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121章 定计送酒

第121章 定计送酒

    这臭丫头,还真是过份,看一眼都得到这种封号,真不知道将来嫁的老公会得到什么称号。
  
      高峰讪笑一下便撇过这事,他一本正经地对风小默说道:“风姑娘,我想让你帮我查找一下敌人的老巢。”
  
      外面被人监视的事情高峰对风小默说起过,这次直言她自然知道什么意思。
  
      “不行,我得先去找我弟弟。”风小默一口拒绝道。
  
      “我说了,敌人不除,我们大家都处于危险之中,你就是找着小赖了,万一被敌人发觉并逃走,你只会把小赖拖进来,于事并无好处,而且我感觉到敌人的耐心已尽,也许这两天就会撤走,那样我们更加难以找到敌人。”高峰据实而劝道。
  
      风小默低头沉思一会说道:“好吧,我就再听你一次,只是你有没有好的策略?”
  
      高峰微微一笑,低声向她说了几句,风小默听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告辞出来,高峰直接来到后院,招胡宝近前道:“你去把宋二蛋叫来,然后带长顺、青河去李员外那里拉些酒回来。”
  
      胡宝领命而去。宋二蛋很快过来,高峰向他询问几句后,又对他耳语一番,宋二蛋听后迅速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高峰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也该我出场了。”
  
      ……
  
      一个时辰后,胡宝拉酒大摇大摆地回来,高峰让人把酒赶紧卸下来藏匿好,又把他早就准备好的烈酒装上车。做好这些,他带着胡宝走出了院门。
  
      庄北路口,就在胡宝拉酒刚刚过去,宋二蛋便走出了村头,行不多远看到俩人,正是上次遇到的两个。
  
      “上次一别,竟在同一地方再次遇到方兄和刘兄,真是缘份不浅,既然如此,在下想再请两位老兄村内歇息一番,不知二位意下如何?”一看到那俩人,宋二蛋就主动发出邀请,态度真诚至极。
  
      俩人疑惑了一下,随之方姓男子开颜笑道:“不想又在宋兄门口落脚,看来又要麻烦宋兄了。”
  
      闲扯几句之后,宋二蛋便带领二人朝村内走去,只是刚至村口,便迎上了要出村的高峰和胡宝。
  
      “见过东家。”宋二蛋急慌慌地近前对高峰见礼。
  
      见到高峰时,方、刘俩人已是惊异,听闻这话俩人更是震惊,他们互视了一眼后便即低下头去。
  
      高峰颔首笑道:“宋二蛋不用多礼,我不过是出来看看。这两位是你家亲戚?怎么这么面生?”
  
      “报告东家,这俩位是我的朋友,他叫方三,他叫刘四,他们是来本县做生意的。”宋二蛋指着二人介绍道。
  
      方三、刘四、宋二蛋,这三人的名字倒是绝配,高峰想起了后世常说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从中可以看出俩人的名字绝对是假的。
  
      “见过公子。”正愁无法上前搭话的方三、刘四,得到宋二蛋的介绍,自然不愿意错过机会,俩人一齐上前拱手致礼。
  
      “方兄、刘兄不用客气,生意人四海为家,能踏足小地是我们的荣幸,只怕有所怠慢,还请不要介意。在下想请问一句,两位做什么生意?”高峰礼貌的回应道。
  
      “我们的生意并不固定,只要能赚钱都会去做。”方三开口答道。
  
      “噢,如此甚好,两位老兄,我有一门不错的生意,不知道有没有兴趣?”高峰惊喜地说道。
  
      “愿闻其详?”方三拱手道。
  
      “大路上说话不方便,走,家里去说,对了,宋二蛋一起来吧。”说完,高峰便一手拉起一人,朝家里走去。
  
      淡定的俩人被高峰扯住,稍稍用力试了试,感觉高峰的力量很普通后,便放弃了挣脱,跟随高峰一路而去。
  
      行走间,高峰问道:“听方兄和刘兄的口音,应该离本地不远,不知二位是何方人氏?”
  
      “我们是邹县人。”方三答道。
  
      邹县是孟子的故乡,在单县北,隶属京东西路袭庆府,离丰县也就百里路。高峰当然知道这些,他听了为之颔首,便不再多问。
  
      一进入前院,便看到院中停放着一辆板车,车上装着酒坛,正是方三、李四之前见到的那辆。
  
      高峰没有请两人进屋,而是在酒车前停下来问道:“县城新出了一种泥池酒,不知道两位可听说?”
  
      “我们在县城数天,确是听说过这个泥池酒,它是李奇坤李员外在中秋节上敬献的,还是谷大人命的名,据说这酒浓香醇厚,味道美妙,遗憾的是这酒没有售卖,我们也只是听说,却没有品尝过。”方三无比惋惜地说道。
  
      “哈哈,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两位先屋里请坐,随后开开眼。胡宝,开一坛让两位贵客尝尝鲜。”高峰大笑一声引俩人进屋。
  
      胡宝领令搬下一坛进屋,又拿出几只杯子,在每杯中倒上一些,分别递到高峰和两位客人面前。
  
      高峰举杯说了声:“请两位品酒。”说完,便一口喝干。
  
      方三、刘四互看了一眼,方三道了句:“刘四不饮酒,在下陪一杯。”说完,他举起杯来浅尝了一口。
  
      左右品咂一番,张三站起来惊异地问道:“莫非这便是那泥池美酒?”
  
      “正是,方兄觉得这酒怎么样?”高峰笑殷殷地说道。
  
      “好酒,好酒呀!”方三说完悻悻地坐了下来。
  
      “方兄想不想做这酒的生意?”高峰继续问道。
  
      “自然想做,只是—,在下小本经营,怕承担不了高昂的进价。”方三听到又站起来说道,只是他的语气还是充满了急切。
  
      “无防。”高峰挥手说道,“你还不知道这酒的意图,这是李员外刚刚送给我的酒,他的本意并非是售卖,而是当作样品供大家品尝,而且他还专门交待,最好能联络到外地客商,让这些商户帮我们把酒宣传到外地去。不想今天遇到两位,正合员外的心意,所以我才说‘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这酒我也不打算挣钱,只想让两位帮我们做个宣传,就半卖半送,一吊钱一坛,两位看如何?”
  
      “我们身上采购完其它物品,只余了二十两银子,本想作为盘缠,不想这酒如此美妙,那我们就少留点,购上十五坛回去吧。”方三答道。
  
      “相请不如偶遇,既然缘份至此,我也不拿捏,加上已打开的这坛,车上共有二十坛酒,多余的五坛我也不留下了,就送给两位自己喝,也算我们相识一场,希望通过这次的友谊,下次能够合作卖酒,来,倒上一杯我们干了。”高峰爽快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