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27章 马青惹祸

第227章 马青惹祸

    同一时间,四季香酒楼,黄达风正坐在那里沉思。门推开,他的四个合作伙伴急冲冲跑了进来。
  
      “不好了黄老板,肖大牙不见了。”一见面,郑老板就火急火燎的说道。
  
      “什么?何时的事情?”黄达风听闻一惊,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昨晚还在,今天早上就不见了人,我派人四下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郑老板答道。
  
      “有没有派人守住城门?”黄达风又问。
  
      “派了,城门没开时便守住了。”
  
      “那就好,至少说明他还在城里,马上安排人再找,务必要找到他。”黄达风稍稍放下了心。
  
      “人已经安排了,只是我觉这事有点奇怪,肖大牙不会有所察觉了吧。”郑老板说道。
  
      “他有没有察觉不知道,但找不到他对我们的影响很大,所以务必要把他找出来,唉!你也真是的,连个人都看不住。”黄达风越想越不对劲,他已有些心慌,忍不住埋怨起来。
  
      “是,都是我的错,我安排的人晚上睡着了,所以……,不过,彪子以前没出现过这种问题,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郑老板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是他疑惑连连,似乎还有所怀疑。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今之计是去找人,对了,把朱管家也叫上,你们几个都去。”黄达风十分不爽地说道。
  
      “是!”
  
      ……
  
      县衙内,高峰与张业、谷正还在继续商谈。
  
      张业说道:“高副使的十件事讲得十分明白,使我和谷大人对土地政策、扶农办法、钱币策略、税收政策、市场规范、设施改造、基础建设、技术创新、专利保护、官府商业、资源配置、律法建设、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等等都有所了解,只是这么多事情,做下来绝对不是个小数目,钱从哪里来?”
  
      张业一说完,高峰心头便是一惊,他讲了一两个时辰的内容,张业没用笔记录一个字,却毫厘不差的说了出来,看来这古人的脑子不是盖的,真的很好用,难怪张业能当这么大的官?应该与这脑子有很大的关系。
  
      高峰笑笑道:“这事好办,首先向朝廷申请政策扶持,第一年免税,第二年半税,第三年全税,若我估计不差,光第二年的半税就能超过往年的全税,第三年绝对能大大超出朝廷的预期。其次是以农养农,以商养商。这个很好理解,就是先自足,再发展。最后是招商引资,把外面的钱引到本地来,从而达到发展自己的目的。”
  
      张业听闻,和谷正商讨一番后说道:“好,就这么办,我们分头行动,一边向朝廷陈书,一边按力所能及的事项先行安排。”
  
      随后三人进行了简单的分工,内定了一些人员,本着由近及远,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原则对近期要做的事项进行了安排,整个事情看上去有条不紊。
  
      看时间不早了,张业说道:“午饭我们就一起去……”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他的一名手人就跑进来报告:“大人,不好了,马公子惹祸了。”
  
      听到这话,张业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他不高兴的问道:“他不好好呆着,又惹什么事?”
  
      “他撞死了人。”手下回道。
  
      “什么?”张业大惊,急忙问道:“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手下答道:“上午大人离开后,四位举人要骑马出行城南,想去看看大沙河的风光,只是还未出城,马公子的马便受了惊,正好一个路人跑向街中,马匹冲跃之下,把那人给撞死了。”
  
      “还有没有其他人受伤?”谷正忙问道。
  
      “马匹很快被制服了,除了那名路人,并没有人受伤。”
  
      “可否查明被撞死人的身份?”谷正又问道。
  
      “暂时没有。”
  
      “走,我们去看看。”张业率先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
  
      南大街,离南城门不多远,一群人围在那里正在吵嚷。
  
      “撞死了人还这么蛮横,还有没有王法?”
  
      “对,杀人偿命,绝不能让他给跑了。”
  
      ……
  
      人群中,被围住的四人正是南京来的四位举人,而马青正在嚣张的叫嚣。
  
      “吵什么吵,是他不长眼跑出来的,这能怪谁?对这种不长眼的就应该踢死他。”
  
      “住口。”一声厉喝传来,接着,一队衙役冲进人群,把围观者向外驱散开。
  
      随后,三道身形出现在众人的视野,正是张业、谷正和高峰。
  
      看到官差来了,人群的声音小了下来,就是马青也停下了叫嚣,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
  
      不过还是有人喊了一嗓子:“大人,这人把人撞死了还蛮不讲理,你们得给个说法。”
  
      谷正站出来说道:“本官在此保证,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待,所以请大家不要吵闹。”
  
      听到谷正的保证,众人总算安静了下来。
  
      谷正首先来到了死者面前,他观看了一会吩咐道:“仵作,进行勘验。”
  
      一名官差上前进行检视,在这当口,谷正又向围观的众人问道:“有没有认识死者的?请上前告知。”
  
      谷正问完,目光扫过众人,众人纷纷摇头表示不知,正失望之际,却听一个声音说道:“大人,下官认识此人。”
  
      “高副使,你认识他?”谷正惊讶地问道。
  
      “是,此人名叫肖大牙,在绍集开一间赌场,也算那里的一个恶霸。”高峰答道。
  
      “高副使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张业惊疑地问道。
  
      “我老家就在绍集边上,所以认识此人。”高峰脸一红,有些尴尬地说道。
  
      “高峰,你知道此人是个恶霸对不对,太好了,撞死他正是为民除害,我还算做了一件好事呢。”马青凑近高峰跟前说道。
  
      “住口,高大人能是你直呼名字的?”张业气得脸色发青,指着马青训斥一顿,随即叫道:“来人,把凶手给我拿下。”
  
      “有”,两名官差立马上前按住了马青。
  
      一看来真的,马青的脸色立马变了,他急忙叫屈道:“大人,我不是有意的,是马惊了才撞到他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