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373章 以文会友

第373章 以文会友

    以文会友!?
  
      赵念别的话高峰没有入心,这个词却让他头疼起来。
  
      若不是实在说不出口,他肯定指着一屋子人说,你们这帮人能不能换个新鲜的玩法,整天不是咏诗,就是填词,还有就是楹对,就不能干点别的?
  
      这些高大上的东西众人趋之若鹜,他可是深恶痛绝。别人不知道他,他却对自己知道的清清楚楚,他就是个半瓶子水,根本经不起咣当,三两下就露出了原形,一旦有人专门拿捏他,他还真是无言以对。
  
      更主要的是赵念话中已经表明,这是两京文人专门寻来的,两京文人雅士,自然不可能是草包,居然到一个小县城来挑战,其目的已不言而喻,对谁?自然是他高峰。
  
      高峰一阵苦笑,他的名声居然惊动了两京才子,虽然这帮人为斗气寻上门来显出品性不怎么样,但也不能轻视。
  
      当然,高峰也不是没有退路,就算大家都知道针对的是他,他也可以装糊涂,反正还有谷元等县城的才子们在前面顶着,他才懒得去冲锋。输了也不是他一个人丢人,况且他也从来没有过死要面子的想法。
  
      打定主意,高峰带着风小默、谷芷欣找了个角落坐下看热闹,其态度表明,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别理我,烦着呢。
  
      三人刚坐定,那边赵念开始介绍双方人马。对于两京来人,高峰没有印象,也懒得去记他们的名字,只知道那个与他冲突的叫杨伟。
  
      阳’萎,这名字好记,高峰暗暗好笑:但愿其不要人如其名,雄不起来。
  
      赵念介绍完各方,接着说道:“既然今天以文会友,我就抛砖引玉,先出个上联,算作开场。”
  
      说完,看着天上的圆月他轻声念道:“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
  
      这个联一出,立马一片哗然。
  
      别看此联简单,却暗藏玄机,月圆之时恰好是半个月,月圆、月半各有所指,要对工整确实有难度。
  
      看大家都苦思冥想,高峰暗暗点头,赵念肚里果然有点货,这种联也出的来,不服不行。
  
      他研究过一些绝对,相对来说这个联并不难,转念间他便有了一个下联,只是他并没有说出。
  
      风小默和谷芷欣也在思考,很快风小默便有所得,高峰知道她已对出,于是附耳对谷芷欣说了几句。
  
      谷芷欣听完欣喜,却也同样保持沉默。
  
      这边三楼开始了以文会友,那边二楼的众人听闻,都赶上来观看,有甚者也低头沉思,看能否寻出下联。
  
      只是包括谷元在内,没有一人得对,气氛不免压抑起来,半晌没人作声。
  
      突然,一个嚣张的声音打破平静:“一幅对子竟把全县城的才子都难住了,看来传闻有假,我看某人也是徒有虚名,什么绝对锁门,什么三战三胜,全都是糊弄无知之人的,不可信,不可信。”
  
      只是他的话音未落,一个更嚣张的声音跟着响起,似对了上这人:“这是谁家的东西,也不牵回去,在外面乱咬可不好。”
  
      一对一答间,一下子把众人的眼光吸引了过来。众人望去,不由得感到好笑,只见一个是杨伟,一个是高峰,他们还真是冤家,见面就掐。
  
      高峰自然要掐他,不说初始的事情,就这次杨伟说话也含沙射影,目标直接指向他,要不反击回去,岂能有脸面?
  
      “高公子,杨兄,咱们以文会友,图的是切磋交流,有无皆可,不算丢人,切不要相互针对。”赵念这时上前和事。他知道对骂杨伟肯定吃亏,还不如把事态及早平息。
  
      他这话看似平和,实则充满意味。“有无皆可,不算丢人”,说的冠冕堂皇,其意却表明,对不上来还是很丢人的。
  
      得到赵念的暗示,杨光立马知道该怎么说了。“不要徒口舌之利,有本事把对子对上来。”
  
      高峰笑笑道:“这种对子我信手都能对出几个来,只是懒得去对而已。”
  
      这句话可是有杀伤力,不光是两京里的人,就是赵念也倍感没面子,“信手都能对出几个来”,还“懒得去对”,这不是狂是什么?简直是瞧不起人。
  
      “光说大话不行,把对子对上来才算本事。”杨伟自然不服气。
  
      他这话也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吹牛谁不会,别吹爆了,那时可就真丢人了。
  
      “你叫阳,阳什么来着?”高峰皱眉问道。
  
      “杨伟。”
  
      “阳’萎,好名字。”高峰挑起大拇指夸赞了一句。
  
      “名字好不好不劳挂念,把联对出来再说。”杨伟不明白高峰为何要夸他的名字好,却也不愿意被他插开话题,依然纠着对子不放。
  
      “我说萎兄,咱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你让我对我就对,凭什么,请给个理由先。”高峰笑嘻嘻地说道。
  
      “对上对子算是为本地争光,这还不是理由吗?”杨伟鄙视地看了高峰一眼,说道。
  
      “切。”高峰不屑地一挥手,说道:“萎兄有没有搞错,对上对子就算为当地争光,对不上来就算丢面子,这是你家的说法?那换句话说,我要出个对子你对不上来,岂不是说丢了两京的人,你能代表两京吗?”
  
      “这—”杨伟一时语塞,不所如何应答。
  
      高峰说的还真是实话,就凭现场这帮人,虽然都是娇子,却还代表不了一方,凭什么说为当地“争光”之类的话,这完全是不自量力的说法。
  
      “高公子,咱们以文会友,是交流,不牵扯各地,而且谁也代表不了各地。”赵念只得出来再次和事。
  
      “如此说来,既然大家都不能代表一方,那兴致和参与度就会大大降低,赵公子,我认为得把规则改一改,否则,还有如我这般能做出应对的也不参与,岂不是冷了场?”高峰担忧地说道。
  
      也就你没兴致参与,还有谁不愿意?我看你是故意捣乱吧。赵念脸色变了变,还是问道:“高公子要怎么改规则?”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建议拿出添头或赏金来刺激一下,这样大家的兴致才会高嘛。”高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