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57章 几经变化

第257章 几经变化

    又是高利贷,高峰不由得心中暗恨。
  
      大宋朝可以说把高利贷推向了一个高度。
  
      从乡村到城镇,从偏远的州县到东京汴梁,到处都有高利贷影子。由于是厚利之所在,不论是官府、官员,还是寺观、僧道,无不放债取利。至于以典质为专业的“库户”、“钱民”,就更加普遍了。
  
      宋朝对高利贷认可,就是在法律上也是允许的,甚至官府还专门设置放债取息的官吏,朝廷都是如此,可见下面有多猖獗了。
  
      宋朝的放贷利息分为月息、季息、年息、复利等,王安石变法之前,放贷利息高的要命,年息都要翻一倍或两倍,变法之后才把利息降下来,达到30%至50%,但随着变法的失败,利息又涨了上去。
  
      但不论怎么涨,还从未出现过两吊钱半年取二十八两利息的情况,这就说明对方是在造假。
  
      对于骗取利贷、伪造文约的人,宋朝也有规定,如宋真宗景德年就曾下诏:“伪立借贷文约者,从不应为重科罪。”
  
      由此可见,这位姓杨的已经触犯了大宋律令。
  
      “啪!”听完老汉的叙述,高峰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厉声问道:“刚才老汉所说可否属实?”
  
      “他胡说,文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他怎能赖帐?”杨公子从怀中掏出一张契约,展现在众人面前,高声分辩道。
  
      “拿来我看。”高峰说道。
  
      杨公子自然不愿意交出,他正想把契约置入怀中,却感觉眼前一花,手中便失去了契约的影子。
  
      风小默手中拿着契约,低声对高峰说道:“这个给你,之前赛马的事不许再提。”
  
      简直是要挟,高峰白了她一眼,也低声说道:“若你能帮我再办一件事,以前的事一笔勾消。”
  
      “你—”风小默气得一跺脚,却也无可奈何,她只好气鼓鼓地问道:“何事?”
  
      “你拿我的印信,到沛’县县衙,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请他们派人前来处理,我可不想在这里耽搁太久。”高峰说道。
  
      “为何不让别人去?”明知高峰说得有理,大家确实耽误不起时间,风小默还是气闷地问上一句。
  
      “这不是你的马快吗?”高峰向她眨了眨眼说道。
  
      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风小默气得再次一跺脚道:“你—,还提马。”
  
      “好,不提,不提,我对你的办事能力放心行了吧。”高峰急忙改口道。
  
      “好吧,一个时辰定然回来。”风小默说完,看门口又拥进来几人,便接过高峰的印信走了出去,很快打马奔驰,消失不见。
  
      这次店里进来的有四五人,都是年青的壮小伙,他们进来后并没有说一句话,而是在高峰身后找了张桌子坐下,点了壶茶喝了起来。
  
      然而情况的变化最开心的就是杨公子了,别看高峰打了他两巴掌,他真正怕的还是风小默,现在风小默走了,只剩下了高峰,就算还有那名壮汉又能怎么着,他一直不说话,定是不想惹事,此种情况自然对他有利,毕竟他还有四名手下在这里。
  
      至于刚进来的四五人,他根本没做考虑,这帮人穷酸无比,一看就是土老冒,两句话都能吓个半死,他们不可能会为一个不认识的人跳出来。
  
      “姓高的,你是让我亲自动手呢,还是乖乖地跟我走?”杨公子露出了本性,开始嚣张地说道。
  
      在这块地皮上,他还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大的亏,这次要不把场子找回来,他决定杨字倒过来写。
  
      听到这话,旁边的徐老汉已吓得两腿哆嗦,要不是高峰是他的恩人,他都要责怪高峰了,身边有个强大的人你不好好利用,干嘛放他走呢?
  
      按杨公子的想法,听到这番威胁,高峰就是不惊恐,也会变色,然而,杨公子预料的情况并没有发生,高峰不但没有变色,相反,还淡定的很。
  
      只见他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你在这里是一霸了?”
  
      “哼,是又怎么样?”杨公子冷哼一声说道。
  
      姓风的出去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里,他能做的事情太多了,就是当众承认也无所谓,反正事后无人敢多嘴。
  
      “那张契约也是伪造的了?”高峰继续问道。
  
      “是又怎么样?就凭你也敢拿它说事?”杨公子嘲讽地说完,根本不再搭理高峰,他转头对手下吩咐道:“看来这人不愿意配合,你们就帮帮他,把他和那个老头都带走。”
  
      几名手下听话的上前,分别冲向了高峰和徐老汉。
  
      高峰冷哼一声,见过横的,没见这么横的,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此时,他根本没做半分反抗,不但如此,还把眼睛眯了起来,似乎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嘿嘿,果然是只纸老虎,这样就束手就擒了,一点意思都没有,杨公子不由得开怀起来,他在畅想,等把俩人抓回家里,除了要狠狠地打回那两巴掌外,还要让那个家伙知道知道马王爷长着第三只眼。
  
      然而,杨公子还是太乐观了,意外总是在最后关头上演。
  
      几名手下刚一靠近高峰和徐老汉,那四五名刚进来之人便迅速站了起来,他们并没有多余地动作,每人伸出一只脚,只用一脚,便把跑动中的四人踹倒在地,然后踏在了他们身上。
  
      众人立马蒙圈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帮穷鬼怎么敢出手?难道他们不怕吗?就算不怕,也不会如此厉害吧,那动作整齐划一,时间拿捏得精准异常,明显是训练有素的。很快,众人便明白了,怪不得高峰如此淡定,原来他还有如此强大而众多的援手,这种情况要是再害怕,他一开始也不会出头了。
  
      情况变化早已令杨公子胆寒,面前这人不但有那么厉害的朋友,还有如此厉害的手下,看来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此时他的想法是有多远,跑多远,省得吃眼前亏。
  
      然而,他刚一转身,便发现从门外又进来俩人,这俩人一句话不说,上前便按住了他。
  
      这时,高峰终于缓缓地睁开眼说道:“杨公子,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