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94章 达成协议

第94章 达成协议

    事实是什么样,武井一条当然清楚。日本目前最强大的四股势力中,皇家自然占据着主导地位,其它三家都依附着皇家,却也在利用皇家谋利,甚至相互间攻伐同样是靠拉拢皇家。
  
      因此,此时日本皇家的地位十分尴尬,就如春秋时期的各国,国家力量都掌握在卿大夫的手中。卿大夫有封地、有军队,浑如国中国的存在,而诸侯王只能在卿大夫中权衡却无法给予铲除,一旦这些卿大夫做大做强,诸侯王也就成了摆设,甚至被取而代之,晋三分天下就是最好的明证。
  
      除了皇家,其余三家自然是左右日本朝局的最大势力,相对来说,源氏正是在这几年从超强到衰败的一个家族。
  
      源氏的衰败主要还是家族自身造成的。几年前家族内部出现了一个叛徒,他起兵谋反,结果被平氏带兵消灭,从此源氏不但实力衰减,还失去了皇家的信任,甚至其地位也被平氏所取代。而平氏也因此成为了仅次于藤原氏的家族。
  
      武井一条不清楚高峰知不知道这些,如此秘辛连大宋官方都很难了解,若是被偏辟县城的一个年青人知道,那也太恐怖了。
  
      细节高峰当然不清楚,但他知道一些主脉络。
  
      长期占据日本统治地位的藤原氏用不了多少年将会被拥有武士集团的平、源氏所取代,而日本也将开始长达几十年的平、源氏之争。保元之战后平氏几乎把源氏歼灭,残存的源氏很快崛起,经源平之战后又彻底把平氏毁灭。这是大脉络,但从局部来看,源氏此刻确实处于实力的一个低谷。
  
      无论日本局势将来如何变化,高峰并不看重,他没想着去左右日本的朝局,实际上也没有这个能力,他看重的是如何利用日本现有的矛盾从中取利。
  
      高峰知道,源氏在国内打不开局面,势必要借助国外的力量来发展自己,大宋就是它要借助的最强大力量。然而,想归想,真要做起来实在太难。
  
      源氏家族和庄园大都集中在日本东部,西南边却由平氏占据着,在与大宋交流的地理优势上,源氏又落了平氏一头。
  
      源氏要往来大宋,势必要从遥远的东部跨海而行,对造船和航海技术低下的他们来说,其风险之大可见一斑。
  
      就算他们千辛万苦地来到大宋,因事先与大宋交流较少,就算是以使者的名义,大宋也不怎么鸟他们,若再有平氏的参与干预,源氏自然不受待见,武井一条一行这次被赶到偏远的地方来就说明了问题所在。
  
      高峰都可预见的事情,武井一条自然清楚,他这次冒着极大的风险来大宋的结果正是如此。因此,当听到高峰说法,他立即有种被剥光的感觉,这个年青人太可怕了。
  
      之前武井一条甘愿出重金来购买两个秘方确实也在打小算盘。这两个方子拿回国内绝对能给源氏带来巨大的利润回报,若能通过它在经济上给其它几方势力造成压力,也是源氏的一磅重拳,可惜的是这个年青人不买帐,对武井一条来讲,失落还是巨大的。
  
      不过,在高峰把他喊住的时候,武井一条已明白自己草率了,无论如何,蜡烛和酒的生意还是要做的,特别是高度酒,在日本绝对是稀缺货,就算是倒把手,那种利润也是很可观的。
  
      最主要的是高峰还有话要说,若他真有能使源氏起死回生的主意,武井一条倒觉得不虚此行。当然,武井一条对此可没抱太大希望,一个大家族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一个年青人能行?
  
      “还请高公子明言。”武井一条恭谨地说道。
  
      高峰笑道:“日本国内的事情我不敢乱说,源氏的事情我也不好评价,我只是和先生做生意。”
  
      你还不敢乱说,把日本国内的四大势力都说出来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叫敢说,武井一条心中腹议一番,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陪着笑道:“是,是,我们是在做生意。”
  
      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清楚说话的方式。
  
      “我想先生已经想明白了,蜡烛和酒对源氏来讲确实是条赚钱的门路,而我要对先生说的是此两件物品我们只对源氏交易,不对其它势力交易。当然,这只是其一。”高峰侃侃而谈道。
  
      这句话高峰说的再明白不过,蜡烛和酒的钱在日本只让你们源氏来赚,能赚钱岂不是在增强实力?这对武井一条来说与得到秘方的效果雷同。
  
      “愿闻其二。”这一点武井一条早已明白其中的深浅,自然不用高峰多做解释,他好奇地是高峰还有其二,到底是什么内容?
  
      “其二是我想与先生建立一个通商渠道。”高峰微微一笑道。
  
      “通商渠道?你是说帮助我们在大宋采购商品?”武井一条虽然大致能明白高峰的意思,却不是很清楚具体内容。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武井先生来大宋来做生意,我想还没有固定的商业地点吧。”
  
      看武井一条点头认可,高峰接着说道:“我所说的通商渠道就是建立固定商业地点的一种商业交流模式。武井先生也知道,商品的采购、质量的裁选、价格的协定、货物的贮存和运输,等等都是繁琐而复杂的事情,此事若全部由先生跑来跑去的办理,不但费时费力还会增加成本。我们不同,我们就在大宋,办理这些事情简单而快捷,甚至有些时令性的物品也能帮你们办成。”
  
      看武井一条听得用心,高峰又道:“同样,先生的货物我们也可以帮助销售,也就是说这是双向的,当然,有些特殊商品还是由你们自己来处理,我们不参与。这样一来,武井先生就会省去很多精力,也能抽出时间来做其它。通商渠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日本国内你们负责,大宋我们负责,大家共同合作,才能共同赚钱,取得双赢得局面。”
  
      高峰完全用后世的商贸理念向武井一条讲述这事,道理并不难懂,武井一条一听就能明白,高峰更想让武井一条明白的是,有了这条渠道,源氏的发展肯定会更快一些。
  
      果然不用高峰多做解释,武井一条已经站了起来,向高峰一拱手道:“好一个双赢的局面,高公子大才,令在下矛塞顿开。确实如高公子所说,我们买一些商品要跑很多地方,费时费力不说,还多花了不少冤枉钱,若按高公子的意思建立起一条通商渠道,倒是个好办法,这事我可以全权做主,就与高公子签下这个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