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10章 商谈开始

第210章 商谈开始

    若说之前的朝庭感兴趣,众人听了只是惊异的话,那这个试行一说就让大家惊骇了。
  
      朝庭感兴趣不代表会实行,有可能只是看看,也有可能讨论一番就完了,就算要实行也会征求各方意见,直至统一了后方可推动。
  
      如今事态与大家料想的不同,直接在县里试行,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发展之策很好,根本不需要那么多论证就可以实施了。
  
      单知道高峰不简单,毕竟他的许多妙论折服了大家,却没想到他的发展之策竟能把朝庭也折服了,这样的高峰只能用神奇来描述。
  
      众人“轰”乱议论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发展之策在本县试行。
  
      被邀请参加本次“商谈”,大部分人事先都知道针对的就是高峰的那个发展之策,高峰在中秋之夜献过策宝,那个策宝中着重谈得就是工商的发展,不言而喻,这个发展之策一样避不开工商。
  
      在坐的人中,有近一半的为工商人,另一半为士人,众人对发展工商各持己见。
  
      工商人士自然希望大力发展工商,同时提高工商人的地位,士人本身也不反对发展工商,毕竟他们与工商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他们不想提高工商人的地位,这才站出来反对,因此二者之间矛盾不可调和。
  
      工商人支持,士人反对,大家都为之做好了筹划,甚至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特别是那些士人,卯足劲想把这个方案拉下马。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还未讨论,朝庭已通过了方案,这让大家一时间难以接受。
  
      你们都通过了,还商谈个屁呀!就算商谈出个结果,能改变方案的实施吗?
  
      相对于工商人的兴高采烈,最苦逼的就是士人们,他们一肚子话好似全都给活活地憋住了。
  
      事情已能预期,发展之策开始实施,工商将得到大力发展,同步改善的还有工商人的地位。士人们已有了危机感,他们能感受到工商人的冲击力,那绝不是他们能够阻止的,也就是说,士人的地位即将被工商人代替。
  
      然而,决定是朝庭下的,士人们再不舒服,也不敢对朝庭有怨言,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找罪魁祸首——高峰。
  
      都是你搞得好策略,原本一片平和的世界,被你这么一来,乱成了一锅粥,这个罪过就应该由你来担负。
  
      当然,此时张业还在,他的话还未讲完,士人们也只能私下里恨恨,暂时还不敢出言指责。不过,他们也明白,今天既然把大家请来了,而且摆出了这种阵势,必然是要“商谈”的,那就在商谈中再诘问吧。
  
      最难受的自然是南京来的几位,他们事先对试行一事并不知情,这让他们有些难堪,因此鼓动中他们也最出力。
  
      士人们如此考虑着,相互间交流了不少,使得议论声经久不息。
  
      相对于工商人的兴奋、士人的苦闷,高峰要淡然的多。他知道自己的方案并无什么瑕疵,只要稍有头脑的人去推敲一下,就能发现其中的巨大好处,若朝庭还未腐烂到不可救药,应该会同意的。
  
      只是他同样也很吃惊,他没想到朝庭会同意得那么快,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他在考虑,难道朝庭里有什么变化?
  
      大家在议论,高峰在思考,那边张业很有耐心地等候着,他没有制止大家,他知道众人如他一样,初听到这个消息时太过震惊,必须有一个适应期。
  
      声音总算停了下来,张业却笑笑道:“事情来得突然,大家还没做好心里准备,这很正常,不过,此事已是事实,因为朝庭的文书昨天就已送达,这事只有我和谷大人知晓,而我和谷大人也都被赋予一定的职责,主抓这次的试行事项。”
  
      张业再次证实事情的真实性,甚至把他和谷正被赋予职责的事都说了出来,虽然没有点明具体的分工,却也让人感觉到事情的不一般,连张业都参与进来了,看来朝庭很重视这件事。
  
      有了前番的议论,大家心里有了底,此时已没有人再去议论,都瞪大眼睛倾听他接着往下说。
  
      张业接着说道:“发展之策是贵县呈报的,是贵县人们的智慧体现,在座的各位都是县城的重要人物,理应作出表率,我和谷大人希望大家能够支持。”
  
      说到这里,张业却顿了一下,他有些愧色地望向了高峰,似乎在说,没有把你推到前面,你千万不要有成见。
  
      高峰自然不会有成见,张业此举明显是保护他,对此,他还要感激张业呢,把他推到前面去就是帮他拉仇恨,这种仇恨不要也罢。
  
      得到高峰善意的微笑,张业放下了心,他继续说道:“一人智短,众人智长,今天把大家召来,其一是通报这件事情,其二是想让大家对发展之策商谈一番,对其中的好坏作出评判,也利于我们下一步的实施。”
  
      说到这里,张业又望向了高峰,眼神中已有闪烁之意。对此,高峰只能苦涩地向他点了点头,表达了认可。
  
      他明白,张业要把他推出去了,没有他,这个“商谈”将失去重点,也将失去意义,甚至中间的一些疑问都无法得到解答,那还费这个心思召集人来干嘛?
  
      张业又道:“在商谈前,我要重点提一个人,那就是高峰高公子,高公子可以说为这个发展之策出了不少力,其中的很多观点都源于他,因此,在商谈中,大家可以向他多请教,以期获得解答,当然,既然是商谈,大家都是平等的,我们的原则是不设置局限,但不准许无理取闹,无理取闹者将被驱逐出去。”
  
      张业的一席话说得虽然委婉,却也把高峰结结实实地出卖了,他这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意思,不过,事先已经打了预防针,高峰并没有怪他。
  
      随后,张业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发展之策的要点,同时拿出一份方案让大家传阅,以期大家的商谈不会跑题。
  
      最后,张业高喊了一声:“商谈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