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177章 谷元之说

第177章 谷元之说

    谷元说得平静而坦然,众人听得却犹若惊雷,这哪里是在为教育学社讲话,这明明是一份悔过书,而且是发自内心的悔恨,好似他罪大恶极似的。
  
      众人知道,谷元不但不罪大恶极,而且还很善良,只不过是性情古怪点罢了,如此一个人都要悔恨,其他人还不得自杀去。
  
      一场讲话还未开始,先来一番自我赎罪,这还真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讲话,然而众人偏偏喜欢听这个。平时很难了解到这些富家公子的事情,如今听他的剖析,大家才知道他们也有他们的忧愁和难处,只是他们的忧愁和难处与众人不同罢了。
  
      抛开这些不说,对谷元提到的那人众人也很好奇,是谁有这么大能力能改变谷元,竟让他深深地悔恨?如此之人绝对逆天无比,甚至已超越了谷正的存在。这么厉害的人要是能结识到那就赚大了,众人不由得浮想联翩。
  
      大家都在猜测是谁,虽然谷元一次没提到名字,高峰却听出来说的就是自己,因为教育学社就是他提议创建的。
  
      高峰不由得苦笑一声。谷元呀谷元,你想害死我呀,我可没你说的那么伟大而崇高,我不过是为了活着而奋争罢了。再者说,我也没主动去影响你,这都是你自己修行的结果,千万别加到我身上来,我可承受不起。
  
      虽然无奈,高峰对谷元还是高看一眼,谷元明显是胸襟开阔、胸怀坦荡的一个人,否则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致歉了,这样的谷元不怕非议,不怕嘲讽,敢作敢当,是个值得交往的人。
  
      好吧,只要你想干,我一定会成就你的,高峰在暗暗下决心。
  
      众人的不解并没有影响到谷元,他依然神态自若的讲道:“教育学社是一个新生事物,它是以文化为根基服务民众的,它涵盖范围十分广泛,刚才高公子讲的教育学刊就是其中的一项内容,大家若是不能理解我所讲的,相信你看过教育学刊后一定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泱泱大宋,文人骚客万万千千,但真正致力于大众和贫穷百姓教育的却少之又少,为何?因为难度实在太大。
  
      百姓人口基数众多,又没有钱财,他们上不起学,读不起书,就是连个小曲也不会专门掏钱去听,为了一顿饭,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天天都在农忙中度过,这就是他们的写照。
  
      那么说百姓中就没有人才吗?答案是,有的。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他们都是穷苦人的代表,却成就一番大事业,谁能说百姓就不可有为?
  
      有为是有为,却不能代表人人都能有为,为何?正因为他们缺少了学习的机会。
  
      学习可以提高人的知识,可以提高人的素质,可以增强人的能力,它化繁为简,可以为劳动找到更多的捷径,不学习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海阔天空。
  
      只是怎样才能让大家都去学习呢?那就是办教育学社。教育学社乃是面对百姓,给他们创造一个学习机会的社团,在其中设置了一个教育组,这个组免费给那些穷人家的孩子提供教学,使他们也享受与富家子弟一样的学习机会。
  
      这还不算,我们还设置了一个文学组,这个组专门对文学知识进行整理,通过教育学刊公布出来,让全体百姓都能了解到我华夏文化的精髓。
  
      还有,我们还设置了一个曲艺组,这个组有一个表演团,他把一些故事通过生动的表演展现出来,让大家从娱乐中思考。
  
      当然,事情再庞大,想法再美好,仅靠一人之力也无法完成,怎么办?那就靠大家的力量来做,只要那些有爱心、对穷困人愿意提供帮助的,你们都可以伸出援手,掏一点小钱,积少成多,这样就可以让一个穷人的孩子读上书,学上习,从而回报我们的国家,把大宋建设得更好。
  
      为此,我们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是专门为教育学社筹集金钱的。如果你有想法,那就来基金会捐献吧。
  
      对于那些伸出援手的人们,我们自然不会吝啬,我们将会把你们的大名和丰功伟绩载入教育学刊用以传阅,就是后人也能够崇敬你们的善行,并以此为垂范。
  
      以前我心比天高,幻想着功成名就,现在我只想做好一件事,那就是把教育学社办好,那些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人,请来支持我吧。”
  
      一番激扬的演说,谷元一气呵成的讲完,这番话再次震撼了众人。
  
      大家没有想到教育学社是这么一个组织,它不光出版教育学刊,还搞文化、搞曲艺,最最意想不到的是搞免费教育,而且是针对穷人家的孩子。
  
      不说大宋,从古自今,最受歧视的一个阶层就是劳苦大众了,尽管每一名掌权者都说心系于民,不过,他们也只是说说,真正重视的并不多,这才有了众多的官逼民反的事情发生。
  
      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一些好官,他们真正为民请命、为民谋福,只是他们毕竟只能管上一隅,根本解决不了万民的疾苦,更不要说能帮穷人家的孩子读书认字了。
  
      谷元的这个计划实在庞大而宏伟,只是正如他所说,实施起来实在是难,它既要人又要钱,二者缺一不可,放眼天下,谁能凭一己之力做到这件事?
  
      换句话说,就算有人有这个能力,他会做吗?傻子才会去做,不说别的,仅别人的白眼都够他受的啦,花钱、出力、不讨好,干这种事的都是冤大头。
  
      有人冷眼,自然也有人热心。绝大部分人还是心存善良的,他们平时也经常帮助别人,不图回报,但求一句好话,只是他们的能力有限,帮太多不可能,但贡献点力量还是没问题的,加上谷元说还能登上教育学刊,这就更让人心动了。
  
      众人的惊叹同样给予谷元。谷元先是自我剖析一番,又描绘了自己的蓝图,他的这份善举无论最终成不成功,都将会被历史牢牢记住,他将成为史上第一人,这样的谷元才是真正的神奇公子,才配得上众人对他的崇敬。
  
      当然,毕竟是第一次推出这个方案,众人的想法很多,也很矛盾,大部人都还没有拿定主意。
  
      “好,吾儿所讲深得吾心,我来支持你。”一个声音在人群后突然响起,听到这话,众人不由得后退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