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333章 刘家态度

第333章 刘家态度


      这话并非没有道理,袁家都乱成那样了,你袁逸居然还有心情跑来找茬,虽然不是本意,却也是参与者,一样是不应该。
  
      高峰可不认为袁逸没有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只是他依然要如此做,难道他就不怕适得其反吗?
  
      “这应与袁家家主之争有关。”莫大叔答道。
  
      “袁家家主之争?”高峰似乎明白了袁逸孤注一掷的心情,那是为了一个地位而不惜一切手段的做法。
  
      只是他仍然一头雾水。你们争你们的家主,跑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争家主也与我有关吗?
  
      高峰苦笑一声,心中暗叹,袁逸呀袁逸,你这个小算盘打错了,我可没兴趣参与到你们家族之争中去。
  
      不及他想明白,莫大叔接着讲道:“袁芝有三个儿子,大儿子袁革,二儿子袁轩,三儿子袁逸,三人都已成年,都具备当家主的资格,其中大儿子和二儿子已成了家,唯有三儿子袁逸与刘家定了亲还未迎娶。袁芝知道命不长久,便立下遗愿,谁能让袁家起死回生就让谁来做家主,否则他就会死不瞑目。”
  
      高峰清楚袁逸与刘家定亲的对象就是刘二娘。此时他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袁逸想借助刘家的势力当上家主,而多方打听和腻猜下认定自己就在芒砀山,这才与刘二娘杀上门来,其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帮其家族起死回生,这种想法无论从哪种角度说都是无可挑剔的,唯一的不足就是来见自己的方式错了。
  
      当然,对袁芝这样安排后事高峰也唏嘘不已。袁芝定然是想让三个儿子振奋起才决定这样做的,否则他还真不放心撒手而去。
  
      只是袁芝的这种做法也有诟病之处。你风光时都打不败韩家,临终了却把重担压在子女身上,若他们真有能力会在你节节败退时不显露出来?此举虽能让子女不沉沦下去,却也能令他们为了家主之位而搏杀,那种后果不知他想过没有。
  
      高峰没有深入往下想,只听莫大叔又道:“三个儿子得到遗命,自然不想让老父留有遗憾,同时他们也对家主之位有所期待,因而四处寻求起死回生之法。大儿子袁革奔波他们各地的生意现场,试图找出其生意的弊端,二儿子袁轩奔赴全国各地,想找到一些新的商机,三儿子袁逸则来到了此间,至于其目的已不言而喻。”
  
      “呵呵。”听到这里,高峰不由得笑了起来,三个儿子为了争家主之位都很忙碌,却也只有老三找上了自己,只是自己为何要帮他呢?没有好处的事他高峰才不会去做。
  
      知晓了袁家的事情,高峰便不再感兴趣。袁家的家主之争再激烈,与他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现在倒是对刘家感起了兴趣,问道:“刘家什么态度?”
  
      他与袁家没有交集,但与刘家有,刘家的族上是汉梁王刘武,而他正在修缮刘武的陵园,无论怎么说此事也不能越过刘家,多了解一下刘家,特别是刘家在此事中的态度对他来说很重要,因此他才要问问刘家的意思。
  
      只是问完这句他就知道问错了,刘家的人都已经上门了,虽然刘二娘还不能完全代表刘家,但如果她回去做做工作,定然能拉笼一帮跟随者,也就是说,刘家肯定要参与到袁家家主之争中的,而让自己帮助袁逸必定也是刘家能想出的最好方法。
  
      刘家只要有这种想法,他高峰势必也要介入进去,不为别的,只为能安安稳稳的在此地进行发展,哎!看来自己处身事外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更有可能者,此事若处理不好,还可能得罪其它两方势力,那他在此地就永无宁日了。
  
      高峰这边胡思乱想着,那边莫大叔说道:“刘家的态度目前还很暧昧,既不表态也不参与,但依我的猜想,以刘、袁两家这种姻亲关系,要说刘家不支持袁逸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是其支持的力度有多大还未可知,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这倒与自己的想法一致,高峰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名女子的地位如何?”
  
      他问的是刘二娘在刘家的地位,此事也很关键,不得不问清楚。
  
      莫大叔答道:“刘家主脉势力最大,而当家人也出自这里,目前说了算的是刘老太公,他虽然把家主之位传给了大儿子刘喜,却依然掌管着刘家。那名女子是刘老太公二儿子刘庆的女儿,名叫刘二娘,深得刘老太公喜爱,因此地位不低。”
  
      原来如此,怪不得刘二娘性格傲慢,都是惯出来的毛病。高峰心中了然,再次问道:“刘老太公这人怎么样?”
  
      既然刘家是刘老太公说了算,他的一言一行就决定了刘家的态度,加上他对刘二娘的喜爱,做出一些偏激的举动还是有可能的,这么问高峰也是想得出一些判断。
  
      莫大叔说道:“毕竟掌管刘家多年,刘老太公虽然年老体衰,却还是顾大局、识大体的,特别是在外事处理上,基本上无可挑剔,当然,若是站在刘家的立场上又是另说,他自然是要代表刘家做出选择。”
  
      能顾大局、识大体就好,高峰最怕的就是那种胡搅蛮缠之人,他道理再多,也得要有人理解才行,万一碰到个不讲理的,他就哭都哭不出来了,因而听到这番话便放下了心。
  
      “莫大叔,帮我准备些礼物,我要去拜访刘老太公。”高峰沉默了片刻说道。
  
      “你真要参与到此事中去?”莫大叔瞬间明白了高峰的意思,不由得问道。
  
      “你看这种情况我们能脱开身吗?”高峰无奈地说着,想了想又道:“当然,事情还未到不可回转的地步,我们还有很大的机动空间,我想就算我们参与进去也要有条件,若能处理好未尝不是好事一件。”
  
      对于高峰的说法莫大叔深以为然,他问道:“你准备以什么身份拜访刘家?”
  
      “就以高家人的身份去吧,这样会省去不少麻烦。”高峰毫不犹豫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