怎么做都有可能露出破绽,唯有孙晨,虽能力不强,却老奸巨滑,面对宋江,绝对是真心的逃跑,那就不存在伪装的问题啦。
  
      敲定了这事,高峰便开始部署。
  
      “宋江这次渡河,其目的就是南下,济南府是他的第一站,接下来他将有两个选择。其一是直接南下,经东平府、济、单、徐,至淮南路。其二是向东,经淄、青,转而南下沂州,再至淮南路。而我认为他选第二条路的可能性比较大。”
  
      “大人,下官有个疑问。第二条路看似安全,实则凶险,宋江会选择这里吗?”关胜打断了高峰,接着又道,“沂州地理位置特殊,只要扼守此地,宋江根本过不去。”
  
      高峰对关胜摆了摆手,说道:“宋江可不是一般人物,他这几年创下的莫大名头也不是白给的,定然不会把沂州的风险太当回事。”
  
      高峰自然知晓历史上宋江就是从沂州借道的,不过,因为沂州知州蒋圆施了个缓兵之计,宋江信以为真,未加提防。这时,蒋圆突然指挥官兵发起袭击,宋江措手不及,伤亡惨重,只得退回郓州等地。
  
      后来,宋江重新集结力量,再次统兵南下,终于攻陷了沂州,这才达到南下的目的。
  
      不过,那时候京东两路没有形成合力,所以宋江能够进退自如,现在又是不同,高峰已任安抚使,有权调动周遭人马,若是同样的境况,宋江也就没有那么好命啦。
  
      “那他为何不选择第一条路呢?这里可没有沂州那种地势。”崔桥不由得问道。
  
      这话不用高峰回答,关胜就能告诉他。“这里看似一马平川,实际上却是江河湖泊众多,无形中也是一种地利之势。而且这里属中原地带,宋江已出奇不意的来过一次,此时岂敢再来?他还怕陷在其中出不去呢。实际上也是如此,这里的反击将比外围强大的多,一旦陷入其中,就会被各方夹击,很容易被逼入死角。”
  
      崔桥总算听明白了,按关胜的分析,两条路各有千秋,有利有弊,相对来说,第二条路还是最佳选择。
  
      “既然如此,何必要用诱敌之策呢?”崔桥又问道。
  
      这话同样也是孙晨想问的,只是事情牵扯到他,他问出来显然不合适。
  
      高峰接口应道:“这正是一种疑兵之计,我要看看宋江到底能不能堪破它。”
  
      孙晨:“……”
  
      高峰继续发表建议:“宋江过河后,最急需的是补充军需。百姓们他不会去骚扰,济南府也肯定不敢打,那他的目标就是周边的县或镇,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这些地区的防范工作。关将军属本地军制,对地区熟悉,把所属部众,以营为单元分驻在临邑、禹城、长清等县城,目的只为防守和干扰敌人,不为杀敌。”
  
      关胜应声答道。
  
      高峰接着又道:“关将军分两营兵力驻济南府,以保济南安稳。项将军率属驻章丘城外,将营地扩展一倍,以惑宋江。崔将军居淄州城,若宋江东袭,便于泰山与长白山间的碍处阻拦,势必将其阻在此间。”
  
      安排差不多,最后看了看孙晨,高峰意味深长地说道:“孙将军责任最为重大,此次能否成功全在你的诱敌上。”
  
      孙晨无奈地上前说道:“请大人安排。”
  
      高峰指着一张地图说道:“在禹城和长清之间有一座小镇,名叫刘宏镇,这个镇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宋江无论是南下还是东去,都会途经此地,孙将军就带人在此驻扎。一旦宋江赶来,孙将军便可弃地而去,那时,将军可要跑快一点,莫让宋江给抓住了。”
  
      看高峰没有提别的要求,孙晨长出了一口气,十分爽快地答应下来。作战打仗他不够勇猛,但说到逃跑却是无人能敌,还是接受这个任务吧。
  
      这边安排妥当,高峰又给西、东、南三路大军下达了围堵命令,一时间,京东两路为之忙碌了起来。
  
      ……
  
      “大哥,刚得到的消息,禹城县突然住进了五百军士,而且紧闭城门,似发现了我们要过河的企图。”吴用慌慌张张地再次跑来向宋江报告。
  
      “哈哈。”听到这里,宋江突然大笑起来,“好,这下我们可以安心渡河了。”
  
      吴用不解起来:“大哥,之前对方没有防备,可我们却在这里迟迟不动,如今对方有了防备,为何反而要渡河?”
  
      宋江应道:“二弟,你可要清楚我们的对手是谁。之前对方不动,我们看不出他的意向,因而不知如何行动,所以宁愿耽误两天也不愿意盲目,这是为了避免中了对方的圈套,现在不同了,对方有了行动,也就有迹可寻,我们只要见招拆招就行了。”
  
      说这话时,在宋江的心里已不把官兵当作软弱可欺的存在,而是作为平等的对手看待。
  
      “见招拆招。”吴用嘀咕了一句,问道:“那我们现在如何拆招?”
  
      宋江笑了笑说道:“我们的目的是经沂州南下,我相信高知州一时间还看不出来这个目的,因而正好可以利用。当他知道我们的行踪后,必然要保护齐境,同时还要防止我们东行,因为东边就是青州所在地,也是他的府治所在,他可不想让我们去那里捣乱,所以其兵力分布应是齐州各城及东部边境,而南部则会放任我们前去。目前看,其意正是如此。”
  
      就算作为对手,一句“高知州”也说明宋江对高峰有种敬意在其中。
  
      “既然他守住了东部及各城镇,那我们如何补充,又如何去沂州?”吴用问道。
  
      宋江笑笑道:“用调虎离山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