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64章 好汉之歌

第264章 好汉之歌

    有美不赏真是罪过,高峰忏悔了一下,便问道:“小默,你可知这俩人所为何事?”
  
      两个贼人的动机他一直想不明白,风小默心思巧妙,也许自己想不通的事她能想通,所以才有此一问。
  
      风小默浅笑一声说道:“这事很明显呀!”
  
      “啊?很明显?”高峰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怎么没感觉到哪里明显。
  
      风小默笑吟吟地说道:“贼人上门,要么为钱,要么为物,要么为人,你说依这俩人的身手,会为了区区钱物而来吗?”
  
      这话有道理,而且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不对,等等,对方为哪个人而来?高峰心中一惊,似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又把眼睛瞄向了风小默。
  
      “难道他们是为你而来?”
  
      “去。”风小默轻呸一口,却有些失落地说道:“他们能看中我什么?武艺吗?说出去都觉得可笑,他们敢上门就说明没把我放在眼里,一个不放在眼里的人也会为之而来?”
  
      有道理,不过,你也大可不必失落,别人没把你放眼里,我可是把你放眼里的。高峰还是不明白地问道:“莫不是为了项充?”
  
      “唉。”风小默无奈地白了高峰一眼道:“我说高大人,你怎么那么糊涂呀,项充平淡无奇,你我事先都看不出来什么,他们能看出来?再者说,若为了项充,他们会选择这个时候动手?”
  
      是呀,高峰点头认可,对方若真是为了项充,定然是选择他落单的时候动手,此时动手看来不是为了他,只是高峰更糊涂了。“风大侠,你就别卖关子了,他们究竟为谁而来?”
  
      “为你?”风小默不满地说道。这个人平时挺精明的,此时怎么这么糊涂。
  
      “为我?”高峰惊叫出来。太骇人听闻了,对方如此强大,岂会为了县城一个小小的他而冒险?
  
      “我何德何能值得他们惦记?”高峰苦笑一声说道。经风小默一分析,这种可能性还真得很大。
  
      “哼。”风小默冷哼一声,不无讥讽地说道:“我说高大人,你搞出那么多名堂,浪得那么多虚名,难道不是为了让人惦记你吗?”
  
      “啊?”高峰一时语塞。风小默一针见血,直接点到了他的要害,他发现就是这个问题。
  
      事情已经很明显,对方看中了他,主要是看中了他赚钱的本领,这次要把他掠走,就是让他过去帮明教去赚钱,有了钱明教才能发展,将来举大事时才能方便行事。
  
      唉,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他一直在低调做人做事,可还是引来了觊觎,不得不说,是他没有处理好。
  
      更从风小默的语气上也说明,她对他的这种名声在外也是不认可。
  
      然而,高峰总感觉到自己很冤。
  
      他是搞出了不少明堂出来,也浪得了不少虚名,只是他认为这些仅存在于一个小县城里,哪想到会传播这么远?
  
      哎呀,不好。一想到传得远,高峰就开始恐慌起来,会传多远呢?
  
      想到这里,高峰急切地问道:“难道他们是明教总坛专门派来抓我的?”
  
      高峰的恐慌并非没有道理。那俩人若是总坛派来的,而他们又死在了外面,根本不用调查,总坛的人也知道是谁干的了,下一步他的处境已可想而知。
  
      看到高峰恐慌,风小默反而开心地笑了:“我说高大人,你就吓成这个样子,真亏我刚才还佩服你呢,原来是个纸老虎。”
  
      不过,看高峰的恐慌不似做伪,甚至已有些失魂落魄,风小默不忍心再调侃,她微微一笑道:“高大哥,你放心吧,这俩人明显是路过的,他们恰好发现了你,这才临时起了歹意,至于总坛那边,估计也不好查找,毕竟距离太远,就是派人来也摸不着头绪,我想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此话当真!”高峰惊喜起来,他一时后怕,脑子几乎短路,这才失去了判断能力,但听完风小默的分析,他已经深信不疑。就是这句话问出来,也只是一种心境恢复,并无它意。
  
      “自然当真,难道我还骗你不成?”风小默不满地说道。
  
      “哈哈,管他是临时起意还是事先预谋,敢惹我就把他咔嚓了。”高峰兴奋地吹嘘起来。既然无恙,说几句大话也无所谓。
  
      “你就吹吧。”风小默再次白了高峰一眼挖苦道,这个坏蛋一听到没事就这么高兴,早知道再吓吓他了。
  
      “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呀,风风火火闯九洲哇……”根本不理风小默的挖苦,高峰激动地大唱起来,此时他的心境与之前完全有了不同。
  
      看高峰兴奋地忘乎所以,风小默却出奇地淡定,她静静地倾听高峰的歌唱,不知不觉中眼里闪出了异样的神情。
  
      这个男人有时深沉,有时性情,有时精明,有时又傻乎乎地,不过,在自己面前他倒很放得开,肆意之情展露无遗,看来他对自己并没有防备。我如此待他,好吗?
  
      “好歌。”高峰歌声一停,一道叫好声便传了过来,直接把现场迷醉的俩人惊醒了。
  
      “这首歌道出了我辈于世的真谛,真乃是经典之语,只是不知道其名字是什么?”项充诚挚地问道。
  
      哈哈,高峰心头大喜,一首歌若能改变了项充的看法,倒是个意外收获。
  
      “这是好汉之歌。”高峰毫不犹豫地说道。
  
      “好汉之歌。”项充默念了一句,他突然郑重地说道:“我知道了,公子河口救老汉、神庙杀二贼,这都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表现,公子如此风风火火地闯九洲,定是想做一名好汉。”
  
      果然上道,这马屁拍得杠杠响。不过,不带这么夸人的,我会不好意思的。高峰肾上腺素一上来,他激扬地说道:“我辈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项兄,我只想说一句,男儿当自强。”
  
      一句话说得热血沸腾,项充眼里都冒出了火,他上前一拱手说道:“好一句男儿当自强,公子,项某决计跟定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