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451章 乱世荐臣

第451章 乱世荐臣

    仅仅宣和元年就发生了这么多让人不省心的事,宣和不和已露出表像。23US.COM更新最快
  
      第二年,大宋的噩梦继续。
  
      废道学、逐道友成了赵佶心头的一道伤痕,他久久难以放下。
  
      宋江起义影响越来越大,已有难以遏制的趋势。他们转战于京东各地,出没于青、济、濮、郓一带,各地官府闻之丧胆,对朝廷的威望是一大打击。
  
      宋金联合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终于签订了把大宋推向深渊的《海上之盟》。
  
      最后一件,也是最令朝廷惊慌的一件大事,那就是声势浩大的方腊造反。
  
      这年十月,方腊率众起义,自称圣公,建元永乐,设置官吏将帅,以头巾区别等级。起义军很快攻陷睦州,杀官兵千人,占据寿昌、分水、桐庐、遂安等县;年末,又挥师向西,再次攻克歙州,此时,已成势不可挡之势。
  
      点点件件,可谓流年不利,祸不单行。整个大宋朝廷就如无头的苍蝇,忙乱起来。
  
      宋金联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宋江、方腊起义造反不知道何时才能终了,再加上这时黄淮地区出现了灾荒,一时间饿殍遍野,死者相藉,百姓陷入了严酷的水深火热之中,朝廷更是不知如何相处。
  
      赵佶手忙脚乱,无奈间只得把蔡京请到殿内,问道:“太师,如今天下乱象,朕将作何计?”
  
      然而,几年前还在鼓吹国家“和足以广乐,富足以备礼”的蔡京,此时却有些恹恹之态,他颤微微地上前道:“陛下,臣已是古稀之年,实是老迈无力,本想为陛下多办些事情,可力不从心,只能推荐他人了。”
  
      赵佶听闻,倒不觉得突兀。蔡京七十有四,还能为朝廷办差已属不易,哪能还对他做更高的要求?
  
      “太师有话请直说,不知推荐的是何人?”赵佶忙问道。
  
      蔡京讲道:“与金人合作之事一时还看不明白,只能先请赵使与之周旋,当务之急应是方腊和宋江的反叛。童宣抚使领军已去南方,相信不久就有好消息传来,现在倒是河北剧贼宋江难以节制,需派个稳妥之人。”
  
      与金人谈判,一直偏向的是赵良嗣的意见:联金攻辽,收复燕云失地。因而赵良嗣是作为大宋的主使与金人交涉。
  
      赵良嗣原名马植,是燕云十六州的汉族居民,为辽国大族。他在辽国看见辽皇帝昏庸暴虐,政治**,民不聊生,外加女真族的崛起给辽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觉得辽国前途灰暗,危在旦夕,便投靠了宋朝。他与先与童贯接触,改名为李良嗣,后来赵佶赞赏他的投靠,赐以国姓,更名为赵良嗣。
  
      他先后七次赴金谈判,一手促成了海上之盟的签订,因此被升迁为龙图阁直学士,加官光禄大夫。蔡京口中的赵使就是他。
  
      方腊造反的警报上奏到京师时,王黼藏起来没有报告赵佶,使得义军力量得以日益发展壮大。后来发运使陈亨伯请求朝廷调禁兵时,赵佶才得知消息而惊慌,他赶紧派了童贯和谭稹为宣抚制置使,率禁军前往镇压。蔡京说的童宣抚使便是指童贯。
  
      听到蔡京的说法,赵佶倒点了点头,给予了认可,他讲道:“前番调歙州知州曾孝蕴为青州知州,令其专事镇压宋江的造反。可两浙路方腊造反迅猛,只得令其改任睦州知州,参与镇压方腊一事。如今青州知州还是空缺,不知太师推荐何人?”
  
      蔡京笑笑,没有立马作答,而是提醒了一句:“陛下可曾记得某次和老臣说的一件事?”
  
      赵佶疑惑,不解地问道:“什么事?”
  
      “刘道师卜卦将有煞星和福星出世。”
  
      “啊!”听到这里,赵佶猛然间醒悟过来,虽然事隔几年,这件事他确实还记得,只因天下一时太平,他给搁置了,此时,蔡京旧话重提,他自然明白过来:煞星已经出世,也该福星显威了。
  
      “对、对、对,太师提醒的对。”赵佶心中大爽,对蔡京赞誉一番后问道:“难道太师推荐的是高知县?”
  
      在赵佶心中,一直把高峰作为福星看,因而,一说到煞星和福星,他首先想到的便是高峰。
  
      蔡京自然滑头,他不可能对这种无厘头的事做出定性,接口说道:“高知县是不是福星暂且不说,但他任知县已有四个年头,这四年来,县城收入逐年递增,如今更是占到整个大宋财源的一成,可见其之前的保证不是虚话。”
  
      大宋年入五千万缗,一个丰’县就有五百多万缗,占了整个大宋的十分之一,其实力已接近应天府的水平,若再任其发展下去,就是超过应天府也不在话下。
  
      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要不是丰’县还处在发展的关键时刻,高峰早就被调到其它更重要的岗位上去了,哪里还会让他在这种小地方呆着。
  
      只是打造出来这么一块宝地不容易,众人都知道,如果不把它彻底巩固下来,很可能过几年就会衰败下去,那就得不偿失了,因此,朝廷只能为功臣高峰升官,却不能把他调离岗位。
  
      如今却又不同,丰’县的整体形势已稳定下来,同时大宋又处于乱世之秋,作为能人,此时若不加以利用,岂不是自己给自己过不去?再者说,赵佶一直把高峰作为福星看待,拯救大宋的重任或许真的应该落到高峰的头上。蔡京讲出此番话来,正是出于这种考虑。
  
      听完蔡京的话,赵佶频频点头,他对高峰几年来的功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因而与蔡京有同感,只是在启用高峰上他还有顾虑,于是问道:“高爱卿治县有方,生财有道,这点在大宋都是无可比拟的,可是他能否对付剧贼?”
  
      这种顾虑也是有的,有人能文,有人能武,大家各有千秋,你不能要求文人会武,武人会文,那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赵佶就是担心高峰只会治县、赚钱,却不能惩治贼匪,因而才有此疑问。
  
      哪知蔡京却笑笑道:“陛下不用担心,高知县对付匪患可是很有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