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340章 三娘酿酒

第340章 三娘酿酒

    拿出鞭炮来与袁家作生意高峰也是有过考虑的。他的奇货楼虽然也可以做这个生意,但奇货楼毕竟地处偏僻,离年节越来越近,根本不可能把鞭炮以最快的速度销往各地,也就是说,靠奇货楼很难多赚这个年节的巧钱。
  
      交给袁家又是不同,袁家店铺多,分布广,轻易就能把鞭炮销出去,若再加上一些贩夫走卒,光一个年节的赢利就会不菲。
  
      当然,拯救袁家不可能只靠这一个季节性的商品来完成,高峰还有后续手段,只是他现在还不能施展,他要看看袁家的表现,若其表现欠佳的话,此事也就到此为止了,他可不想花精力养个白眼狼出来。
  
      在众人赞不绝口声中,大家又回到了客厅。高峰也不隐瞒,主动介绍起这挂爆竹的性能。
  
      当听说这挂爆竹成本更低,性能更好,安全性更高时,众人看高峰的眼神又自不同。大家都知道高峰的神奇,只是那是传说,没有切身体会,这挂鞭炮却让众人真正了解到其神奇的真实性。
  
      果然名不虚传,袁家也果然没有找错人,可想若高峰能大量提供这种爆竹,袁家的生意绝对红火无边。
  
      提供爆竹肯定没问题,高峰已开始大量生产,其目的就是赶在年节前销售,但是一些协议还是要签署的,因而,他让莫大叔与袁逸到隔壁厢房里去协商,而他则陪着刘家人聊天唠嗑。
  
      很快,俩人协商完毕,并签定好相关协议走了出来,高峰便准备告辞离去。
  
      这时,刘三娘说道:“公子,我同你一齐过去吧。”
  
      高峰迟疑了一下,问道:“三娘,你不准备一下再去吗?”
  
      他那里条件简陋,一个女子孤身前去确实有些不便,就是一些换洗衣服也没有,按说刘三娘应该准备充足才能过去。
  
      刘三娘虽然还是有些羞涩,却直言说道:“翠珠已去帮我准备物品,只需稍待片刻便能齐备,此间我想请公子看些事物,不知能否赏脸?”
  
      既然如此,高峰自然不在乎多等一会,不过他对刘三娘让他看的事物充满了好奇,会是什么?
  
      向众人告了声罪,高峰跟着刘三娘来到附近的一个院落,这个院落很大,也很封闭,四周建了些房舍,只有他们进入的地方开了个门。
  
      院落中排布了数十只大缸,有些封闭有些敞开,高峰隐约间闻到一股酒香,他不由得问道:“三娘带我看的莫非是酒?”
  
      “正是。”刘三娘与高峰接触的时间一长,羞涩感渐渐淡去,说话也爽快起来,“不过,这不是米酒或黄、白酒,而是果酒。”
  
      果酒。高峰立马提起了兴趣,这可是个好东西呀,而他下一步正准备酿造它,没想到在这里优先看到了。
  
      其实蒸馏酒出来后高峰已经预感到了,宋人并不太爱喝那种高度白酒,只有那些粗犷的汉子和有钱人才偶尔买些尝尝鲜,对于读书人和普通百姓,他们更爱喝低度酒,这也有他的酒卖得贵的原因,但长期以来养成的人们的口感更是直接的原因。
  
      因此,泥池酒推出了好长一段时间也只卖了一万来贯,算下来只有百余坛,这还是因为众人对新生事物的好奇才有的效果,否则,高峰定会亏得血本无归。
  
      卖酒的钱分到高峰手里已经可以忽略不计,加上朱勔的因素,他这才决定公开酒的秘方,对这个鸡肋式的东西高峰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不做蒸馏酒,高峰就准备做果酒。
  
      大宋粮食珍贵,酿酒需要酒曲,酒曲受官府控制,也就是说白酒的生意是掌握在官府手里的,而且酒的利润大头也被官府占去,高峰冒着极大的风险加工酒,到头来是帮别人做嫁衣,对此他肯定不愿意干。
  
      果酒就不同,它不需要酒曲,而且官府也不限制酿造果酒,这一块若能做好,那份利润将十分可观。
  
      果酒在宋时已有人在酿,而且品种很多,有柿子酒、葡萄酒、桔子酒、李子酒、荔枝酒、枣酒等等,可谓是五花八门,也就是说,各地胜产什么水果,当地就会有什么果酒出来。
  
      但是果酒在宋时并不流行,只有在粮食欠收的时候才能卖得出价,这主要是因为果酒酒色浑浊,其味道苦涩难当,所以并不受人们的欢迎。
  
      众人知道果酒的不好,却不知道为何,可是高峰很清楚原因,因而对做好果酒很有信心。
  
      他知道果酒之所又浑又苦又涩主要是因为果酒是含有一个重要的物质,那就是单宁。
  
      对于一种好的红葡萄酒来说,单宁的多少可以决定酒的风味。单宁丰富的红酒可以存放经年,并且逐渐酝酿出香醇细致的陈年风味,单宁不足的酒则会发育不良,通常表现为质地轻薄、柔弱无力、没有厚实的感觉,品来素然无味,因此可以说单宁是红葡萄酒的灵魂。
  
      在品酒过程中,单宁和唾液中的蛋白质发生化学反应,会使口腔表层产生一种收敛性的触感,人们通常称为“涩”,“涩”就是红葡萄酒的个性。“涩”需要一定的度,如果感觉“生涩”、“青涩”,说明这酒的单宁还需要时间来软化。在漫长的存储过程中,单宁会逐渐变得柔顺,由粗糙变为细致,这时候喝起来会感觉圆润顺口,“涩”得恰到好处。
  
      果酒与后世正宗的葡萄酒又是不同,它不需要岁月的沉淀和发酵,因而若想口感好,就必须去除酒中的单宁,这时就要用到一种物质,那就是甘油。
  
      甘油能够分解果酒中的单宁,去除苦、涩味,它本身又有暖甜味,所以在果酒中加上百分之一的甘油将大大提升果酒的品质、口感。
  
      当然,若把果酒密封长期存放,自不用加甘油,因为单宁本身就是果酒能够长期贮存的重要物质。
  
      若存放超过十年的果酒,蒸馏后的效果更佳,后世的白兰地就是这样酿出来的。
  
      高峰没想着生产白兰地,但制作出果酒来并不困难,他制作蜡烛、肥皂的副产物甘油都收集了起来,其用途多多,用来生产果酒简直是小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