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102章 白衣红马

第102章 白衣红马

    一行人又说又唱地行去,不知不觉间已近半程。
  
      这期间高峰也极尽卖弄,一连唱了十几首前世所学的经典名曲,引得众人不停地欢呼和嗔笑。
  
      “哒、哒”,就在大家闹腾不休时,一道马蹄声从后方传出。回头望去,白衣红马,一骑翩翩而来,它不急不徐,却比牛车快上不少。
  
      “大家让一让,让马匹先行。”高峰招呼大家靠边,免得被马冲撞到。
  
      没见过马儿,众人都驻足靠边观看。
  
      只见那骑渐渐接近,白衣胜雪,红骥似火,一红一白相得益彰,十分引人眼目。
  
      “好一个俊俏公子。”李文娟花痴般地嘟囔道。
  
      不仅李文娟看呆了,其他人同样看呆了,就是高峰也不由得暗暗赞叹:俊朗优雅,气度不凡,绝非是一般人物。
  
      与此人一比,不光那八大公子自叹不如,就是高峰自喻的相貌堂堂也暗然失色。
  
      此种人物,怎会没有听闻,是本地人氏还是外地访客?若是访客倒可以理解,毕竟世界之大,什么样貌的人都有。若是本地人,回去却要问问李奇坤,为何不介绍一番?
  
      高峰纳闷之际,对方马声已近,细看那人,更是素齿朱唇、肌肤赛雪,俨然一付风流姿态,唯一令人不解地就是那张含霜的脸,就似有人欠了他八吊钱。
  
      别人心情不快,高峰等人自然不会惹事,他们退至马车边上,给那人和马让出足够的空间。
  
      只是这条道路虽通往县城,却并不宽敞,牛车驻扎占据一多半位置,公子和马若要通过必然要从狭窄处穿过。
  
      不知什么原因,当人马靠近高峰几人身边时,那马突然惊动,咆哮一声,前蹄抬起,此时若不加以控制,势必会伤着几人。
  
      “吁”,俊秀公子急忙紧扯缰绳,试图稳住马的躁动。
  
      好在那人处理得及时,马蹄落下之时并没有偏向有人一方,就这也把众人吓个不轻。
  
      只是马蹄也未落在正路之上,而是踏入了旁边的田地里,马匹狂躁之际狂奔起来,直把刚刚耕种的田地践踏得乱七八糟。
  
      俊俏公子费了半天劲才把马匹制服,及高峰等人回转心神再看时,他已扬鞭远去,只留下一道优美的背影。
  
      感觉好奇怪,至于奇怪在哪里一时又说不清楚,高峰只能督促大家上路。
  
      受到惊魂的一幕,几人再也没有兴致说闹,都闷声不响地往前赶。
  
      往前再赶五里,有一处路边茶铺,正是为往来客人驻足休息的地方。
  
      高峰看大家都面露口渴之相,便决定在此地暂停休息,反正时间还早,离庄园又不太远,没必要赶那么急。
  
      走近茶铺,正看到白衣公子也在铺内喝茶,红马栓在路边的一棵树上。
  
      高峰让人停下牛车,随即招呼大家进铺内歇脚。
  
      茶铺不大,只摆了三张桌子,除了那位白衣公子,也无其他客人。
  
      一行人数不少,分桌而坐,李奇坤派来的七八人占据一桌,四位老人和高海、高江两家占据一桌,高峰和高湖及胡家兄妹只能凑到白衣公子那一桌了。
  
      白衣公子冷冷地看了高峰几人一眼,倒没有说啥,大家都是喝茶休息,自是无话可聊。
  
      高峰也不想多话,他同样审视了白衣公子一眼,然后低头喝茶,心中确在起伏。
  
      此人容颜绝美,身着华贵富丽,还骑着高头大马,要是本县人,应该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女,会是谁家的呢?
  
      没想明白,茶却喝了一半,一片吵嚷声把高峰惊醒过来。
  
      扭头望去,只见在他的来路上有十数人冲来,这十数人个个气愤填膺,不住地骂骂咧咧,还有几人手持锄头,似欲找人打架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不会是打劫吧,难道朗朗乾坤还会发生这种事?高峰与众人使个眼色,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情况再说。
  
      十数人很快冲到了跟前,他们并没有对茶铺的人员做任何动作,而是齐齐围住了那匹马。
  
      “就是这匹马,你看它腿脖处还有新鲜的泥印,定是践踏庄稼后弄的。”其中一名略显精明的人说道。
  
      “对,就是它。”
  
      “踩完庄稼还敢跑,这下被逮住了吧。”
  
      十多人议论纷纷,吵杂声更大了。
  
      高峰已经听明白了。这白衣公子的马之前受惊,在田地里跑了一圈,把别人的庄稼给践踏了,现在地主找上了门,定是讨要说法的。
  
      高峰余光瞄了一眼那白衣公子,只见他听闻庄稼汉的议论后,脸上羞红了一片,就似个熟透的红苹果。
  
      十多人围住红马吵闹不停,这时一位中年男子站出来说道:“大家静一静,我想马的主人应该就在茶铺里,还是找他出来解释一下为好。”
  
      “有什么好解释的,弄坏了庄稼赔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那名精明的男子说道。
  
      “对,赔钱。”其他人一起跟着叫嚷起来。
  
      “就是赔钱也得找着主人吧,大家在这里稍安勿躁,我去问问主人是谁。”中年人耐心地劝道。
  
      “老郑,你去问吧,我们就在这里守着马,不赔钱,谁也别想牵走它。”精明男子说道。
  
      茶棚离栓马处只有十来步远,众人的议论大家都听得明明白白,高峰也认为庄稼人说的对,践踏了庄稼应该赔,只是他并没有看到白衣公子想赔的样子,难道他想—?
  
      这时,叫老郑的中年男子已走入茶棚,他向所有人都拱了拱道:“请问这匹马是哪位的?”
  
      “是我的。”白衣公子简短地答道。
  
      找着了正主,老郑松了一口气,又道:“它践踏了我们的庄稼……”
  
      “我知道,可我没钱。”白衣公子直白地说道,只是他的脸更红了,几欲滴下血来。
  
      “这……”老郑傻眼了,看此人衣着华贵,怎会没钱?可他偏偏说没钱,反倒使老郑不知所措。
  
      连高峰都懵了,弄了半天原来是个屎壳郎滚粪球—外表光鲜,看来“人不可貌相”这句话说得是对的。
  
      不过,高峰也没有犹豫,他接口说道:“老郑是吧,你的庄稼我帮这位仁兄赔了。”
  
      说完,高峰随手掏出两吊钱递给了老郑。
  
      “用不了那么多……”
  
      不等老郑说完,高峰抬手制止了他说道:“就当弟兄们跑路辛苦,给大家喝杯茶吧。”
  
      随即他又高喊一声道:“老板,结帐,这位仁兄的一起结了。”
  
      该充阔佬就得充阔佬,尤其在那位冷面俊秀公子面前,也许通过这个简短的事情与他相识也是不错。
  
      那边老郑不可思议的拿钱走人,心中却在嘀咕:这茶钱也太多了吧。
  
      “多谢!”白衣公子站起身,向高峰一抱拳道。
  
      “不用客气,马踏庄稼的事我们也有责任……”只是高峰的话仅说了半截便说不下去了,白衣公子已转身离开,骑上马飞驰而去。
  
      高峰愣愣地望着远去的背影,喃喃地说了一句:“真是不懂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