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67章 韩强投诚

第267章 韩强投诚

    风小默只是把人打晕,并没有要他们的命。
  
      她顺势提着俩人来到寨外,让人绑住并堵住了他们的嘴巴,风小默再次一拍,把其中一人拍醒。
  
      那人醒来,看着眼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立马惊恐起来,这是什么情况,他只是打了个盹就被抓到这里来了,这些人怎么进来的?
  
      不及他细想,高峰就轻声叱喝道:“想活命就老实点,否则直接让你的脑袋搬家。”
  
      那人惊慌地点了点头。
  
      高峰让人拔出他口中塞的破布,问道:“山寨有几个头领,都在什么地方。”
  
      那人急忙答道:“山寨有两个头领,大寨主韩强在主寨,二寨主丁宝在山下的副寨。”
  
      果然还有一位寨主,高峰心中有了数。随后他又询问了大寨主韩强的房间和莫大叔被关押的地方,以及山寨的大概情况。
  
      对高峰的询问,那人都老实地进行了回答。
  
      情况已经掌握,高峰使了个眼色,那人再次被敲晕,并和他的同伴被拖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有了信息就好办了,保家军在高峰和风小默的带领下,没有遇到丝毫地阻碍便迅速包围了两间房子。
  
      看到这两间房子,高峰不由得感到好笑,它们居然是紧挨着的两间,若不是有人告知,他还以为是大寨主和二寨主的房子呢,最主要的是,莫大叔好似不是被关押,更像是一名尊贵的客人。
  
      无论怎么想,救人和擒住贼首才是首要。
  
      不一刻,两间房门都被打开,保家军冲进去从房内抓出了两人。出乎大家预料的是,期间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是一点喊叫声也没有传出来。
  
      看到其中一人,风小默立马抑制不住激动,她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莫大叔。”
  
      话音未落,她的眼泪便哗哗地落下来,那份伤感就似看到了久别的亲人。
  
      “小默,是你!”其中一名中年汉子闻言,本来还很茫然的他,立马挣脱保家军的控制,快速走到风小默的面前,而他的眼中也是泪光闪闪。
  
      “莫大叔,你没事就太好了。”风小默哽咽着说道。
  
      “傻丫头,我能有什么事?在这里吃得好,喝得好,除了见不到你们几个外,没受一点罪。”莫大叔安慰了一句又问道:“那俩小子呢?”
  
      “他们在拳馆里练拳,我这次来没有告诉他们。”风小默说道。
  
      “嗯。”莫大叔点了点头,“你们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莫大叔,这是怎么回事?”风小默平静了一下心情,奇怪地问道。
  
      她得到的消息是莫大叔被抓到了山上来了,可看样子并不像是抓来的,倒像是请来的,这让她有点不可思议。
  
      莫大叔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转向另一名被抓的汉子说道:“韩寨主,我说得不差吧,你这个寨子很容易就能被攻克。”
  
      说完,他又转头向风小默说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韩寨主。”
  
      对于莫大叔的介绍,风小默却冷冷地问了一句:“你就是韩强?为何要抓莫大叔?”
  
      被风小默责问,那名汉子苦笑一声道:“风壮士,你看莫兄像是抓来的吗?我不过是请莫兄来山寨当头领的。”
  
      这句话让高峰和风小默等人大吃了一惊,救来救去,救的竟是对方的头领,说出去都是个笑话。只是他们也不认为此事就如此简单,因为大家都知道山寨只有两名首领,一个是韩强,另一个是丁宝,哪有莫大叔的事?
  
      看出风小默的疑惑,莫大叔解释道:“韩寨主是请我来当寨主,甚至他还想把大寨主的位置让给我,可是我没答应,于是……于是就滞留在这里了,不过,他们对我还算礼遇。”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高峰和风小默几人明白了,不过,看莫大叔吞吐的样子,对他所说的滞留在这里,肯定不是自愿的,看来这次营救也不算有误,起码能让他恢复自由。
  
      就算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他们也没有把韩强放开,在别人的地盘上,稍一放松便会被反咬一口,万事还得小心点好。
  
      “莫大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高峰高公子,这帮兵丁就是他的手下,另外,莫虞和小懒也都寄居在他那里,就是去拳馆学习,也是他安排的。”风小默把莫大叔带到高峰面前说道。
  
      看到风小默事无巨细地介绍高峰,加上她眼中透露出的温柔,莫大叔立马心领神会,他急忙上前道:“见过高公子,多谢公子对几个小子的关照。”
  
      高峰恭敬地还了一礼,说道:“莫大叔不要见外,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你就把高家当作自己家就行了。”
  
      救出莫大叔后就安排在高家庄园,这是他与风小默事先商量好的,他这样说自然没有不妥。
  
      只是这句话在莫大叔听来歧义就大了,莫大叔疑惑地看了风小默一眼,心道:你们的事不会定下来了吧。只是此时不便询问,他只得说道:“以后还得麻烦公子。”
  
      俩人在这边唠叨,那边韩强早已瞪大了眼睛,他急声问道:“那位可是丰’县的高公子?”
  
      呵呵,高峰差点笑了出来,想不到远在徐州的山贼也听说过自己,这名声可真是越来越大了。
  
      “正是区区在下。”高峰答道。
  
      “果然是公子,我想投靠公子,不知可不可行?”韩强听闻,心情异常激动,他脱口而出道。
  
      什么?听闻这话,不但高峰诧异了,就连风小默和莫大叔也诧异了。你做的好好的山贼,怎么要去投靠高峰?
  
      不及高峰询问,韩强已解释起来:“公子,我这帮弟兄都是无家可归的穷苦人,他们跟着我在这里占山为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可以打听一下,我们从来不杀人越货,更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是出去打过劫,可劫的都是些为富不仁、欺压百姓的恶霸。”
  
      看高峰用心听,韩强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和弟兄们都清楚,占山为王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也许哪一天就被官府剿杀了,所以我早就想另寻出路,只是一时间找不到罢了。前些日子我派出打听消息的人探听到了公子的事情,我便有了投诚之心,公子,你能让上百名佃户过上好日子,我这里也是上百人,你能不能也接收我们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