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33章 德空解梦

第233章 德空解梦

    高峰确实紧张了,他只是转个身,德空大师就出现在了身后,要不是碰了对方一下,感觉到对方是个活生生的人,他都怀疑遇到鬼了。
  
      明明德空就在面前有一定距离,一个扭头的瞬间,居然瞬移了这么远的距离,这简直是传说中的绝世高手!
  
      对绝世高手,高峰很惧怕,他们若有歹意,或许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要了你的命,那可不是他能反抗的。德空是个绝世高手,谁知道他会不会有歹意?万一有歹意,他高峰也就完了。
  
      高峰衡量了一下,依德空这种身手,估计风小默都对付不了他,如此高手居然还要骗自己,不,现在应该说要挟自己,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高峰已经打定主意,一旦对方开口,要钱给钱、要物给物,就是要命,估计也得给,谁让他虎落平阳了呢?
  
      高峰胡思乱想,把德空当成了一个恶和尚,那边德空却双手合什,道了声佛号,说道:“高施主勿怪,小僧只是有一疑,想请施主解惑。”
  
      高峰拍了拍胸口,松下了一口气,心中却暗恨:你问话就问话,搞那么大动作干什么?好在我还有点定力,不然得尿裤子。
  
      不怪自己,反倒怪和尚,孰不知要不是他急于离开,德空也不会出此手段。
  
      “大师若有疑问,请明说,在下知无不言。”高峰老老实实地答道。
  
      再不老实估计连门都出不去了,还是先混过这一关再说吧,反正只要自己态度好,小和尚怎知道自己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又不可能前去调查。
  
      当然了,若方便的话,还是以真话为主,省得晚上醒来再发现出现在了哪个小木屋里就麻烦了。
  
      “施主请坐。”德空展臂指着高峰身前的蒲团客气地说道。
  
      高峰听话地坐了回去,德空越有礼,他越是放心,只要对方不恃强凌弱,他就有办法对付。
  
      双方再次相对而坐,气氛又肃穆起来,特别是高峰,他正襟危坐,一改之前的嘻嘻哈哈,显得极为规矩。
  
      德空对其它事物似乎都不放在心上,他在那里苦思冥想了一会,抬头说道:“高施主,小僧苦修十几年,往来之人,搭眼都能看个明白,只是对于施主实在看不懂,小僧想知道,施主身上是否发生过什么?”
  
      若说在这之前高峰认定德空不过是个拙劣的骗子的话,那他这句话一问出来,高峰已认定对方不简单了。他身上确实发生了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是千古奇闻。雷劈穿越,这种只在小说或故事里存在的事情,出现在了他的身上,此种事情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然而仅仅看上几眼,德空就发现了端倪,就算他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却也够高峰惊惧的了。
  
      此人年岁不大,修行时间不长,还不具备大能力,真不知道假以时日会如何?万一他不小心修出个什么法眼来,那可就麻烦大了。
  
      只是德空的问话不好回答,却又不能不回答,想了想高峰答道:“我小时候受过风寒、发烧过,还摔伤着头,更有一次差点被雷劈着。”
  
      高峰答得认真,却是半真半假的话,这种回答根本无懈可击。
  
      他不是不想说实话,而是不敢说实话,他知道一旦实话说出来,绝对会被德空拿去研究去,为了自己的小命考虑,还是小心为妙吧。
  
      德空听不出来高峰虚假的成份,他疑惑地又问了一句:“奇怪,小僧总感觉施主的变化是最近才发生的,难道施主最近没有发生什么?”
  
      这个小和尚果然厉害,连什么时候发生的都能看得出来,不能小瞧他。不过,高峰突然间有了一个想法,他说道:“不瞒大师,实际上我也有一惑相询。”
  
      “施主请讲。”德空说道。
  
      “一个月前,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醒来后就福灵心至,感到自己智慧无穷,甚至能做出很多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东西来,我一直为此纳闷,想请大师解惑。”
  
      高峰这是想通过梦的方式把自己穿越带来的新奇做个解释,否则今后总会招来探询。
  
      当然,他也确实做过奇怪的梦,正好德空大师有些道行,请他帮忙解解,倒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那个梦,一直是高峰心中的痛,他不知道是真是假,是虚是幻,但他总有一种感觉,自己身上有着不同寻常的秘密,要想探查这个秘密就必须从那个梦着手,请德空解梦也是存在这个目的。
  
      “哦?”德空惊讶地望了高峰一眼说道:“高施主可否把梦中情形述说一遍?”
  
      反正是个梦,高峰自然没有隐瞒,他把第一次做的梦原原本本地向德空讲述了一遍。
  
      德空听完,沉吟良久,终于点头微笑着说道:“万事皆有因果和法缘,福祸无门,唯人自召,从高施主表像上来看,这是个福因,至于施主的因从何而来,小僧就看不明白了,不过,这个梦已然解了小僧的疑问,施主,请恕小僧法浅,无力帮到施主。”
  
      “万事皆有因果和法缘。”高峰喃喃地念叨了一句,他感觉到德空说的对,只是他与德空一样,看不透因果在哪里。
  
      或许只能梦中那个人才能告诉他真相。此刻,高峰特别怀念起那个梦来,要是能再做一次,他一定向那人问问,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他又为何对自己如此仇视?
  
      “大师,若是再做这个梦,我将如何自处?”虽然心中有了数,高峰还是问上一句,希望德空能给自己一些建议。
  
      “若说梦中还有变数,自是因果未尽。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高施主,一切随缘即可,切莫太过计较。”德空说道。
  
      高峰点了点头。是呀,有些事强求是求不来的,还不如随遇而安。若是再做那个梦,也许着急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唤自己入梦的人,只要自己抱定决心,想来定能换到想要的东西。
  
      “如此多谢大师了,在下告辞。”受到了启发,高峰心满意足,他起身向德空告别。
  
      “高施主,临行前再送一句,万望珍惜。”德空说道。
  
      “大师请讲。”高峰双手合什道。
  
      “阿弥陀佛,一善、一恶,善恶只在一念之间,望高施主能够辨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