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474章 猫和老鼠

第474章 猫和老鼠

    高峰真的很着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这支军队还不成气候,不知道宋江何时杀到这边来,他必须在宋江到来之前把队伍训练出个样子。
  
      斩了董樵后效果不错,震慑作用十分明显,特别是那些指挥使,都惧怕高峰,轻易不敢惹他,因而,军令也能畅通无阻地执行下去。
  
      四个军很快成立起来,四个军指挥使分别由关胜、项充、孙晨和崔桥担任。
  
      崔桥是青州厢军的指挥使,其能力比孙晨还不如,只是他与孙晨都没犯什么大错,而且高峰手下也没有合适的人选,只能凑合着用了。
  
      四军成立,每军五个营。高峰给他们下发了训练大纲,明确了训练时间、内容、方法和目的,就连考核的方式都作了说明,同时规定,在训练期间,凡是被山上匪徒伤亡或者突破者,其成绩一律为不合格。
  
      成绩考核不合格的营,撤消营指挥使职务,不合格的军,撤消军指挥使职务,这就是使用淘汰制的方法了。
  
      当然,淘汰制不光针对指挥官,对军卒同样适用,只要在训练中落伍的,一律采取末位淘汰制,其处罚方式不仅有饿肚子、加长跑等体罚、还有罚薪、罚粮等经济处罚,更有甚者,还有降级、调整岗位等处罚方式。
  
      总之,高峰的一系列刺激政策很快收到了成效,将士们开始热衷于训练,训练场上一片繁忙的景像。
  
      山下的训练抓得热火朝天,军营越来越规范,军卒越来越威武,这更急坏了山上的张仙。
  
      若说官兵刚来时他还有一线希望突破的话,现在连半分都没有了,因为现在官兵的秩序更加井然,防御更加严密,他根本找不到一丝漏洞。
  
      真后悔,当时该破釜沉舟地冲击一阵,成不成总是个机会,比现在憋闷死要好。
  
      他确实憋闷的要死。求和没人理,他派去的人一如既往地要求喝酒,如不喝,将按擅闯军营论处,这就封死了他的求和之路。
  
      就算此时官兵不攻山他也受不了啦,山上的食物眼看就要告磬,再没有办法他们都将被活活困死在山上。
  
      张仙无奈,这时贾猴出了一个主意:“大哥,要不我们去找山下的官兵借点粮。”
  
      借粮?想得美,你连他们的面都见不到,找谁借粮?
  
      张仙如此想着,却也没有反对,说道:“要不还由你跑一趟。”
  
      想了想又补充道:“他们愿意借就借,不借你也别再喝酒了,反正喝了也进不去军营,还不如直接回来。”
  
      贾猴领令而去。本来不抱希望的张仙,却没有等多久便等到了贾猴兴冲冲地回来。
  
      “借到粮啦?”张仙忙问。看贾猴的表情定有收获,想来应该与粮有关。
  
      哪知贾猴却摇了摇头。
  
      没借到粮你高兴个什么劲?张仙又试探地问:“那他们愿意见你?或者肯放我们下山?”
  
      贾猴还是摇摇头,说道:“都不是。”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什么高兴?张仙气馁地问道:“什么好消息让你合不拢嘴?”
  
      贾猴却神神秘秘的掏出一张折好的白纸递给张仙道:“他们要与我们做一场游戏,这是游戏规则。”
  
      “做游戏?做什么游戏?”张仙莫名其妙,不由得问了起来,手中却没有停下打开白纸的动作。
  
      “猫和老鼠的游戏。”贾猴简短地答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做这个游戏可以得到粮食。”
  
      “猫和老鼠的游戏?还可以得到粮食。”张仙被这个说法惊得一滞,带着疑问看向了那张打开了的白纸,白纸上果然写明了游戏规则。
  
      规则很简单,就是官兵与山上的人众互为猫和老鼠,两者间相互捕捉,捕捉的方法除了不能杀人外,没有任何限制,也就是说,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或者是偷袭,只要抓住了对方的人员,都算。
  
      另外,为了防止以多欺少,每次上山的官兵人数还限制在了五十人以内,这就保证了双方局部的优势力量。
  
      规则还明确了奖惩方式。抓一名普通官兵,可换一天的粮食,抓到军官,兑换关系还会增加,若是抓到一名营指挥使,可一次性换取一个月的粮食。
  
      当然,山上的人被抓也要用粮食兑换,其兑换关系也如官兵一样有所区分。
  
      纸上还对一些更细节性的规则做了说明。比如为避免伤及性命,双方在攻防过程中应遵守哪里约定,又如,规定了穿着什么衣服的人只是监察者,也就是裁判,不参与游戏对决,其他人不得对他们采取措施。
  
      如此等等,反正规则尽量保证公平合理,却又不失挑战性,如果不用心对待,可能会全军覆灭。
  
      张仙看完规则,既无语摇头,也倍感欣慰。他不知道这个规则是哪个家伙制定出来的,但不可能否认,这家伙肯定闲得蛋疼,把他们当老鼠耍,真是可恶。
  
      当然,他也正为被困山头而苦恼,此事倒是给了一个机会,这样他既可以和对方开战以疏解心中的郁闷,又可以赚到粮食,反正没有性命之忧,大可放开手脚去干。
  
      打定主意,张仙决定好好玩玩这个猫和老鼠的游戏。他的手下虽然无法与宋江之流相比,但经过他的调教,也不是软柿子,真要与等量的官兵对起来,孰优孰劣还很难说?
  
      张仙自然知道对方拿他来练兵呢,不过这样更好,对方在练兵,他又何尝不是在练兵?只是看谁在其中收获大罢了,他可不认为他的兵练不过官兵。
  
      当然,张仙还是有一层顾虑,无论怎么样,他永远也脱离不了包围圈,也就是说,他还是捏在别人的手心中,他怕对方出尔反尔,或者是仅仅把他们当做可笑的小老鼠,搓扁揉圆,都是他们猫说了算。
  
      哎,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谁知道那个出馊主意的人会不会心血来潮,再想出个别的游戏来。
  
      张仙很快传下令去,举山做好防御,不得让官兵冲上山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