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129章 小懒出事

第129章 小懒出事

    “登徒子,快起床。”
  
      睡意正酣的高峰勉强睁开了眼,一张绝美的脸蛋出现在眼前。
  
      “美女,你不睡也不让人睡吗?”高峰恨恨得说道。
  
      登徒子配美女,而且是在床上,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只是高峰不甘心,一夜的辛劳竟然不能睡个好觉,再美女也得不到好语气。
  
      “日上三杆了还在睡觉,你不觉得过份吗?别忘了答应我的事还没做呢?”风小默不依不饶地说道。
  
      “我答应你什么事了?”迷迷糊糊中高峰问了一句。
  
      “好呀你个登徒子,帮我寻弟弟的事居然忘了,信不信我把你揪出去让你的兵看看,这就是他们的好头头。”风小默立马暴怒,手已经伸出去要扯高峰的被子。
  
      “别动,我裸睡。”高峰急忙喊道。真要让刁蛮姑娘把他揪出去,那人就丢大了,将来还怎么混?
  
      “你下流。”风小默急忙捂住了眼,神态扭捏甚是羞涩。
  
      果然见效,脸皮薄就不要耍横,高峰得意得笑笑。
  
      “本公子风流不下流,你可不要冤枉好人。”
  
      “你要是好人天下就没有坏人了,还是个专门骗人的坏蛋。”感觉似上了当,风小默松开手,果然看到高峰着衣而睡,不由得责骂道。
  
      我要真是坏蛋你就倒霉了,高峰心思一转问了一句:“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为何不自己去寻?”
  
      “我,我这不是不方便吗?”风小默羞涩地答道。
  
      不方便,难道来亲戚了,怪不得脾气不好,只看她的神情就知道有问题。
  
      想是这么想,高峰不敢怠慢,还是老老实实地起床。在风小默面前丢点范没事,闹出去就不好看了。高峰确实也想去一趟县城,昨晚的事不知道有没有风声,去打听一下也好。
  
      风小默对此很满意,她转身离去,离开前还不忘叮嘱一句:“一定要把我弟弟带回来。”
  
      穿衣、梳洗,简单吃了点东西,又到后院和工地转了圈,高峰走出了家门。
  
      有半个月没来县城了,一切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
  
      高峰无心逛街,也无心访亲拜友,就是好久不见的李奇坤和董南承那里也没心思去转一下。他准备直接穿城而过,到城北永宁寺附近寻找风小懒。
  
      只是刚走到城中,就看到一个急匆匆的身影,高峰大喜,急忙叫住了他:“莫虞,你去哪儿?”
  
      莫虞与风小懒在一起,找着了莫虞自然就找到风小懒。
  
      看见高峰,莫虞一愣,随之说道:“高大哥,我正要去找你。”其语气急切,可见遇到了事情。
  
      “找我什么事?小懒呢?”高峰有一种不祥地预感。
  
      “高大哥,你帮忙救救小懒吧,他被人抓走了。”说着说着,莫虞都急出了眼泪。
  
      他实在找不着人求助,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高峰身上了。
  
      “什么,小懒被抓走了?谁抓走的?”高峰暗道要坏,怎么这么倒霉,偏偏来寻,小懒就被抓走了,要是被风小默知道,肯定能把他咬死。冷静了一下,高峰又道:“别哭,先把事情说清楚,放心吧,我会把小懒救出来的。”
  
      得到高峰的保证,莫虞终于平静下来,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原来风小懒俩人自从得到高峰的帮助后再也不去偷窃,不但如此,他们还到一间茶馆里当小二,帮人端茶倒水,这样一边干活一边等人。
  
      当小二并没有工钱,掌柜只管碗饭吃,因有高峰的接济,俩人的生活倒还过得去。
  
      茶馆人来人往,客人间吹牛扯皮是正常现象,风小懒和莫虞老老实实干活,更不会去惹事。
  
      只是这一次来了四位,竟是黄白朱蓝四文公子。因曾有过节,蓝狐玉看到风小懒一愣,却没有在意。他还不会为了一个穷小子而耿耿于怀。
  
      四人喝茶聊天,不一会便扯到文武之事上。
  
      “习武之人都是些粗俗之辈,毫无内含,哪有我们做文人的舒爽。”黄亮敞开话题,虽说是泛泛而谈,却也略有所指。
  
      一时间四人围着这个话题热议起来,其核心无非是不屑与习武之人为伍。
  
      说着说着,四人的话题竟又转到女人身上,而且是习武的女人身上。
  
      说起这个话题,四人的嘴巴就把不住门了,先是把习武的女人说成是不自量力、不甘平庸,随即又说她们是不守本份、不守妇道,简直是乱了道义规则。
  
      说到后来,黄亮倒提出习武女人的身材好,有韧性,如果摸上一把肯定带劲。
  
      正当他张牙舞爪讲述时,风小懒这时上前倒茶,一个不小心竟失手倒了他一身,直把黄亮烫得跳了起来,好在天冷穿得多,这才没有烫伤。
  
      就算是这样,也是捋了虎须,黄亮自然不会放过风小懒,硬说他是故意为之,先是打了他一巴掌,随后让家丁把他带走,至于后面去了哪里莫虞就不知道了。
  
      听完整个事件,高峰不由得暗自皱眉。要说风小懒不是故意得,连他都不信,他定然是听到对方侮辱习武女性,想到了风小默才动手的。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硬栽赃个“故意为之”,弄不好还得吃官司。
  
      落在别人手里好办,大不了掏点钱解决,但是落在黄亮手里就很棘手了。
  
      自己与黄亮本来就不对付,若出面讨人,就算能给的,他也不会给,一个不好还会弄巧成拙,让风小懒多吃点苦头。
  
      自己不能出面,风小默更不能出面。那个杀神一出来,还不闹得四邻皆惊,弄不好还会出现伤亡的事情。
  
      看来只能找中间人了,谁合适呢?找李奇坤只能是下下策,一是他不一定愿意舍这个脸,再者说,他出面只会引起黄亮的猜疑,万一调查出来背后是自己在捣鬼,事情又会变糟,甚至比自己直接出面更糟。
  
      最好能找一个和自己没关系的人出面,就是多花点钱也无所谓。
  
      高峰这边苦思冥想,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喊:“高峰,你终于出现了?我正要找你。”
  
      听到这个声音,高峰不由得心中大喜,这事就着落在此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