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310章 解决纷争

第310章 解决纷争

    高峰询问了半天,店小二才吞吞吐吐的把整个事件讲明白。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原来,何家村与樊家寨的纷争已存在十多年。二个村子都靠山吃山,自然会因一些利益而起冲突,时日一长,二者便势如水火,相互间打斗几乎是家常便饭。
  
      只是此地离县府较远,官府根本管不到这里,只能任其打杀。可是打来打去,二者谁也没有占到便宜,罢手是不可能的,这时何家村便想出了一个釜底抽薪的策略。
  
      何家村周边空旷,有不少良田,在打猎的同时还能种植粮食,因而生活相对好一些。而樊家寨周边全是山地,不适宜种植,只能靠打猎为生。何家村有了这种优势,便筹集不菲的银钱前去买通官府,由官府下一道封山令,这样,他们可以靠种植生活,而樊家寨只能挨饿了,其目的很简单,就是把樊家寨挤出芒砀山。
  
      然而,想法是好的,做来并非如此,官府是收了银钱,也封了山,只是并无人在此监管,等于一纸空文,樊家寨依然进去狩猎,不过不敢正大光明罢了,当然猎物打的也少了很多。
  
      同样的伤害也面向何家村,他们一样不能狩猎,何况还损失了不菲的银钱,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使他们后悔莫及。只是事情已经做过,后悔已晚,他们彼此间只能找对方泄怒火,因而战斗一再升级。
  
      当然,现在又是不同,莫大叔把山租赁下来,对二者来说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官府的封山令是要取消了,可被取代的却是莫大叔的封山,而这个封山比官府的力度要大的多。可以想像,一旦封山完成,两个村子都将会把目光瞄向他这边。
  
      想到这里,高峰已经坐不住了。两个村子的事不解决,他根本无法安稳展,你绝了别人的财路,别人自然要找你麻烦,随便给你弄个乱子也够你受的,何况他要做一些机密之事,根本承受不了外界的任何干扰。
  
      趁现在还没有开始封山,得先把两个村子的事情解决掉,否则将无宁日,高峰下定了决心。
  
      看大家都休息过来了,高峰便带上众人匆匆地赶往了芒砀山。
  
      莫大叔提前得到通知,已带着韩强和丁宝在山前等候。
  
      高峰一见面便笑呵呵地说道:“莫大叔,这么短时间便把动静搞起来了,你们的动作满快的吗?”
  
      “这还不是公子的方法得当,再者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公子的大手笔,自然一切顺利。”莫大叔高兴地回道。
  
      “见过公子。”韩强和丁宝拱手行礼。
  
      “一家人不用客气。”高峰摆手说道,“对了,项充呢?”
  
      项充对当地熟,可以做个助力,因此高峰便安排他跟随莫大叔一起来了,此时居然看不到他,这才有了疑问。
  
      “唉,别提啦。”莫大叔有些丧气地说道,“后山两个村经常打架,闹得不可开胶,项充对各方都认识,每次都是他前去协调。这不,刚才又打起来了,项充又带人去协调啦。”
  
      原来如此,这倒好办了,高峰说道:“走,我们也去看看。”
  
      高峰让老孙头等人进山休息,他则带上荆春等人,在莫大叔的引领下,绕过山脚来到后山。
  
      果然,离老远便看到两拨人马在互相对恃,吵嚷声传了过来。
  
      及至近前,高峰已看清楚,双方各有近百人,拿着锄头、铁锹、棍棒,意欲冲向对方阵营,若不是有项充带人在中间挡着,估计已经大战开始。
  
      项充正在那里高喊着劝阻:“各位父老,给我个面子,各自回去吧,你们这样打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只是他的这种劝阻并没有效果,双方的火气依然很大。
  
      “不行,我们与他们势不两立,项英雄,你让开,让我们斗上一斗再说。”其中有一方一人站出来不服气地说道。
  
      另一方也不甘示弱,也有一人站了出来:“打就打,谁怕谁,这次定打得你们屁滚尿流。”
  
      双方在这两人的带动下又有所冲动,眼看形势一触即,连项充也无力阻拦了。
  
      “住手。”这时,一声厉喝传来,众人不由得缓了下来,正是高峰及时赶到喝止。
  
      “你是何人?为何制止?”其中一方的那人问道。他也是看高峰身着不俗,而且前呼后拥,这才没有出言太过无礼。
  
      高峰没有答他,而是走上一个高处,面向众人说道:“我现在是此地的主人,这是官府给我的授权书,从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进山,你们愿意打,那就打吧,项充,让开。”
  
      高峰拿出一张文书展现了一下,便挥手让项充等人撤离。
  
      项充早已看到高峰过来,只是他站在两拨人中间,实在不敢离开,这才没有上前见礼,此时听到高峰的命令,立马带人让了出来,而他也迅来到高峰面前见礼:“见过公子。”
  
      高峰说了句:“你辛苦了,等会我们再聊。”眼光却瞄向对恃的双方。
  
      事实就是如此奇怪,高峰让他们斗,他们反倒罢手啦,不过目光都仇恨地盯向高峰这边。
  
      愣了半晌,终于有人喊道:“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山里,你说不让进山就不进山,哪有这样的道理?”
  
      “对,你凭什么不让进山?”这次倒是齐声,双方几乎是同一个音调。
  
      这样才好嘛,注意力总算转移过来了。高峰心中暗笑,却说道:“你们这样吵吵闹闹,以为就能解决问题吗?若想解决也可以,叫你们的庄主过来谈。”
  
      “我是何家庄的庄主何临,我来谈。”一个中年汉子站了出来说道。
  
      “我是樊家寨的庄主樊岳,我来谈。”另一名汉子也站了出来。
  
      呵呵,这下找着正主了,高峰毫不客气地说道:“想谈也可以,前提条件是让乡亲们先回去。”
  
      听到这个条件,俩人反而犹豫了。
  
      高峰冷冷地说道:“怎么?刚才还要打打杀的,那股不怕死的劲头哪里去啦,你们不会怕了吧。”
  
      受高峰的话一激,俩人都不约而同的说道:“好,我答应你的条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