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450章 宣和不和

第450章 宣和不和

    “怪事年年有,宣和特别多”,这是后世评价赵佶在位26年,使用了六个年号,而对最后一个年号“宣和”进行的定位。
  
      宣和,始于1119年2月,终于1125年秋,历时七年,随着赵佶让位给赵恒,改年号为靖康,北宋旋即进入死亡倒计时。
  
      赵佶是一位“诸事皆能,但是独独不能做君王”的皇帝,他一生爱好广泛,诗、书、画、园艺、美女和迷信等等诸般都爱。从这些爱好中可以看出,他十分喜爱享乐,而又把这些享乐寄托在天意上。
  
      确实是天意,作为宋神宗的第十一子,本来就不该是他的皇帝,可转了一圈,还是落到了他的头上,若说没有冥冥之意,谁也不信。
  
      因而,在经过起初的一腔热血受挫后,他开始按自己的想法经营朝廷。
  
      大观四年(公元1110年)十一月初三日,赵佶在圆丘祭祀天地,鉴于连续出现旱灾、彗星等,于是宣布次年改元“政和”,意为“政事和顺稳定”。
  
      《尚书》云:“庶政惟和,万国咸宁。”这就是“政和”的出处。
  
      政和历时八年,是赵佶所用六个年号中最长的一个,而在这一时期也确实如他所愿,政事和顺稳定,无天灾、无叛民、无外侵,他也是在这一时期真正享受到做皇帝的美妙滋味。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一个年号便让他心想事成,赵佶在享乐之余十分得意,于是在政和七年,自称是神宵帝君下凡,令道箓院册封为“教主道君皇帝”。
  
      政和时期的辉煌,赵佶十分满意,而这个年号也令他极为得意,如今更是教主道君皇帝,他的愿望岂能不容易实现?
  
      到了政和八年(公元1118年)十一月初一日,这日恰逢朔旦与冬至重合,这是“得天之纪”的喜事,而次年又是赵佶即位20年,也是喜事,于是宣布改元“重和”,意为“天下双重和顺”。
  
      只是这个年号只用了三个月便取消了,因为“重和”与先前辽兴宗的“重熙”有些雷同,所以赵佶决定再换一个更有深意的年号,那便是“宣和”。
  
      嵇康《琴赋》序:“可以导养神气,宣和情志。”“宣和”便是“天下疏通调和”的意思。
  
      实际上,赵佶的这个愿望并不高,他只期望天下平平和和的就行了,不要有纷乱,不要有天灾,更不要有外侵。
  
      为了保证宣和的顺畅,赵佶甚至还把专门收藏字画的宣和殿改为了保和殿,以防二者相冲。
  
      就是如此简单的一个愿望,赵佶还是以教主道君皇帝的身份来祈佑,结果却仍然是宣和不和。
  
      宣和年号落成,一开始便令“教主道君皇帝”吃了个大苍蝇。
  
      此事首先从一个叫林灵素的人说起。林灵素,中国道教名人,字岁昌,温州永嘉人。家世寒微,少曾为苏东坡书僮。
  
      有一次,苏东坡问其志,笑而答曰:“生封侯,死立庙,未为贵也。封侯虚名,庙食不离下鬼。愿作神仙,予之志也。”于是“发愤弃去为道士”。
  
      从道教后,志慕远游,后得其书《五雷玉书》,由此能行五雷法。政和末年辗转来到京城,恰巧此时教主道君皇帝得封,正是弘扬道教的最好时候。
  
      道君皇帝接见了林灵素,问他有何道法。林灵素答道:“臣上知天宫,中识人间,下知地府。”这是无所不能的意思了。于是道君皇帝欣喜,把他留了下来并给予重用。
  
      林灵素得势,其权势可与宰相执政相比,被京师人称为“道家两府”,出入前呼后拥,甚至与诸王争道,对百姓更是作威作福,任意欺凌,京师人民对其深恶痛绝。
  
      为了压制佛教,林灵素还向赵佶建言,改称佛为大觉金仙,和尚为德士。赵佶居然准奏了,并于宣和元年正月下诏,改佛为道,易服饰,称姓氏;左右街道录院改作道德院,僧录司改作德士司,隶属道德院。不久又改女冠为女道,尼为女德。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几个月,京城发大水,赵佶便命林灵素施法退水。
  
      当林灵素领令率领徒弟们刚登上城,百姓闻讯便举着木棍蜂拥而来,争着要打死他。林灵素只得仓惶逃走,才免得一祸。
  
      赵佶此时方知林灵素为百姓所痛恨,因而心中不快。又几日,林灵素在路上遇到太子赵恒,因其傲慢,根本不加回避。赵恒气不过,找赵佶告了他一状。
  
      赵佶终于大怒,贬林灵素为太虚大夫,斥回温州故里。又命江端本通判温州,监督于他。不久,江端本上奏揭发林灵素居处超越制度,赵佶终于诏令徙其楚州安置。只是不等诏书到达,林灵素已死,赵佶只得命人以侍从礼葬之。
  
      此事看似一件小事,实则影响极大。因为自将林灵素放归温州后,道士们也逐渐失宠。不但如此,朝野上下对林灵素等道家鼓吹的那套道学理论纷纷提出怀疑与批评。赵佶也感到所谓道学已难自圆其说,于是在宣和二年正月,下诏罢道学,将儒道合而为一,不再别置道学。自此,道教及道士的地位日渐下降。
  
      道学废了,道教地位也不行了,作为教主道君皇帝的赵佶,信念一下子崩塌,他已经预感到流年不利。
  
      实际上,他的预感没错,不但没错,还因在宣和元年秋天即兴写过一首诗而被后世评为预言家。
  
      “道德方今喜造兴,万邦从化本天成,定知金帝来为主,不待春风便发生。”果然,女真建立金国,以宣和七年冬犯京师,以十二月二十五日城陷,太史预备立春,出土牛以迎新岁,竟无助于事。
  
      第一个苍蝇还未吃完,宣和不和的事件继续上演,仅在元年就又发生了三件决定大宋命运的大事,从而把大宋推向不归路。
  
      第一件是金国派使来大宋,商议宋金联合抗辽的事。
  
      第二件是宋夏之战,童贯求功心切,强令进攻,,结果被西夏偷袭,损兵十万,大败而归,可他却隐瞒战况,向朝廷报告打了胜仗。
  
      第三件便是宋江起义,从而掀起了人民反抗朝廷压迫的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