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185章 小心马青

第185章 小心马青

    随后高峰和李奇坤又进入了荣华富贵房间。众人都吃得差不多了,正在海阔天空地胡扯。
  
      高峰与李奇坤进来后似没发生过什么一般,也跟着大家扯了一阵。不久张业起身,一顿午餐宣告结束。
  
      送到楼下,临别前,马青守着众人突然对高峰说道:“明天我想请高公子喝杯茶,不知道肯不肯赏光?”
  
      请我喝茶?高峰有点不知所措。这是自从见到马青后,马青主动与他说的一句话,高峰不知道是拒绝好还是应承好。
  
      他不晓得马青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从表面上又看不出任何问题,他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可不妥在那里一时又说不出来。
  
      高峰呆滞了一会,还没想好如何回答,那边谷正已开了口:“马公子请喝茶,高公子自然肯去,明天保证准时赶到。”
  
      这是帮他做主了,却又让高峰郁闷起来。一上午谷正都没有拿过一个正主意,这次主意倒是拿得很坚决,不过却是替他拿的,对此,高峰都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谷正了。
  
      你自家的事都没有处理好,却管到别人的事上来了,不知道得还以为我是你家人呢?
  
      不过,他并不认为谷正这是在无的放矢,谷正主动上来打圆场,定然是怕自己会拒绝,至于拒绝后有什么后果他还不得而知。
  
      既然谷正都替他答应了,高峰自然不会拒绝,顺势也就答应下来。双方约定好时间、地点,便各自告辞离去。
  
      客人渐渐散去,酒楼中众人都忙着收拾整理,董南承却找到高峰,他笑呵呵地说道:“高兄弟,一顿饭我们的收入就达到了二百来吊,这还不算酒的收入,照这样下去,真不知道能赚多少了?”
  
      二百吊收入,扣除成本也就一百吊的利润,这还是今天爆满的情况下,若遇到淡季还不知道会如何?不过,相比以前的董家狗肉菜馆已是好上太多了,董南承高兴实属正常。
  
      “董兄,这只是刚开始,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们还是要做好长远打算吧。”说完高峰便转身走向一边,他看到那边有个人在等他。
  
      董南承愣了一下,他没听出来高峰对这个收入的评价,看来这个收入是少了,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做才能提高收入。不过他很快转身忙去了,有些事高峰会筹划的,他瞎操心也没有用,还不如去干点活实在。
  
      “白公子,你怎么没走?”八位公子,走了七位,独独白胜留了下来,高峰知道他定然是要找自己。
  
      四位文公子中除了黄亮,高峰对其他人的观感都还不错,至少他们没有主动找过自己的麻烦,特别是白胜,一直很含蓄,这让高峰有点摸不透他。
  
      “高公子,我爹想单独见你一面,不知道你何时有空?”白胜对高峰彬彬有礼地说道。
  
      原来是传话的,高峰心里有了底。白城喜要见自己自然要去,而且高峰也大概知晓了其目的,于是他说道:“明天下午我有空,到时约个地方见面吧。”
  
      他本想亲自登门的,只是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如今县城正是多事之秋,还是不要惹大家的眼球为好。
  
      与白胜商定好时间地点,白胜告辞离去。
  
      这时,董南承又急冲冲地走了过来,他交给高峰两张纸条说道:“一张是谷安送来的,另一张不知是何人,来人都说把纸条交给你。”
  
      高峰疑惑地接过纸条,不明就里。他来到一个僻静处,先打开了谷安送的那个,是谷正的笔迹,上面写有:明日茶会,有求先应。
  
      其意高峰已经看明白,是说在明天的茶会上,马青定然会提出要求,谷正示意他,无论对方提什么要求都先答应下来。
  
      谷正想干嘛?马青又想干嘛?高峰不由得疑问起来。
  
      他不觉得这张纸条来得莫名其妙,其中定然有大问题,只是会是什么问题呢?
  
      带着这个疑问又打开了第二张纸条,上面也是一句话:小心马儿,勿失前蹄。
  
      又是一句告诫的话,而且上面的笔迹高峰并不认识,但显然是男子所书,其矛头同样直指马青。
  
      两张纸条放在一块,高峰已然明白,那个马青并不简单,不但如此,还相当的厉害,只是这是谁在提醒自己呢?
  
      马青,作为知府的公子,高峰看到的只是他的彬彬有礼,而且话语不多,因此对他一直没有在意,若不是有这两张纸条,他肯定不会重视他,还会把他当作一般的公子哥。
  
      不过,现在他已经明白了,此人心机之深并不是自己能够窥视的。
  
      果然都不是省油得灯,这帮有钱有势的人简直是吃饱了撑得,没事搞些勾心斗角的勾当,最烦心的是自己莫名其妙的被牵扯了进来。
  
      对此,高峰已经无语,他不由得拿起两个纸条再次研究起来。
  
      ……
  
      县城的驿馆建在城北,它靠近城门口,十分方便人员进出城。
  
      张业带同四人就住在这里。驿馆不大,加上一些随从,里面已住得满满当当。
  
      在后院一间厢房内,马青正阴沉着脸坐在那里听一名手下汇报,而他的旁边站着那位廖丰廖公子。
  
      “少爷,我们安排了好几拔人去调查,没有得到任何关于谷正不法的消息。”
  
      “那就再扩大调查范围,我就不相信连个人证也找不到。”马青冷冷地说道,“对了,把那几起纵火案也顺便调查一下。”
  
      “是。”下人退了出去。
  
      “想不到谷正这只老狐狸这么谨慎,一点把柄都没留下。”廖丰开口说道。
  
      “哼,没有把柄那是假的,只是没有找到而已,”马青恨恨地说着,“看来要想找到突破口,只能着落到此人身上了。”
  
      “公子说得莫非是高峰?约他喝茶也是这个目的?”廖丰问道。
  
      “正是如此。”马青说道。
  
      “那公子为何还要向谷家求亲呢?”廖丰不解地问道。
  
      “嘿,求亲?你以为姓谷的老匹夫会答应?我不过是想乱乱他的阵脚而已。”马青阴厉地笑道。
  
      “万一他要答应了呢?”廖丰又问道。
  
      “答应了好呀,老虎,哈哈,当个打虎英雄岂不美哉?”马青狂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