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12章 药材为碘

第212章 药材为碘

    不用看高峰就知道是谁,说话之人正是马青。
  
      刚入会场时,马青就找上高峰,高峰当时的回答令他很不满意,他为此还不爽地说了一句“得罪勿怪”的话。
  
      果然,商谈一开始,他便露出了凶相,直接打击起高峰来。
  
      马青确实很窝火。本来高峰都已经承认了策上的错误,这正是他打击谷正的机会,为此,他对高峰甚至露出了赞许的微笑。
  
      看来这小子把握时机把握得很好,想当面送我一个大礼。
  
      马青正美呢,却不料因谷正的一句提醒,高峰又改了口,这才让他忍不住站了出来。
  
      不过,他的质问并不是无理取闹,相反,还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台下众人也是有此一问。你之前说策上错了,这大家都能理解,毕竟盐能预防大脖子病的事情并不能让人接受,现在好了,你不但说盐能预防大脖子病,更变本加厉地说能预防小儿痴呆,这不是把本地盐说成是神丹妙药是什么?你这样反来复去地变换说法,不是把大家都当做痴呆者又是什么?
  
      张业也有着同样的看法,不过,他还是比较理智的,接口说道:“高公子解释一下吧。”
  
      高峰自然不会在意,他笑笑答道:“马公子说得不错,这个盐确实神奇,不过,真正神奇的并不是盐本身,而是盐中含有一种神奇的东西,是那个神奇的东西能够预防上述病症。”
  
      “哈哈。”高峰的话音一落,周围便是一阵哄笑之声,根本没人相信。此时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越说越邪乎,真是把大家当作弱智儿。
  
      笑声落下之后,马青再次冷笑一声问道:“你说防病就防病,有什么依据?再者说,本地盐与其它盐看上去一般无二,凭什么说里面有种神奇的东西?那你把这个东西拿出来看看。”
  
      高峰当然不能直接说那是碘,更不能说出甲状腺之类的东西来,若说出来,估计又要把众人的鼻子笑歪了。
  
      他依旧淡然地笑笑说道:“依据很明显,因为你在本地找不到一个大脖子病人,就是有也是在外地先得病再到本地来的;至于盐中的东西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因还没有命名,我们估且叫它碘吧。这个碘相当一种药材,它就是防止大脖子病生成的。”
  
      “哈哈。”高峰的解释漏洞百出,再次被马青抓住关键,他大笑一声说道:“你简直是睁着眼说瞎话,大家都知道本地盐是刚刚出产的,难道盐没出来大家都吃上了?依我看,你这个依据恰恰说明大脖子病与盐无关。”
  
      马青的责问果然到位,众人听了不由得点头。高峰的解释实在是乱七八糟,根本经不起推敲,还什么碘不碘的,你不过是在胡扯罢了。
  
      就连张业和谷正此时也对高峰无语,看你的方案挺严谨的,怎么说起话来颠三倒四的呀,这事要是不解释清楚,那个方案还真得重新审核,否则就是欺瞒朝庭。
  
      “高公子还有什么话说?”张业接着问上一句。
  
      高峰并没有惊慌,他向张业拱了拱手,然后对着马青说道:“马公子说得不差,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我倒想听听你的其二,你不会说大家喝得水里也有那个叫碘的东西吧?”马青狂傲地说道。
  
      不等马青话音落下,高峰反问了一句:“这个碘就在地下,他能含在盐中,为何不能含在水中?”
  
      “这-”一句话把马青问愣了,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按高峰的这个说法还真有可能。
  
      不光马青愣了,众人一样愣了,说来说去高峰并没有说错,回过来想一想,他的话反而更加严谨,让人一时挑不出来毛病。
  
      正在大家思考之时,却有一人站了出来,他向众人行了个礼后,便面向高峰问道:“既然高公子说本地水中也含有碘这个东西,那为何县里不向外卖水,而只卖盐呢?”
  
      这话很有道理,隐约间还含有对高峰的责问。按其说法,卖水不光能广泛预防大脖子病,还让县里多了一条生财之道,你高峰既然事先知道,那为何不出这个主意呢?
  
      高峰寻声望去,发现来人正是简鹏,果然是不出口则已,一出口就到位。
  
      没有犹豫,高峰接着答道:“卖盐而不卖水原因有三,其一,本地水中不但含有碘,而且还含有另外一种东西,这个东西却会带来一种伤害。若是不信,你看看本地人的牙齿就知道了,很多人的上面泛黄,其原因就是被那个物质所侵蚀,这是本地水不好的原因。其二,各地都有水,没听说哪里有买水吃的,而盐是卖品,他反正要花钱买盐,何不直接买这种含碘的盐,若买水,又要买盐,无形中会让百姓多花上一笔,我想作为朝庭并不想如此增加百姓的负担吧。其三,水相对盐来说,既不便于运输,也不便于长期贮存,因为水容易变质,盐就不会,就是放上数月也关系不大,我想那些商家宁愿做盐的生意,也不愿做水的生意。”
  
      高峰所说的另外一种东西就是氟,水中含氟,会造成氟斑牙,而这在本地确实又是一种事实。
  
      这个解释再次把大家说得愣住了,就是简鹏一时间也无言辩驳,只得退了下去。
  
      当然,张业和谷正对这个解释还是很满意的,他们微笑着对高峰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认可。
  
      “哼”,这时,一个声音不失时机地再次响起,马青又诘问起来:“说一千道一万,就算你说得对,又怎么证明那个碘存在呢?”
  
      这句话又问了回来,众人这才想起之前的疑问还在。是呀,你说啥就是啥,反正没有人看得到,空口说白话的事,就是蒙人也无法察知,若想让大家信服,总得拿出个证据来吧。
  
      高峰自然知道此事不能就此罢休,他笑笑说道:“证明这事很简单,我们做个实验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