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426章 混淆视听

第426章 混淆视听

    无论是杨邦乂还是仇悆,两人都绝对想不到高峰此举还有更深的意思,若是知道了,定然无法接受。
  
      不过,他们还是被高峰的描述打动了。目前国内的生意离饱和虽然还差得远,但有那么多行商在,想要辐射到各个角落只是时间问题。
  
      国内有行商,自己当然不用再出头做那个无用功,要想扩大生意,唯有开僻海外市场。
  
      目前海外与本县有生意往来的只有武井一条一家,其余各家虽然也跃跃欲试,但碍于大宋朝廷的限制和高峰的有意为之,至今还没有一家能够达成合作意向,其中就包括高丽国。
  
      自家出船到海外做生意,风险虽然有,但利润更大,高峰就是用这种利润的说法来打动俩人。当然,他对风险一事还是避重就轻的论述了一番,总之让俩人相信,此事并无大碍。
  
      俩人绝对想不到高峰的私心,就是把此事奏报给朝廷也不会有人联想到那里去,毕竟高峰还是一县之主,而且前途远大,家里更有庞大的作坊和众多亲人,如此好的形势,高峰岂会有另番心思?打死也没有人会多虑。
  
      高峰利用的就是这个心理,别人没有担心,他可是在时刻提心吊胆,生怕一不小心就陷入万劫不复。他有能力来发展实力,却因在大宋处处受制,所以必须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偷偷进行。
  
      之所以找这么一个正当的理由来暗渡陈仓,也是为了不引起众人的怀疑,毕竟个中亦即真亦假,谁也摸不准哪个才是真的。
  
      取得了俩人的认可,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官府可以轻易出具文书,可保行船、调配人员和物资在大宋境内一路畅通无阻,不用数日,十多艘海船便驶离大宋海岸,浩浩荡荡向东行去。
  
      至于朝廷同意不同意,高峰根本没去管它。这是第一次出海,打着的幌子是探路,没有人会为这种小事斤斤计较。
  
      倪语臣、吴玠和胡宝都去了,还带去一些紧俏商品、粮食和工程人员,更有一千乡兵以及高峰研制出来一直没有面世的武器装具,至于原来的近千名船员和韩强及船上的设施还未计算在内,这支人马一出发,绝对是能让整个海域为之色变的强大力量。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高峰不会让他们轻易展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身份是商人,商人要有商人的觉悟,那就是和气生财,在公共场所他们还是应表现出本份的架势来。
  
      至于真有不长眼的敢上来寻事,他们自然也不会客气,一旦把敌人引到僻静的所在,绝对能把对方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船队的第一站自然是济州岛,到那里后,先把局势稳定下来,再以商船的名义前行高丽,这些都是事先商定好的,就算中间出现变化,只要大方向不变,都由倪语臣来做主决策。
  
      当然,为了能及时掌握到信息,高峰还是让他们带上了信鸽,这样,他也能随时做到心中有数了。
  
      为了配合这次行动,也为了转移朝廷的视听,在船队一出发,高峰便向朝廷秘密上书,在书中他讲了一件事,或者说他讲了一个故事,那就是羊吃人的故事。
  
      故事来源于后世英国的圈地运动,说的是毛织业被发明后,深受贵族喜爱,羊毛需求量激增,养羊成了很赚钱的行当,于是贵族们便把土地圈起来放牧羊群,并强行圈占农民的土地。农民丧失了赖以生活的土地,便贫困潦倒,纷纷流浪或饿死,这就是史上有名的“羊吃人”的故事。
  
      高峰当然对故事进行了加工,其意在说明养羊在一定程度上可对一个国家造成莫大的伤害。
  
      之所以讲这个故事,高峰也是期望朝廷实施一种国家战略,那就是以经济来消弱一些敌对国家,更有甚者达到摧垮敌国的目的。
  
      大宋最大的危胁还是来自北方,辽国、西夏,还有刚刚建国就表现不俗的金国,这些国家相对大宋最大的优势便是人员凶悍,拥有强大的骑兵,其劣势是文化底蕴差,国家穷。
  
      高峰的意图便是利用这种优劣势,供其所需,消其所长。
  
      你们不是穷吗?那好,我们来做买卖,我高价收购你们的羊毛。马是战略物资,羊可以做为食材来用,羊毛对众人来说却什么都不是,在没有纺织技术的情况下,它的作用微乎其微,更不用说用来换钱了。
  
      大肆收购羊毛的结果就会出现羊毛一路上涨的现象,羊毛上涨,养羊的自然增多,假以时日就会有羊与马争草地的情况出现,若真出现了这种情况,那目的也就达到了。
  
      当然,高峰还得给朝廷一个信心,羊毛买来不能砸在手里,那得是能给朝廷换来巨额的利润,有了它,朝廷又会多上一条生财之道。
  
      说一千,道一万,高峰是想把羊毛拿到自己手中。他有先进的纺织技术,可以纺出羊毛来,同时可以制作出羊毛衬和羊毛裤,这样一转手就是数十倍的利润,有了这一项买卖,县城的发展将会再上一个台阶。
  
      同步上书的还有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高峰准备在县城试行新货币。
  
      这件事实际上他在前几次上书中就已经提到,朝廷从最初的反对,到后来不反对,却也没马上答应下来,只说让他做出样品以观后效。
  
      这次高峰就是把样品送去,同时再次讲述了一些利弊和个中技巧。
  
      没错,高峰计划推行的就是银元和铜元。这是在铜本位货币基础上新增加的币种,也是他计划将来做为主货币的一项前期举措。
  
      时下流通的是铜钱,其面值小,成串后又体积庞大、重量不轻,一百贯就能装一大厢子,需几个人才能抬动。虽然朝廷为之发行了以一当十的大钱,实际上还是解决不了大额贸易的困境,一笔大买卖要拉一大车钱才能实现。
  
      银元和铜元不同,一铜元可当二十铜钱,一银元可当一贯钱,虽然还无法完全解决大额贸易问题,相对来说却能缓解一下这种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