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80章 赏月咏诗

第80章 赏月咏诗

    高峰接着说道:“没有商品将没有七彩生活,而没有工商人,我们将回到原始部落。如此我们有什么理由瞧不起工商人,把他们视为洪水猛兽呢?然而偏偏有些人,在享受他们带来的成果的同时,还要骂他们一句卑微之人,我看这种人就不配享受这些成果。”
  
      “说得好,高兄弟,我支持你。”高峰刚一说完,白城喜就站出来表态,紧跟着又有数人起来表示支持,这些人自然都是工商人。
  
      高峰摆摆手,示意大家勿躁,继xu说道:“先不说工商人的崛起能不能动摇士的地位,就是对农影响也不大。工和商看起来不起眼,却也不是谁都可以干的,起码要识字,懂手艺,会经商,有头脑,否则根本做不来。农民只会种地,他们不可能放气好好的田不种,而去做毫无把握的生意。对士则更无影响,士的目的是科举入仕,而工商人的目的是赚钱,二者目的并不一致,何来动摇根本、本末倒置之说?”
  
      高峰的一番话,有理有据,激扬振奋,不但使众商人为之雀跃,还使万拙无言以对。
  
      愣了好一会,万拙终于讪讪地说了一句:“不与竖子一般见识。”随之便坐了下去,不再发言。
  
      ……
  
      虽然牵着万拙按自己的套路走了一遍,甚至把他驳得哑口无言,高峰却知道此事尚未了结,更激烈的争论还在后面。
  
      自己为大家画了一个粗略的框,并没有涉及到核心内容,众人也只是围着这个框而琢磨,根本没有人朝深处想,当然,就是想也想不明白,谁也没有高峰那种后世的宏观概念。
  
      然而,这一切都是暂时现象,等工商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真正的矛盾才是凸显的时候,到那时才是资本势力与封建势力对决的时候,至于谁输谁赢自然一目了然。
  
      为时过早,高峰自然不会多考虑,但他知道今天的事情起因全是因为大黄蜂的一句话。他不知道大黄蜂是不是无意促成的还是看出了点门道,更不知道他这么做针对的是谁?也许是自己,也许是万拙,更有可能的是双方都针对。这个大黄蜂还真不简单,一石二鸟之计使得毫无痕迹,让人防不胜防。
  
      对于万拙,高峰实则没有成见,他完全是封建儒家教化出来的只会读圣贤书的愚昧之人,与他一般见识,无异于拿头撞石头,受损的绝对不会是石头。
  
      ……
  
      高峰这边思考问题,谷正那边也在动脑子。
  
      高峰战胜了万拙,可谓是锦上添花,万拙斗败之后,再也无人出列反驳,让现场成了一边倒的局面。
  
      最主要的是工商人士对高峰的态度,此时若不把策宝评为第一,注定会引起闲话,谷正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感觉。
  
      无论怎么着,先把当前的事解决掉再说。谷正想了想,立马计从心来,他在纸上随手写上几笔,便把它交给了谷安。
  
      纸单交到评判手中,结果很快出来了,一名评判站起来宣布道:“今晚献宝,宝物奇多,精彩纷呈,经评判评议,第三名为杜望初的红珊瑚,第二名为李奇坤的蜡烛和酒,第一名暂定为高峰的策宝和月饼。”
  
      评议结果虽然没有出乎众人的预料,但把第一名列为暂定着实让不少人感到好笑。这个暂定太有学问了,就是高峰也对谷正挑起了大拇指,厉害,姜还是老的辣,不服不行呀。
  
      无论怎么样,就算是暂定第一对高峰来讲也是一种荣誉,在大家上前恭喜时,他还是很客气地向大家致谢。
  
      活动进行到现在,因高峰的原因,比往常要晚上半个时辰,不过,除了八大公子外,其他人倒没有什么意见,毕竟从高峰那里听到了许多新东西,涨了不少新见识,众人为此也对这位新来的年青人令眼相看。
  
      八大公子虽然没有明确表态反对高峰,但从他们的白眼上明显看出了一股敌意:这一晚上都让你显摆了,我们和你坐一桌,全成了绿叶衬红花,还真得有点不舒服。
  
      只是他们的白眼再厉害也没有说理的地方去,高峰忽悠来的人气太很旺了。
  
      现场安静下来,谷安又不失时机的喊了一句:“赏月会现在开始。”
  
      这才是本场的重头娱乐活动,活动的主要内容是吟诗作赋。
  
      古人的生活还真是单调,除了咏诗都找不出像样的节目。对此,高峰不由得苦笑一声,他对咏诗抒情实在提不起兴致。
  
      不过,自己不咏倒可以看别人咏,或许从中可以知晓各家的斤两,对大宋朝的文化也有所了解。
  
      咏诗的规则很简单,以今晚为主题,个人写出或现场吟出自己的诗作,以供大家参评,好的当然会传遍县城甚至大宋朝,一般的或差评的也只是让大家开心一下罢了。
  
      活动一宣布,众人便开始沉思起来,就连四文公子也不甘落后,一边思考一边默念。
  
      很快第一首诗出来了,竟是谷家大公子谷元的大作:金樽玉盏银盘花,清风映许千万家。佳节莫问有几度,明年还念今年它她。
  
      果然是谷正的爱子,出口就是不凡,这首借景抒情诗写得淋漓尽致,让人不忍拍案叫绝。
  
      连高峰这种不懂诗的人也感觉不错,自然得到了众人的不断吹捧。
  
      然而,当大家上前恭祝时,高峰却看到谷大公子只是淡淡的笑笑还礼,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他怎么这么冷静?高峰不由得疑问起来。这大小衙内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是两兄弟呢?
  
      不过,从这首诗中高峰似乎听出了他有心事,会不会与女人有关?高峰八卦的想到。
  
      不及高峰细想,第二首也出来了,竟是黄亮的诗作,只听他吟道:“琼海瑶台笛不破,佳酿方酣夜未落,借得宝鞋神仙靴,定上九天揽银月。”
  
      虽然其中一句有抄袭李白那句“欲上青天揽明月”的嫌疑,却也表露出不少意境,整诗显得中规中矩,可圈可点。
  
      怪不得号称四文公子之首,仅凭这一手就能引动不少良家妇女上勾,高峰对黄亮又高看了一眼。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