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466章 名声在外

第466章 名声在外

    “大哥,我们被包围了,怎么办?”何子威急忙问向李太。
  
      李太却不急不慢地安慰道:“二弟勿急。”转头问向巡更的武士道:“来者是什么人?”
  
      武士答道:“是官兵,看人数不少,有我们的两三倍。”
  
      “官兵?”李太眉头一皱,向何子威问了一句,“这是哪来的官兵?”
  
      “我也不清楚!”何子威无奈地说完,又着急起来,“大哥,看官兵架势,定是有备而来,要不你带人先从地道里撤,我来断后。”
  
      “哈哈。”李太大笑一声道,“二弟,你还不知道官兵吗?他们就那个鸟样,两三倍又如何?我们冲出去定能杀他们个落花流水。”
  
      “可是—,”何子威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怕出现意外,万一……我们这些年的心血就全废了。”
  
      “无妨。”李太挥了挥手,果断地制止了何子威说下去,道,“走,二弟,我们先去迎敌,万一不行再说。”
  
      ……
  
      “咚、咚、咚”,几声鼓响从院墙内传出,“呼啦”几声,碉堡似的院墙上迅速出现了几十名武士。
  
      这些武士手持大刀,统一装饰,个个威武雄壮,一看就训练有素。
  
      好一帮强悍的男儿,连高峰都不由得为他们赞叹。
  
      只是赞叹之余他又担心起来。他看到手下那帮厢军明显得露出了怯态,这还是对方仅仅露了个面,若真打起来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溃不成军?一触即溃?……反正这些出现在大宋军士身上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行,不能出现这种情况,自己这是第一次带厢军出战,还是对付几个小蟊贼,这样就一触即溃了,以后还怎么带兵呢,丢人也丢死啦!
  
      高峰马上让关胜传令,敢于退一步者,一律按逃兵处理,现场格杀勿论,奋勇杀敌者,一律重赏。同时让风小懒带十人执行军法。
  
      军令一下,厢军果然镇定了下来。被自己人杀了,什么也得不到,被敌人杀掉,还能给家人讨点抚恤金,为自己讨点好名声,傻子也会选择后者,再者说,与敌人作战,能不能被杀掉还是两说。
  
      看队伍稳定下来,高峰稍稍放下了心,他又把心思放在了对面。
  
      院墙高一丈有余,易守难攻,数了数,院墙上足有五六十人,这么多武士,再加上这种堡垒,想要强攻根本不可能。
  
      怎么办?高峰头疼起来。实际上他并没有真正指挥过军士作战,少有的几次活动也是小打小闹,算不上正规战斗。
  
      要是吴玠在这里就好了,他定有办法解决此事。
  
      高峰还在想着的时候,却见墙上被人簇拥着上来两人。那两人都是青年模样,身强体壮,两眼有神,特别是靠前的一位,更是显得精神。
  
      关胜附耳说道:“这两人前面那个是李太,后面的是何子威。”
  
      果然是这两人,高峰点了点头,让关胜喊话。
  
      关胜上前一步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识趣地赶快投降,否则—”
  
      “否则怎么样?”李太哈哈一笑道,“难道你还能杀上来不成?”
  
      “哈哈!”一群武士听到这里,都哈哈狂笑起来。
  
      听这语气是瞧不起官兵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并不慌张,高峰不由得疑问:“他们不会有厉害手段吧?居然如此镇定。”
  
      关胜摇头,表示不知。这时,身旁的吴扬却轻声说了一句:“像这种独居的院子,一般都会有逃生地道,他们不会因为这个有恃无恐吧。”
  
      高峰看了看吴扬,发现他的头脑越来越好用了,由衷地赞道:“有道理,看来他们就有这个想法,不过,瞧不起官兵也是他们如此的原因,我估计他们认定自己能冲出包围圈。”
  
      “那如今怎么办?”关胜问道。
  
      他是想马上攻上去,可这帮手下不给力,凭他一人之力也无法成事,只能由高峰来做主了。
  
      高峰笑笑,令他不用担心,抬头望向墙上问道:“刚才答话的可是李太李壮士?”
  
      “正是本人,不知你是何人?”李太桀骜地答道。
  
      “在下新任青州知府高峰。”高峰答道。
  
      “高峰,哪个高峰?”李太听闻一愣,再次询问起来。
  
      “还能有哪个高峰,原丰’县知县的那个高峰,如今来此间上任。”
  
      “原来是你。”李太惊讶出声,转为客气的语气说道:“高大人,在下素闻你的威名,知道你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在此我替天下百姓谢谢你。”
  
      说到这里,他还向高峰拱了拱手,以示尊敬,接着又道:“只是现今财狼当道,吾等实在看不下去,这才与官府做对,不成想惊动了您的大驾,不敬之处还望恕罪。”
  
      呵呵,高峰心中笑出。自己名声在外,连这些恶霸也深为佩服,真不愧自己的那番作为。只是此时对方再表达佩服,也不可能主动出来投降,看来得想办法刺激一下他们。
  
      高峰讲道:“既然如此,李壮士何不打开院门,咱们也好畅谈一番?”
  
      “对不起高大人。”李太拱手说道,“虽然您令我等敬重,可我和弟兄们还不想束手就擒。”
  
      这是绝不投降的意思了,高峰知道李太还心犹不甘,再次劝道:“李壮士,我知道你定有不少办法能够突出包围,可是你想过没有,就算你今天突破了包围圈,以后呢?难道你真想带领弟兄们过上四处逃亡的日子?你真以为能斗过朝廷官府?”
  
      这句话说的实在,既道出了李太的依仗,也说明了他的这些依仗不过是权宜之计,根本起不到大作用,最好的办法就是趁还没有酿成大错及早收手。
  
      若是别人如此劝说,李太或许听都不听,直接反驳了,但是高峰说来又是不同,他还真是思量了一会,问道:“高大人能够给我什么保证?”
  
      这是要条件呢,也在预料之中,高峰答道:“我能保证你们安然无恙,同时保证这里的民众过上好日子,再也不会有欺压百姓的现象发生。”
  
      这个保证不可谓不到位,而且是高峰说出,可信度可达十成,李太立马动摇了,不过,他马上笑道:“这还不行。”
  
      “你还有什么要求?”高峰问道。
  
      “我们两家还要比试一番才行。”李太高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