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132章 约定出书

第132章 约定出书

    本有意彰显男人气慨,赌气说上一句:“没有了。”然后扭头就走,高峰却也知道就算这样也走不出大门,这主仆两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算了,古人不为五斗米折腰,我不是古人,还是为了一碗茶把腰折了吧。
  
      “有,有,后续更精彩。”高峰连声答道。
  
      “公子真明白事理。”谷芷欣的一张笑脸乐开了花,大有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为何我总在美女面前翻不了身而处处吃憋呢?风小默面前是这样,谷芷欣面前亦是这样,难道我有美女恐惧症?亦或者宋时的女人都是这么霸道狡诈、蛮不讲理?
  
      高峰悻悻地挠挠头皮,向谷芷欣一拱手道:“谷姑娘,没事我就告辞了。”
  
      谷芷欣就算把他夸成了花,他也不想多呆,更无心与她打唠,此地太让他头痛,还是早早离开为妙。
  
      “哼!”谷芷欣不经意地轻哼一声,随即脸上便现淡然的微笑,她坐在椅子上,捧着一盏茶,语调缓慢地说道:“走也可以,把故事讲完再走。”
  
      刁难,**裸地刁难。高峰的心在滴血,这个荟萃楼咋就像衙门一样,进来容易出去难?
  
      “这—,谷姑娘,故事没有三天三夜是讲不完的。”高峰无奈,只得解释一句,企图取得谅解。
  
      “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和时间,你慢慢讲。”谷芷欣依然慢条斯理的说道。
  
      高峰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有的是耐心和时间,我可没有,我还有家人,我还有事业,我还很多事情要处理,哪有空陪你在这里消磨时间?
  
      只是这话他可不敢讲,万一再捋着虎须,引动虎威,又得是一场地动山摇地较量。
  
      眉头一皱,高峰计上心来。
  
      “谷姑娘,要不这样,我们合伙出书吧。”这个想法是高峰临时动议的点子,也是他思索脱身的权宜之计,一旦谷芷欣被他说动,那就是把她困住了,以后就是再纠缠他也有办法防治。
  
      “合伙出书,此话怎讲?”谷芷欣明显很感兴趣,不由得问了起来。
  
      “呵呵。”高峰轻笑一声,他坐了下来,端起茶喝上一口,然后讲道:“我讲故事,你把它汇编成集,故事讲完,书也就完本了,到时我们印刷成册,到街上一卖,绝对是一项赚钱的好买卖。”
  
      讲着讲着,一幅奸商的嘴脸露了出来,对此高峰也不避讳,反正他也有这个目的,直说反倒更容易让谷芷欣感兴趣,他就不相信谷芷欣已到了对钱漠视的程度。
  
      果然,高峰的说法让谷芷欣眼前一亮,她秀眉一张,睁开大大的眼睛,嘴角也露出一抹真诚的微笑。“这个主意不错,本姑娘同意了,你先给这个孙猴子的故事起个名字吧。”
  
      居然这么容易就成了,高峰有一种如来佛降住猴子的感觉,他假装思考了一下道:“就叫西游释厄传吧。”
  
      “西游释厄传?这也不对题呀!难道后面没有孙猴子的情节了?如果是这样那就不好玩啦。”谷芷欣的情绪还沉浸在故事当中,正是对孙猴子崇拜的时刻,若失去了关键人物,她肯定接受不了。
  
      “怎么可能?孙猴子是主要人物,没有他还有什么精彩可言,你就等好吧,保证让你满意。”为了让谷芷欣相信,高峰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可见有多么地诚心。
  
      谷芷欣“扑哧”一声被逗笑了,这也是俩人接触以来她最真挚的笑容。高峰用心看了一眼,若不是那个臭老虎脾气,还真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
  
      “好,我就相信你这猴头一次,今天的帐是算完了,咱们把旧帐再理理吧。”老虎就是老虎,一出声就能把高峰吓得心胆俱裂。
  
      什么?还要算旧帐?有完没完?高峰真得怀疑这位谷家千金是否吃错药了,哪有这么不依不饶得?
  
      “你-?”一句“不可理喻”差点脱口而出,高峰硬生生把它吞了回去,他是有点光火了。
  
      “哈哈。”谷芷欣笑得越发烂漫,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很天真呢,“你不用紧张,我吃不了你。”
  
      你是老虎,吃不了人才怪。不过高峰还是心下稍安,对方这么说定然不是针对上次的冲突了。
  
      “还请姑娘明言。”高峰谨慎地说道。此时他可不敢拟猜,万一猜错了,只能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似明白高峰的小心思,亦或者对他上次的表现不满意,谷芷欣白了他一眼:“上次请你过来,本想和你商谈成立诗社的事,不料却没有谈成,你说现在重提算不算旧帐?”
  
      这句倒是在理,只要不打打杀杀的,什么事都好谈。
  
      “姑娘想成立诗社乃是为国为民、造福天下苍生的壮举,实是应该,在下没有意见,只是你也明白,我乃俗人一个,一心为了赚钱,哪有时间咏诗填词,这样吧,有时间我一定来支持,当然,商量一事还请姑娘另请高明。”先吹捧一翻,再耍个滑头,高峰决计把自己撇出来。
  
      别人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他自己还是明白的,他哪会什么诗词歌赋,那些所谓的诗作都是剽窃的,真要让他玩诗社,还不把馅都露出来,能远离还是远离吧。
  
      “小月,拿木棍。”根本不再商谈,也不寻求支持,谷芷欣直接下达了命令。这是要以武胁迫了。
  
      得,一招鲜,吃遍天,这位姑娘没有别的招,杀招管用就认准了它,高峰终于明白八大公子为何会怕这只老虎了,谁在她手下都得吃憋。
  
      高峰突然想起那句话来,“老虎难敌万人迷”,这个万人迷得有多强大才能降住这只老虎!不由得,万人迷在高峰心目中的形象高大起来,也更神秘起来。
  
      “行,行,我愿意商谈诗社的事情。”在美女和大棒的双重压力下,高峰的骨气荡然无存,回答得十分干脆利落,好似他早就想成立诗社一般。
  
      “呵呵,这才像话嘛。”谷芷欣浅笑一声,“不过,本姑娘今天累了,三天后我要过生日,就在家中,你那时过来我们再谈,别忘了带礼物来。小月,送客。”
  
      说完,谷芷欣愉快地飞跑上楼,只留下怅然若失的高峰愣在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