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338章 怎么是你

第338章 怎么是你

当然,高峰还不认为刘三娘与风小默有可比性,因为风小默有武艺傍身,起码有自保能力,而刘三娘应该不会有这个щww{][lā}
  
  无论有没有这个能力,高峰也认为刘三娘不错,至少她是那种能出得了门的人,应该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物了,这种人一般都有独立的思想,轻易不受他人的左右,看来自己想左右她的想法得改改了。
  
  直到此时,高峰才明白刘家选刘三娘为代表并不是无稽之谈,弄不好还真是好的做法。
  
  看出刘三娘更加神秘,甚至比刘二娘要神秘万分,高峰有了想进一步了解她的冲动,只是守着刘家的长辈在此,他还不敢乱来,只得憨厚地笑笑道:“能自理就好,能自理就好。”
  
  高峰的回应让刘老太公和刘喜嘻笑一阵,这样的高峰才让他们感觉到更真实。
  
  敲定了此事,双方都心情舒畅,气氛更加融洽,聊的话语也多了起来,他们从刘家的现在一直聊到刘家的过去,就是高峰的一些点滴也拿出来说事,可以说双方都很直接。
  
  如此的谈话方式高峰很喜欢,他由此觉得这趟来得不虚,而他也在考虑,若刘家能保持这样下去,他不介意在其它方面也帮帮他们,特别在生意方面可以关照他们一下。
  
  只是此事他还不敢提,在还没有完全了解刘家之前,他只想保持好这种纯洁的友谊,或许这样的效果才是最好的。
  
  让高峰奇怪的是,双方谈的话语再多也没有一个人提起袁家的事情,更不要说提出帮助袁家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因为和自己融洽了就要放弃袁家了吗?看刘老太公和刘喜的性情,也不是那种人呀,高峰想来想去还是归结为刘家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刘家不开口,他自然不愿意多事去开口,袁家与他并无瓜葛,他还没高尚到善心乱的程度,就算之前有帮他们之心也是因为刘家的关系,现在刘家三缄其口,他是乐得管闲事。
  
  打定了主意,高峰又聊了一会,感觉时机差不多了,便准备起身告辞。
  
  关系不是一日处得,两家还要打交道,相处自是来日方长。
  
  就在高峰准备起身时,忽听门外传来一个风风火火的女音:“爷爷,我回来了。”
  
  随之,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不用看高峰也知道是谁来了。
  
  来人正是前往芒砀山的刘二娘和袁逸。这俩人的到来高峰知道不好走了,而他也已经明白刘老太公和刘喜为何不主动说起袁家的事了,他们正是要把机会留给袁逸和刘二娘去说。
  
  姜果然是老的辣。此事若由袁家人说出来,求高峰的自然是袁家,在此种情况下高峰不可能不答应,所以事成之后,刘家根本不用说任何话就能两边讨好,人也落,情也落,还不欠高峰的,如此盘算简直是天衣无缝。
  
  当然,对此高峰也没有往心里去,他本就打算着帮助袁家,在此种情况下答应,就是大家嘴上都不说,刘家人心里也会明白,他高峰就是看在刘家的面子上才如此,否则,袁家根本没有机会。
  
  “见过老太公,见过庄主。”袁逸倒没有失礼,一进门便躬行下去,他虽然看出家中有客人,却也不敢越过这两位。
  
  “你个疯丫头,出去这么久也不回来看我,你还知道喊我爷爷!”刘老太公责怪了刘二娘一句,又对着袁逸和刘二娘同时说道:“你们俩先见过尊客吧。”
  
  尊客?袁逸和刘二娘心头疑惑之下才转头看向高峰。
  
  “怎么是你?”二人同时惊呼出来。
  
  这不是那名下人吗?怎么成尊客了?直到此时他们俩人才想起一惯不轻易见客的刘老太公也出来待客了。
  
  此人是谁?为何会受到刘家的如此优待,难道之前他的身份是假的?疑问之际,俩人都呆愣起来。
  
  高峰自然知道俩人呆愣的原因,他却不会去解释,而是笑笑道:“袁公子、刘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你到底是谁?”刘二娘再次问了一句。他看到连莫大叔都坐在了此人的下,其地位自然比莫大叔要高,比莫大叔地位还高的人答案已呼之欲出,只是她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所以还是问了出来。
  
  不光刘二娘有此疑问,就是袁逸也是如此,只是他已感觉到不对劲,而且在刘家,他根本不敢说出疑问。
  
  对刘二娘俩人的表现刘老太公很不满意,他根本没想到这俩人虽然见过高峰,却一直不知道高峰的真实身份,于是再次责怪道:“你们俩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见过高公子?”
  
  “高公子?”刘二娘嘟囔了一句,随之恍然起来,“你就是高峰。”
  
  说这话时,刘二娘和袁逸同时震惊起来,他们俩人曾经找高峰打探过消息,还拿出二十两银进行利诱,刘二娘甚至还与他吵了一架,没想到他们一直想见的人就在他们对面,而他们却一无所知。
  
  真是愚蠢呀!这是俩人同时冒出的一个想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入了芒砀山,却苦苦找不到正主,万万没料到正主就在他们眼前,而他们偏偏错过了机会。
  
  更让他们料不到的是,他们很无奈地被刘家人召回来,而他们也认为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高峰了,却偏偏又在刘家见到了高峰,只是这种见面显得尴尬万分。
  
  刘二娘问过这话,俩人都不知所措,高峰却答道:“不错,我就是高峰。”
  
  他虽然与刘二娘吵了一架,但对刘二娘并无成见,因而态度是极好的。
  
  只是他再好的态度也让袁逸想多了。高峰曾经放过话来,你们若没有点诚意,想见我家公子,门都没有。
  
  这番话让他认为高峰已对他有了成见,因而在芒砀山的时间一直在考虑如何拿出诚意来,谁知道诚意还没有拿出来,却在刘家见到了高峰,这让他不知道高峰所谓的诚意指的是什么了。
  
  当然,就算在多想,他也知道此时是关键时刻,不等别人插话,他便上前躬身说道:“见过高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