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58章 高峰救场

第58章 高峰救场

    从问话中明显可以看出来,蓝狐玉是在故作姿态,看来他之前的称呼也是故意的,高峰绝对不相信蓝狐玉会不知道李奇坤有几个兄弟,而且是谁。
  
      蓝狐玉是真的假的已经不重要了,他问出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你敢不同意试试。
  
      又是**裸地威胁,就算高峰心中万分不甘,他也不敢不答**g。做蓝狐玉的长辈,还是等下辈子,此时他总算明白了李奇坤的良苦用心,看似在贬他,实则是爱hu他。
  
      “哈哈,蓝公子,没什么不合适的,我觉得员外说得对,大家都是同龄人,没必要拘束在一个称呼上。”就是无奈的大度,高峰也会说的很清高,没办法,在这些公子哥面前不能丢了那个范。
  
      “既然如此,我还是称你为高公子好了。对了,高公子,刚才叫停所为何事?”蓝狐玉很自然地转变了称呼,似乎这种事他做过了无数遍,这次只是信手拈来而已。
  
      高峰听出了蓝狐玉问话的火气,虽然对方明面上彬彬有礼,实则暗含着“若说不出个道理来,别怪我翻脸”的意思。
  
      高峰淡然一笑,反问道:“请问蓝公子,此人所偷为何物?”
  
      听到这名句问话,蓝狐玉的脸开始转冷了。高峰明显是为了小偷而来,看来自己之前的敲打没有发挥作用,连李奇坤都不敢管的事,他敢管,难道他的脸会更大?
  
      “一个香包。”虽然不悦,蓝狐玉还是忍气吞声、生硬地回答了一句,毕竟从高峰的问话中他还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当然,钱包也好、荷包也好,在蓝狐玉眼里就是香包,只要是那人做的,就是他想要的。
  
      “哈哈,蓝公子果然是怜香惜玉的模范,爱美多情的楷模,为了一个香包居然大动干戈,传出去绝对是一段佳话,高某佩服!”高峰一阵连拍带扯的胡喷,甚至还双手向蓝狐玉拱了拱,以示羡慕。
  
      他没想到的是,四大公子别的不吃,就专吃这一套,谁要说他们多情或怜香惜玉什么的,绝对能拉高自己在他们心中的价值。蓝狐玉自然也不例外。
  
      “知我者高公子矣!”蓝狐玉的脸立马变成了阳光灿烂,甚至对高峰挑起了大拇指。
  
      “不过,蓝公子讨要香包似乎找错人了,你看那小子,全身上下破破烂烂,又脏又臭,别说他身上不可能有香包,就是有香包也早就变臭了,还能用吗?”高峰指着少年说道。
  
      他的本意是告诉蓝狐玉,此人与香包无关,你就放了他。然而事与愿违,他的如意算盘注定要算错了。
  
      “只要是金莲的香包,臭的也是香的。不对,刚才你说这小子把香包弄臭了,他敢,要是弄臭了我立马阉了他。”初始蓝公子还在陶醉中,突然间他似乎反应过来,指着少年就叫嚣起来,甚至还有去阉割他的冲动。
  
      蓝狐玉的叫嚷把少年吓了个半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真要是把他阉了那就全完啦,还不如吊起来曝光呢。这个新来的人是咋回事,怎么尽出馊主意?
  
      高峰无语苦笑,他的好心办成了坏事,真不知道这个蓝狐玉是怎么回事?难道缺一根筋?
  
      更好笑的是他提到的金莲,你不会是想上演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故事?
  
      唉!这算个什么事?苦主在那边都没作声呢,一个无关人员却上穿下跳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家的事呐?
  
      笑归笑,高峰却一把拉住了蓝公子:“别急,就是把他阉了也拿不出香包来。”
  
      这句话说出来,按正常情节应是这样的:蓝狐玉上前问,为何?然后高峰把钱包拿出来,再故弄玄虚地炫耀一把,直到把大家搞晕……
  
      只是高峰这次又失算了,剧本根本不按他预定的情节往下走。
  
      “我不管,你们俩个,快把他给我脱光吊起来,半个时辰还不交出香包,直接把他阉了。”蓝公子根本对高峰的话置若罔闻,他似乎鬼迷了心窍,看挣脱不开高峰的大手,便直接命令两名手下干活。
  
      壮怂人胆,**纳英雄心,就算蓝公子是条龙,此时也变成了一只小**,而且是一只昏了头的**,对于这种虫高峰只能以**制**。
  
      一转眼,他手中便多了个香艳艳的东西,上面还散发着一股勾魂摄魄般香味。
  
      东西一拿出来,效果奇佳,小**立马口水流了下来,双眼瞪得又大又直,就如被人定了身子一般。
  
      然而,高峰没料到的是,此包一出来吸引的不仅仅是蓝狐玉,还有旁边的那位——一直沉默的韩老板。
  
      若说蓝狐玉眼中冒出的是**光的话,韩老板眼中冒出的就是精光。不但如此,趁人不注意,韩老板一个虎扑,一下子从高峰手中把钱包抢了过去。
  
      形势瞬息万变,虽然惊诧了所有的人,但此时就是再笨的人也能明白,韩老板手中的钱包确是货真价实的原件。
  
      “香包怎么会在你手里?”表情最丰富的蓝狐玉疑问起来。
  
      也难怪他疑问,他也如韩老板一般,认定钱是被少年偷得,钱包自然得从少年那儿找寻,这才导致了他和韩老板一样纠住少年不放。
  
      然而,高峰把钱包一拿出来,就证明俩人错了,钱包不但不在少年那里,看来好似还与他没有半点关系,也就是说,大家都冤枉少年了。
  
      当然,现场并没有人怀疑钱包是高峰偷得,一看人家锦衣玉服就知道,高峰不会差这点钱,再者说,就是他偷得他会拿出来?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我在那边地上捡到的。”高峰向自己的来路一指说道。
  
      “怎么可能,我是从这边过来,荷包怎么跑到那边去了?”韩老板朝高峰所指相反的方向看去,嘀咕了几声,却不敢大声辩驳。
  
      虽然听到了韩老板的话,高峰却笑笑没有反驳,他说的本来就是谎话,何必再编个谎话来证明它是正确的呢?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就是高峰也认定矛盾的焦点应该集中蓝狐玉和韩老板身上,俩人都想要钱包,那就争争看,谁最终能够得到。
  
      然而,事情又出现了偏差,蓝狐玉并没有向韩老板索要他所谓的香包,而是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把它放入怀里,唯一流露的就是一份不甘心。
  
      “给他两吊钱让他滚。”终于收回目光的蓝狐玉指着少年对两名家丁说道。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