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76章 再遇奇葩

第276章 再遇奇葩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能对出来,我自然也能对出来,就是出现同样的应对也不奇怪。”高峰坦然地说道。
  
      “哈哈,我不相信你说的,因为你和我一样,都是抄来的。”叶衙内大笑一声说道。
  
      “为何?”高峰奇怪地问道。
  
      “你可知道这幅对子是谁出的?”叶衙内讲道。
  
      “是谁出的?”高峰跟着问道。
  
      “那是发展副使高峰高大人出的,而且应对也是他自已对出来的,他当时在酒楼里陪张大人吃酒,灵机之下,往火锅里倒了些许酒,这才有了下联,我不相信你没那种经历能对出这句来。”叶衙内傲然地说道。
  
      呵呵,别看这人不怎么样,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掌握地还挺清楚的,看在你对高峰高大人尊敬的份上,我就不难为你了。
  
      高峰笑笑道:“听说高大人最近来了徐州。”
  
      “你怎么知道的……啊!难道你就是高大人?”叶衙内刚想质问便反应过来,那份震惊已显露表面。
  
      反应还挺快的。高峰笑而不答,算是默认了。
  
      高峰的默认,不但使叶衙内再次震惊,就是老鸨和曦儿也震惊起来。
  
      弄了半天,此间坐着的竟然是位朝廷官员,而且是那个对子的主人,怪不得能连对三幅出来,这种文采不正如传说中一般神奇吗?
  
      几人这才恍然,拿了人家的东西去考人家,还真是不自量力,幸亏人家没有计较,否则,大家都没有面子。
  
      曦儿除了震惊外,还多了一份羞愧和担心,她向高峰吐露了心声,而高峰却是个官员,谁知道他会不会借机生事,去谋害已经末路的父亲,若是如此,她就死不瞑目了。
  
      只是当她偷眼看向高峰时,却见他回复了一个善意的微笑,似在告诉她不用担心,她便明白自己又多虑了。
  
      高峰和这位风公子一直坦坦荡荡,既无小人行径,也无**子的模样,他们才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大家都在震惊,叶衙内却反应最快,他走近高峰,上前一拱手道:“高大人……”
  
      高峰忙伸手制止了他道:“在此间就不要如此称呼了。”
  
      “高,高公子,我对你仰慕已久……”叶衙内恬着笑脸说道。
  
      高峰一阵恶寒,一个衙内居然来拍他的马屁,绝对别有用心,再次制止了叶衙内道:“叶公子想说什么请直言。”
  
      “高公子,我想与你打个商量。”叶衙内继续堆着笑脸说道。
  
      “商量什么?”高峰好奇起来。他搞不懂此人肚里卖得什么药,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药。
  
      “你看,你有三幅应对,你和这位公子一人一个足够了,那个‘锅煮楼坊酒’就让给我吧,等你们走了后,我再来找曦儿姑娘,这样……”叶衙内商量道。
  
      原来是商量这个,高峰肚里笑疼。这位叶衙内与那位谷衙内倒是有得一拼,都够奇葩的,如此主意也能想得出来,可见也是一个不按规则出牌的人。
  
      高峰忍住笑意,又一次制止了叶衙内说道:“叶公子,不好意思,不是我不让你给,而是我让给你也没有用。”
  
      “为何?”叶衙内惊讶起来。
  
      “这,你应该问曦儿姑娘。”高峰答道。
  
      不及叶衙内询问,曦儿已经起身,她来到一旁的桌边,拿出笔墨,在一张纸上迅速写下了一段话,然后徐徐地来到老鸨面前说道:“妈妈,之前的对子既是高公子的,又被高公子破了,因此,女儿只好再改个规矩,能对出此对者,方可一见。”
  
      叶衙内早已被曦儿盈盈之态醉倒,此时看她递出纸条,不及老鸨拿稳,便抢了过去。
  
      拿着纸条,他大声念了起来:“妙人儿,倪家少女。”不及念完,叶衙内便再次沉醉了,只见他两眼微眯,口中喃喃地说道:“妙呀,果然是妙人儿,字妙、句妙、人更妙。”
  
      一句话说得曦儿羞红了脸,把头低了下去。
  
      老鸨见状,忙上前说道:“叶公子还是按姑娘的规矩做吧。”
  
      “嘿嘿”,叶衙内从沉醉中醒来,他睁开眼,浪笑一声说道:“这个对子不难,我马上就能对出来,看来曦儿姑娘想专门送我一礼。”
  
      “那就请公子对出来。”老鸨惊讶地说道。
  
      就连高峰也惊讶了,他真有下联?带着疑惑,高峰把一直持在手中的茶杯举到了嘴边呡了一口,他冷眼观看,想了解一下这个叶衙内有多大的尿水。
  
      “风流者,叶府公子。”叶衙内自豪加自信地说道。
  
      “噗”,一口茶刚入嘴,高峰便喷了出来,他终于忍俊不禁了。
  
      此子居然奇葩到这种程度,看来还是高看他了。
  
      “高大……公子,你怎么啦?这茶是不是太烫了?”高峰的动静弄得他一头雾水,叶衙内奇怪地问道。
  
      “没,没事,就是茶有点呛。”高峰忙举着茶杯解释道。
  
      高峰这一动作,才使老鸨想起桌子已经散了架,桌上物品也散了一地。她道了一声罪,便转身到门口唤人换桌。
  
      “高公子,你看我刚才对得如何?”趁此机会,叶衙内询问起来。
  
      “叶公子大才,我是自忖不如,我看你的应对是十窍通了九窍!”高峰笑而答道。
  
      “是吗?有九成对上了,应该是工整的了。”叶衙内喜不自禁地说道。
  
      “不,不,不,我是说你还有一窍不通。”高峰忙摆手说道。
  
      “扑哧”,那边叶衙内还未明白过来,风小默已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眼中含恨盯着高峰,似在说,你这坏人,想把人逗死不偿命吗?
  
      此时就是头猪也知道自己被调侃了,然而,叶衙内却出奇地冷静,他向高峰一拱手说道:“还请公子明白告诉我。”
  
      呵,此人色是色,狂是狂,无知是无知,却也能屈能伸,你看这态度多谦虚!
  
      高峰无奈,只得把对中的技巧告诉了他,听完,叶衙内才恍然明白过来。
  
      他再次向高峰一拱手道:“公子能否对得上来?”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呀!高峰心中一动便明白了,怪不得叶衙内不惊不乍,竟是想套他的应对呢。
  
      “在下智浅,无法应对。”高峰遗憾地说道。有对也不能告诉你,否则你日日缠身,我则无宁日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