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193章 心性改变

第193章 心性改变

    高峰从青松茶楼出来,正不知要去哪里,却见那边急冲冲跑来四人,一看到他们,高峰扭头就走。
  
      “高大哥,你看到我们为何走呀?”谷城追上高峰,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
  
      我给你们几个没什么好谈的,再者说荆春又不在身边,我治不了你们,能不跑吗?
  
      不过,高峰还是疑惑地望了四人一眼,他感觉到不可思议,谷城一见面就称大哥,这是破天荒的头一次,看来得小心一点,别让这几个小子给阴了。
  
      “原来是四位公子,请问几位要去哪里?”高峰笑呵呵地问道。
  
      一反常态,听到问话,谷城的情绪有些激动,他愤声说道:“姓马的那小子欺负我妹妹,我去找他算帐。”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马青放的风声传到了谷城的耳中,这小子抱不住火,才找上门来。
  
      不等高峰答话,谷城又道:“对了,高大哥,你不是与他在一起喝茶吗?你带我们去找他吧。”
  
      高峰一把扯过谷城的胳膊,把他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高大哥,你拉我过来干什么?”谷城继续嚷嚷道。
  
      “嘘,小声,你不怕传出去丢人?”高峰往嘴边虚指一下说道。
  
      这一招起到了果然效果,谷城很快的闭上嘴,只是他的眼里满是疑惑。
  
      高峰轻声说道:“你放心,谷姑娘的事我已经搞定了,姓马的小子答应不会再骚扰她了。”
  
      告诉谷城这个结果高峰也是有考虑的,一是让他回去告诉谷芷欣不用担心,二是他也怕谷城不管不顾地杀过去。
  
      马青是谁,那可是知府的公子,虽然二人都是衙内,却也有大小区别,哪有知县的公子把知府的公子给收拾掉的道理?再者说,也许马青就等着谷城杀上门去呢,依谷城的大大列列劲,岂能是马青的对手?
  
      高峰虽然对谷城也不是很感冒,但相对马青来说,那就是自家人,双方交战,岂有让自家人吃亏的道理?
  
      “高大哥,真的吗?”谷城喜出望外的问道。他想不到事情这么快都解决了,还是高峰厉害,一出马就搞定了。当然,他并不会去想中间还有一些变故。
  
      “我拿这种事骗你干嘛?”高峰一脸正色的说道。
  
      “那就谢谢你了,高大哥。”谷城十分真挚的说道。这还是高峰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正规。
  
      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就算是为了谷芷欣的事也没必要大改性情吧,难道自己刚才的怀疑错了?
  
      高峰不确定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谢就不用了,没事你们回去吧。”
  
      这帮人早走早安生,免得遇到马青再起波折。
  
      “高大哥,我们四个有事想讨教一下,你看能不能抽点时间?”谷城依然真诚地说道。
  
      果然是有求自己,怪不得态度那么好,只是这几个小子想干什么?高峰一头雾水,却也答应下来。
  
      他与白城喜约定的是下午,此时午饭时间已近,正好有段空闲,那就看看他们意欲何为吧。
  
      “我们去董家酒楼边吃边说,不过,客得你们请。”高峰腹黑地说道。这种既吃了饭,又赚了钱的好事他自然不愿意错过。
  
      “行。”谷城爽快的答应道。
  
      董家酒楼生意继续火爆,里面已坐满了人,还有一些人已经在门口按号排队,不过,照昨天的那种架式是远远不如。
  
      自从昨天之后,高峰的大名和形象已在县城传开,很多人对他不再陌生,因此,当他一进入酒楼,众人便纷纷向他打招呼。
  
      高峰一一还礼致意,态度十分谦和,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董南承正忙着,看到高峰进来,急忙迎了上去。高峰对他也不客气,直接说道:“给我们一个房间。”
  
      高峰交待过,无论客人再多,都要预留一个房间出来,就是考虑到万一有重要客人来了也好做出安排,当然,他也考虑着自己使用着方便。
  
      董南承看高峰无暇听他汇报,便没有啰嗦,让服务员带他们上楼。
  
      五人落座。高峰点菜,一个羊肉火锅,几样小菜,还要了一坛泥池酒,在几人咬牙心疼的目光下,高峰让服务员上菜。
  
      酒他可以不喝,这几人不行,它最贵,自然要宰他们一下。
  
      饭菜上齐。高峰给他们倒上酒,自己拿着茶水说道:“今天是第一次与几位公子吃饭,是高某的荣幸,来,干了。”
  
      他才不会出口询问他们的事情,反正他们会讲的,着急问倒显得没有城府。
  
      四人很干脆,一抬头把杯中酒干完,不过,还是用手在嘴边挥了挥,示意酒太辣。
  
      高峰暗笑,宋人习惯了喝低度酒,让他们喝高度酒还真是有点勉为其难,就算是习武之身也不行。
  
      再次坐定,谷城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说道:“高大哥,我们四个真的有事想求教。”
  
      “咱们之间就不用客气了,有话就直说。”高峰爽快地说道,他可不喜欢他们绕弯子。
  
      定了定神,谷城又用眼光征询了一下另外三人的意见,说道:“我们几个想找点事做。”
  
      “啊?”一块羊肉刚放进嘴里,还未咀嚼高峰就把它吞了下去,差点没把他烫伤,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他被谷城的话雷到了。
  
      你们几个想做事?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这还是那四个喜欢胡闹的家伙吗?不过,他还想听听下文。
  
      “高大哥,你没事吧?”看高峰那边出了点故障,谷城关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你接着说。”高峰摆了摆手,示意谷城继续。
  
      “你看,我哥、我妹,他们搞了个教育学社,我们也想参与进去,可你知道的,我们不是那块料,在学社里面肯定干不好,于是我们就想找点别的事情来做,只是当护院你又不要,别的也想不出来有什么可干的,只能来求高大哥帮忙了。”谷城吞吞吐吐地说道。
  
      无论对四人之前的印象有多差,谷城这份真挚的对白还是让高峰明白了。原来他们真的是想找点事来做,而且当初想当护院的想法也不是心血来潮,看来倒是自己冤枉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