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154章 钱乙传人

第154章 钱乙传人

    饭后,高峰向张白仁说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包括杂交骡、培育海棠苗和苹果苗,这些张白仁早就听高峰说起过,因此很容易接受,不过,他倒提出了一个建议。
  
      “骡的事最好在我这边繁殖,大沙河边上我有几百亩闲地,因靠河岸较近,不敢种庄稼,里面长满了杂草,这对养牲畜很合适,抽空我让人简单的圈起来,作为养殖基地最好不过。”
  
      还有一句话张白仁没说,不过高峰已经听懂。在县城边上大量养殖牲畜实在惹眼,万一有人拿它说事,高峰还是不好解释的。
  
      既然张白仁热衷于养殖业,高峰倒省心了,他决定把所有的养殖和种植事务全部都交给张白仁,这样他也能抽出精力来做作坊了。
  
      事情敲定,俩人又闲聊了会便各自休息。
  
      第二日一早高峰便被叫醒。下人说昨晚救的那人已经醒来,只是他有点失常,在不停地哭泣。
  
      高峰忙起床赶了过去,刚到房门口便听到房内传来一阵男人的哭诉声。
  
      “我真是没用,被蛇咬一口就差点丢了命,我对不起师傅呀!”
  
      天呢,好脆弱的孩子,就这点打击就受不了啦,我看还真是对不起你师傅。
  
      高峰又听了一会,对方反来复去就那么两句话,果然有点失常,他摇摇头,正想进入房间,却见张白仁也跑了过来。
  
      张白仁自然也听到了那人的哭诉,不由得疑惑地看了看高峰,似在说:你救的这是什么人?
  
      高峰尴尬地笑笑,便率先走进了房内。
  
      有人进来,那人的哭声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大了,其嗓门发出的噪音直刺高峰和张白仁的耳膜。要不是显得不礼貌,他们都可能把耳朵捂住了。
  
      反来复去地没有新鲜内容,加上其做作的哭喊,这种做派显然不是靠劝能止住的。
  
      高峰无奈,只得上前一步问道:“你师傅是谁?”
  
      对方泪眼中望了高峰一下,哭声依然没有停止,不过,他的哭声却回答了高峰的问话:“我师傅是钱仲阳,他在九泉之下要是知道我如此没用,定然会骂我的。”
  
      总算换句新词了,就算哭声依旧刺耳也有了点新意,张白仁在旁边看得差点笑喷出来。
  
      张白仁差点笑场,高峰却惊骇起来:钱仲阳,不会是他吧?
  
      “你叫闫季忠,是郓城县人,你师傅是钱乙?”高峰急声问道。
  
      声音嘎然而止,年青人惊愕地望着高峰,似见了鬼一般。“你,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年青人的震惊带动张白仁也惊讶了,钱乙是谁他不知道,但高峰能说出郓城县的这么一个人,那就说明那此人不简单。他想不到高峰竟认识到郓城去。
  
      这种问话就是说明他猜对了,对此,高峰不由得感觉好笑。救来救去,竟救个神医的弟子,这到哪里说理去。
  
      张白仁不知道钱乙是谁,高峰却知道的一清二楚。钱乙,字仲阳,是中国古代十大名医之一,是能与扁鹊、华佗、张仲景等人比肩的神医级人物。
  
      钱乙最善长的是儿科,曾治愈过多位皇亲国戚的小儿疾病,因此声誉卓著,被授予翰林医学士,官至太医院丞,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京城当差,因此民间知道他的人不多,不过,他后来辞官回家,就住在郓城县,因他的成就非凡,被后人被尊称为“儿科之圣”、“幼科之鼻祖”,他发明的“六味地黄丸”到后世还在延用。
  
      钱乙的故事高峰在前世听百家讲坛讲过,其中描述了他众多的行医神奇事迹,当时听来不禁啧啧咂舌,想不到还有如此神奇人物,更令他想不到的是竟在这里遇见了他的徒弟。
  
      闫季忠是钱乙唯一的徒弟,是钱乙为了让医学传承下去到老了才收的徒弟。
  
      闫季忠虽然好学,却因为学医时间短,因此没有学到钱乙的医学精髓,故历史上名望不大,不过,他做的一件事还是让人们记住了他。
  
      他把钱乙的医学理论、医案和验方加以整理,编成了《小儿药证直诀》,成为我国存在最早的一部儿科专著,而这部专著也是钱乙唯一在后世保存下来的著作。
  
      天大地大,却让高峰遇见了一位历史人物,只是这位人物有点差强人意,不是哭鼻子抹泪,就是神经兮兮,甚至还差点被毒蛇咬死,这种奇葩的事说出去还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不过,闫季忠的问话高峰还是要回答的,他怕对方万一再闹就无法收拾了。
  
      “我仰慕钱老多年,虽无法得见真颜,今日能见到其座下弟子也算了了一个心愿。”高峰信口说道。
  
      这句话扯得一点水平都没有。钱乙已作古两三年了,高峰才多大点年纪,能听说过他已经不错了,还仰慕多年,简直是胡说八道。
  
      只是这话说出来并没有遭到质疑。张白仁不知道钱乙,因此没有概念,而那位真传弟子却天真的很,高峰一说出来他便信以为真了。
  
      在他认为,能把他的家门说得清清楚楚的人,不是仰慕多年才是怪事?
  
      “可惜我没有继承好师傅的遗志,把医学发扬出去,甚至连个蛇毒都处理不好,简直是丢了师傅的脸。”说着说着,闫季忠的眼泪又要下来了。
  
      神医的弟子居然有这么脆弱的性情,高峰还是开天僻地的第一次见到,只是他不敢再让他哭了,一者对方的身体还未康复,再者他的头早就被哭大了。
  
      高峰忙问道:“闫小神医,你为何到了本地?”
  
      这确实是高峰纳闷的地方,作为钱乙的弟子,你应该呆在郓城呀,怎么跑到大沙河里来了?
  
      本来还神情悲切的闫季忠,一听到闫小神医四个字,立马精神起来,他开心又略带羞愧的说道:“师傅留下的药方里要用到一种药材,而这种药材十分稀缺,我这才出来寻找。这种药材主要生长在沙地里,我听说大沙河这边有,才寻了过来,不想出了这种变故,我真是对不起师傅的培养呀。”
  
      每句话都离不开师傅,果然是尊师重教的楷模!高峰的头又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