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94章 尺八短腿

第294章 尺八短腿

    对于赤发鬼刘唐,高峰当然不陌生,那可是《水浒传》中响当当的人物,他先与晁盖、吴用等七人结义,一同劫取生辰纲,梁山大聚义时,排第二十一位,上应天异星,担任步军头领。
  
      但是高峰知道,那只是小说,历史上并没有一百单八将,宋江起义造反也只集聚了三十六人,而这三十六人正合了《水浒传》中的三十六天罡星,除了林冲被晁盖取代外,其余人员一个都没有变,也就是说,历史上确实有刘唐其人。
  
      他之所以如此发问,也只是一种试探,不过,问完之后他就知道问岔了,因为他已看清来人,对方虽然威武强壮,却根本没有丝毫的赤发存在,倒是其腿非常的短是个特征,既然如此,那就不是赤发鬼了。
  
      然而,令高峰惊异的是,对方听到发问已然变色,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绰号?”
  
      “你真是—?”高峰不可置信的又问了一遍,这太出乎意料了,他怎么可能是赤发鬼呢?二者间可没有一点沾边的地方。
  
      不及高峰说完,对方已经开口道:“是呀,因为我的腿太短,所以众人才称我为尺八腿,没想到我刘唐的大名竟然传到了这里,还真是意外。”
  
      原来如此,高峰恍然起来,对方是“尺八腿”,而不是“赤发鬼”,他竟然闹个乌龙,还差点被吓住。不过,“赤发鬼”与“尺八腿”听上去差不多,真不知是巧合还是史书弄错了。
  
      “既然是刘兄,那就请坐,我们刚要开始,说明刘兄很有口福。”高峰一抱拳邀请道。
  
      无论对方是不是史上人物,看其外表就很不凡,高峰倒想套套他的底。好在对方并没有听出来他说的是“赤发鬼”,这叫他占了一些先机。
  
      “二位是?”刘唐犹豫了一下问道。刚一露面就被人认出了身份,此种情况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这让刘唐除了惊惧之外还多了一层顾虑,他怕对方别有用心。
  
      对方虽有俩人,却都文弱瘦小,并不是那种孔武有力之人,可是他们敢于大晚上在荒野之间行事,而且在知道自己的名头后没有半点慌张,这让他猜疑不定。
  
      他们是谁?为何在此间?对自己是否有歹意?刘唐寻思起来。他遍寻记忆也找不到这俩人的影子,说明对方是陌生人,既然如此,他们为何会听说过自己?
  
      要说对方有预谋却又不可能,因为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行踪,来这里也是临时起意的,不可能被人知道。排除了这种可能,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巧合。
  
      想通了这点,刘唐毫不犹豫的走向了石桌,对于两个雏儿,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危险之说更是无稽,何况他从对方那里看不出任何的恶意。
  
      有风小默在,高峰更不会怕了这位粗大汉,他笑笑介绍道:“在下姓高,这位是风公子,刘兄请坐。”
  
      之所以没有马上表明身份,高峰是考虑到自己的名声在这周边是有传闻的,他怕刘唐听闻过而有所顾忌。
  
      刘唐答了一句“讨扰了”便坐了下来,他的这种豪爽反倒令高峰点头认可,此人倒像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风小默对陌生男子并无多少好感,她拱了拱手表示欢迎,随即便默不作声,似乎此人的存在并没有放在心上。
  
      多了一个人,高峰又打开了罐头,算是添上一道菜。为刘唐倒上一杯酒,高峰举起杯说道:“今日认识刘兄,高某三生有幸,为这份萍水相逢干杯。”说完便带头一饮而尽。
  
      无论是“赤发鬼”还是“尺八腿”,出于《水浒传》的原因,高峰对刘唐还是敬重的,那是一个铁血男儿,值得他敬这一杯。当然,这个话他只在心里说说。
  
      有高峰带头,说明此酒并无问题,刘唐很是爽快地干了一杯,只是酒一入口他便感到了异样,忙起身问道:“高兄弟,这酒如此辛辣厚劲,可否是丰邑的泥池美酒?”
  
      “想不到刘兄也听说过这个酒。”高峰惊叹一声后说道:“没错,正是此酒。”
  
      “哈哈,看来我真是有口福。”刘唐听闻大笑起来,接着又道:“不瞒高兄弟,我此次路过正是为了此酒。”
  
      还有这种事,高峰不免警惕起来。看刘唐不像有钱之人,他为了此酒而来,将如何得到?
  
      高峰不动声色地说道:“既然如此,刘兄可多喝点。”
  
      说完他又给刘唐倒上一杯,说道:“此酒不可多得,我也仅有此一坛,不知能否让刘兄尽兴?”这是一个试探之语,他想听听刘唐作何打算。
  
      刘唐不疑有它,抬手又干了一杯,连声说道:“好酒、好酒。”
  
      用手抹过嘴角残液,刘唐开口说道:“高兄弟,来前我已打听过,知晓此酒价格奇高,极少有人喝得起,没想到兄弟这里会有,不过,我想问一句,兄弟可否知道此酒为何人所酿?”
  
      问到家门上了,高峰笑笑答道:“此酒为县府公售,致于何人所酿,众说纷纭,实难猜测,不知刘兄做何打算?”
  
      “唉!”刘唐唉叹一声说道:“此酒如此珍贵,在下实在喝之不起,只是肚中酒瘾所犯,只能另寻它法了。”
  
      听到这里,高峰心中一惊,他面不改色地问道:“刘兄嗜酒如命,可谓是酒中真神,不知刘兄所说的它法又是何法?”
  
      事关自己的庄园,高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此话必须问出来,就是对方不说,他也会想办法制服他,总不能让他跑到庄园捣乱去吧。
  
      刘唐哪能想到面前正是那酿酒的主人,看俩人年青,而且待人客套,他毫不在意地说道:“我想用一消息去换十坛美酒。”
  
      原来如此,高峰放下了心,不过,他对这个消息倒感起了兴趣,他不知道是何等重要的消息能值一千贯。
  
      递上一只鸡翅,又给刘唐倒上一杯酒,高峰说道:“我想刘兄的消息一定十分重要,不然不可能换到十坛美酒。”
  
      “我这可是救命的消息,自然值钱。”刘唐毫无顾忌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