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85章 各有算计

第285章 各有算计

    “叶公子,虽然我们说定了,但不代表你一定能上得了台,还得看你的排练效果,若演不好,会把凤栖楼的牌子砸了的。”高峰提醒道。他对叶文并不了解,不知道对方有多少尿水,实在不行还得换人,不把丑话说在前面,后果会很严重。
  
      “放心吧,我一定尽力而为,如果你不满意,大可换人。”叶衙内拍着胸脯保证道。
  
      有这句就好,高峰松了口气,他向叶文一拱手道:“那我们就明天凤栖楼见。”
  
      这是要送客了,叶文知趣得起身告辞,高峰趁他起身之际,突然问了一句:“叶大人最近在忙什么?”
  
      他来州城有两天了,刺史大人一直避而不见,他有凤栖楼打理,虽然不急,却也想知道这名州官的用意。只是见不到刺史,其他官员又在打哈哈,他只能另寻办法了。
  
      如今大人的公子在此间,他自然要问上一问,而这一问也是他见叶文的主要原因之一。
  
      听到问话,叶文不假思索地答道:“我爹他在家……”
  
      只是话说了半句他便打住了,他已明白过来,高峰这是在套他的话呢,勉强地笑笑,叶文转而说道:“你们官府的事和我无关,我只想游戏人生。”
  
      还挺警觉得,高峰不好意思地也笑了笑,他总算看出来了,这个叶文不理老子的事,也不借老子的势,一句游戏人生说得十分贴切,此人应该是看透了一些事情,不过,这样也好,如此倒便于交流了。
  
      送走了叶文,高峰又沉思起来,叶刺史在州城,却不见自己,他意欲何为呢?若说为了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倒有这种可能性,却应该不全是,那对方还什么目的呢?
  
      高峰相信,自己的一言一行肯定在对方的监控之下,否则对方不会如此平稳,想来应该是想抓自己的小辫子,如此便可以让自己出丑,甚至为此罢官。
  
      好在自己整日呆在青楼里,而宋朝也没有不允许官员进入青楼的规定,这就给了自己躲避其耳目的机会。
  
      被人监视,本来早就想去找刘三狗的想法也被他暂时搁置了,不到一定时候,刘三狗这个点不能暴露,还是稳妥点好。
  
      想通了这些,高峰安心的上床休息了,想太多并没有用,还不如把精力用在青楼改制上,对于州府的事,他反正不急,要急也是他们急。
  
      同一时间,刺史府一书房内。
  
      “大人,这个高峰一来到就跑凤栖楼去了,昨天呆了一晚,今天竟呆了一天,真不知道他意欲何为?”一名管家模样的人在向一名富态的中年人汇报。
  
      这名富态的中年人手捧着一杯茶,仔细的听着,默然不作声。
  
      “大人,其中有两件事比较奇怪。”管家犹豫了一下说道。
  
      “叶冒,直说无妨,哪两件事比较奇怪?”中年人问道。
  
      “其一是凤栖楼今天挂牌停业。”管家叶冒说完还是顿了顿。
  
      听完这句,中年人不置可否。
  
      叶冒只得继续说道:“其二事关公子。”
  
      “这个逆子又怎么了?”中年人稍微动了动容,轻声问了一句。
  
      “昨天公子与高峰好像因为一个叫曦儿的妓’女有点冲突,不过事态并没有展起来,最奇怪的是今晚他跑到驿馆里见高峰去了,出来后还很开心,不知道什么原因?”叶冒讲道。
  
      “还有这种事?倒有点意思了。”中年人点了点头,问道:“你没向那个逆子询问一下?”
  
      “大人,您知道的,公子根本就不给我好脸色,我问不出来任何事情。”叶冒无奈的答道。
  
      “这个逆子,整日不学无术,哪天非得把我气死不可。”中年人脸上现出愠怒,却很快平息下来,说道:“这两天继续盯着高峰,我倒要看看他意欲何为?”
  
      “是大人。”叶冒答应下来。
  
      “对了,向朝廷请兵的事怎么样了,还没有消息吗?”中年人问道。
  
      “大人,还没有消息,我想应该快了吧。”叶冒答道。
  
      “云龙山的匪患一日不除我是一日不得安宁呀!”中年人忧心地说道。
  
      “大人,我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说?”叶冒迟疑了一下问道。
  
      “说。”中年人毫不犹豫地说道。
  
      “大人忧心匪患,是百姓的福份。”叶冒不失时机的拍了一下句,然后又道:“匪徒占据有利地形,使我们多次剿杀都无功而返。”
  
      听到这里,中年人脸色一红,心情更为沉重起来,不过,他并没有插话,而是听叶冒想说什么。
  
      叶冒接着说道:“云龙山的地形易守难攻,这是有利的方面,却也不是无懈可击。”
  
      “有什么好主意快快说来。”中年人急切地说道。
  
      叶冒没有卖关子,说道:“大人,我们攻不上云龙山不假,但云龙山的人一样不方便出来,如果我们在湖岸把守,他们也就是瓮中之鳖了,我相信山上的粮食不多,能有一个月的余粮就不错了,如果我们围上一个月,他们自然不战而败,这样根本不用请兵就能灭掉这帮匪徒。”
  
      “哈哈,此计甚妙!叶冒,此事一旦做成,你功不可没。”中年人大喜,连声称赞。
  
      “大人,这是小人该做之事,不敢贪功。”叶冒谦逊地说道。
  
      “有功该奖,有过该罚,这是本大人的一贯作法,你就不要谦让了。”中年人开心的说完,又道:“明天传我的令给都尉,让他马上按计行事,不得有误。”
  
      “是,大人。”叶冒答应过后又问道:“大人准备何时会见高峰?”
  
      “他的事不急,等处理完云龙山的事再说吧。”中年人不耐烦地说道。
  
      “好的,大人。”叶冒答应之后便转身离去。
  
      书房内只留下中年人一人,他却独自嘀咕了一句:“一个商人出身,就算当了官也入不了我们士大夫的眼里。”
  
      这个中年人就是徐州城的刺史,姓叶、名简、字求知。
  
      高峰并不知道叶简与叶冒俩人的对话,要是知道的话,他一定十分庆幸让韩强等人早一日出山,否则,定然成了瓮中之鳖。(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