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11章 神奇之盐

第211章 神奇之盐

    就在张业的喊声一落地,众人的情绪立马激动起来,特别是那些士人们,他们酝酿了好久的情感,马上就要找到宣泄口了,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只是未等大家开口,张业自己便占了先机,他歉意地向大家笑笑,便向高峰问道:“其它的策略我都能理解,只有一点至今没有想明白,我请问一下高公子,公子在策中提及推广本县的盐政,其中有一条说本地盐能预防大脖子病,这是什么原因?如何证明你的说法是正确的?”
  
      众人都没看到过发展之策,不知道其中的具体内容,但通过张业的问题能够想像,发展之策涵盖面极广,内容也极为详实。
  
      张业的问题当然有针对性,不少地区和人确实存在大脖子的问题,因此这个问题一问出来,立马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很多人都知道大脖子病,那是一个俗称,实际上就是脖子上长一个大肿块的病症。这种病来得蹊跷,发病率很高,而且极难治疗,因此很多人对它十分恐怖。
  
      按发展之策的说法,也就是高峰的说法,吃本地的盐就可以预防大脖子病,那这个盐就太神奇了吧。在大家的概念里,盐不过是一种调料,还没有人听说过吃盐可以防病的。
  
      再者说,若吃盐可能防病,为何别的地方的盐不行,只有本地盐才行呢?
  
      因此,问题一抛出来,众人和张业一样,都是对此不解。随之有人就想通了,这肯定是高峰在蒙人,反正也没有人能够验证,你说能防病就能防病,把人当傻子看吗?
  
      众人疑惑,随着张业的询问都把目光齐齐望向高峰,试图看他如何圆谎。
  
      就是那些士人们也暂时放下了自己的问题,若能通过这个事打击到高峰,那就说明他那个方案是假的,根本行不通,应该立马废除。
  
      形势已十分微妙,就是高峰身边想要帮他的几人也无从下嘴,这种技术活他们根本就搞不明白,上前说话只能添乱。
  
      大家都疑惑,只有事主高峰淡定如常,因为他对这个事胸有成竹。
  
      别人不知道咋回事,他可是知道得太清楚了。大脖子病实际上就是甲状腺肿病,是缺碘或多碘的发病症状表现,而中国作为缺碘国家,基本上还是缺碘症状为多。
  
      缺碘自然要补碘,后世就是通过碘盐来补的。
  
      本地盐含碘,高峰还是听他的同学讲的,当时他还为此争论过,但当他的同学从网上搜索了一番科学资料后,他就无语了。
  
      资料显示,这周边十数个县市,除了丰、沛两县,其余全部都是严重缺碘地区,而F县的盐中恰恰含有适量的碘。
  
      基于这一点,他才敢在发展之策中大胆提出本地盐能预防大脖子病,也是作为推广盐的噱头。
  
      无论自己能不能解答,高峰对张业带头提出这个问题还是很有意见的。你想了解,私下里询问就行了,干嘛非得明面上帮自己拉仇恨呢?
  
      当然,想归想,他可不能说出来,而且问题提出来了,还得去解答。
  
      若是在后世,这种问题太好解答了,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可是在古代,人们根本就没有碘的概念,就是人的物质性也不被认同,用后世的方法根本解释不明白。
  
      想了想,高峰便站了起来,他走到席位间的空地,先向众人施了个礼,然后面向张业答道:“大人,我之前的那个说法是错误的。”
  
      高峰的话音一落,底下立马“轰”然一声,众人差点倾倒。
  
      一个错误的观点你也敢大模大样的写进发展之策中去,而且还被递交给了朝庭,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过?这可是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
  
      听到这话,士人们几乎兴奋地跳了起来,刚一开始就抓住了高峰的小辫,这一下不让他死也让他脱层皮,后面的事就好办了,直接打落水狗。
  
      只是他们也有所不甘,酝酿了一肚子的话都是为对付高峰准备的,可还没有发挥一句就要收尾了,简直是那种尿不顺畅地感觉。
  
      士人们兴奋,高峰的几位同志就郁闷了。这位高兄弟、高公子是怎么回事?看你平时挺精明的一个人,怎能如此糊涂!此事就算是假得,那也不能承认呀!反正没有人能验证出来,你随便蒙一句就行了,何必自打自脸呢?
  
      同样郁闷的还有一人,那就是谷正,他甚至更郁闷,都有些坐立不安了。
  
      发展之策是他以县府的名义递上去的,中间若出了差错,他肯定难辞其咎,丢官事小,弄不好罪过还要大点,更有的可能是被小人利用,成为对付他的证据,此时他好似已看到马青嘴角的坏笑。
  
      谷正终于坐不住了,一直没有发言的他微微起身说了一句:“高公子,是否再考虑一下你的用辞?”
  
      他这也是一种近乎直接地提醒,让高峰赶快改口,否则大家都有责任。
  
      高峰听了,果然点了点头道:“是我用词不当了,我应该说‘策上的说法不全对’。”
  
      切,你再换个词好不好,谷正差点崩溃了,这样说来虽然委婉点,可又有什么区别呢?最终还是错的。
  
      “那你说个全对的来。”当事人没听明白,张业好似明白了。高峰一直淡定如常,自然是胸有成竹,肯定还有别的意思要表达,他这才出声询问。
  
      高峰没有迟疑,直接开口说道:“本地盐不光能预防大脖子病,还能预防小儿痴呆等疾病,因此,我才说策中的说法不全对。”
  
      他这是根据甲状腺缺碘造成的不良反应来说的,胎儿或幼儿缺碘,可能患发呆小症,严重者会出现聋哑或痴呆,当然,缺碘还有更多的症状表现,他不可能都详细地列举出来,毕竟太多了他也解释不明白,所以只捡最重要的两项提出。
  
      “哈哈,你把本地盐说得那么神奇,简直成神丹妙药了,难道认为我们也是痴呆者吗?”高峰的话音刚落,一个狂妄地声音便在其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