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54章 八大公子

第54章 八大公子

    看几人僵持在那里,高峰退后半步,靠近李奇坤问道:“大哥,这是何人?”说完朝蓝公子呶了呶嘴。
  
      李奇坤扯着高峰又后退数步,来到一棵大树后面,说道:“八大公子你可听说过?”
  
      本来对李奇坤的后退就感到不解,在县城还有他怕的人?再听到他的这个问话,高峰更糊涂了,什么八大公子?四大才子或者四大美女的听说过还差不多,不过那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呀!
  
      看高峰无语摇头,面带不解,李奇坤接着说道:“谷杜史闫,黄白朱蓝,这八人号称县城八大公子,在城里基本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李奇坤其实还隐藏了一句话,你平时在乡下,不知道这些人也很正常。
  
      若没考虑着要进城,高峰还真不想了解这帮人,管你八大公子还是十大才子,是牛神也好、马面也罢,统统关我屁事。
  
      如今可不行,这帮人可是这里的地头蛇,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自己并不是条龙,只不过是个为了混碗饭吃的商人,要知道,商人讲的是和气生财的道理。
  
      理无专在、学无止境,对一些东西多了解一点并没有什么坏处,起码将来遇到这些人,心里也会有个底。
  
      “谷杜史闫,黄白朱蓝,蓝就是这位蓝公子了,那其余七公子呢?”高峰问道。
  
      “呵呵,兄弟先别急,听我慢慢说。”李奇坤轻笑一声道:“说是八大公子,这个说法实际上是错的。”
  
      “噢?难道不是八人吗?”高峰惊问道。
  
      “八个人倒是不错,而且也是八位公子,甚至可以说县城里最有名的八位公子,但他们是两类人,因此,若把他们统称为八大公子,就有人不同意了,甚至还会招来麻烦。”李奇坤解释道。
  
      “谁会不同意?”高峰疑问道。
  
      “至少八人互不同意,咱们先把这八人分成两类来说。谷杜史闫这四人为一类,他们崇尚武学,好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因此有武公子的称号。黄白朱蓝四人崇文,虽然偶尔能咬文嚼字,却也喜好声犬马,他们为一类,有文公子的称号。因此文公子、武公子便分成了两派,他们双方文瞧不起武,武看不起文,互不服气,彼此间见面经常起冲突,所以八大公子的称号在私下里说说还没事,千万不能在八人的当面提起,否则他们都会跳起来。”李奇坤说道。
  
      高峰这才明白八人间还有这种讲究,这种情况不正好符合大宋朝的国情吗?文官武官互不服气,相互间的矛盾十分突出。
  
      好在宋朝的武官地位低下,就是同等级别,武官在文官面前也要低上三分,这才使得国家安稳下来。
  
      当然,这种安稳只是相对的,或者说它只局限于国内,有时候甚至仅仅局限在朝堂之上。这种文武不平衡在局面,在长期的作用下,导致的结果就是国家看似繁荣,实则是个纸老虎,根本禁不住外力的冲击。
  
      国家的事情高峰暂时还不敢多想,毕竟那太遥远了,但他若想在县城这一亩三分地站稳脚跟,与八大公子肯定会有不少交集,能否处理好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倒是个很重要的事情。
  
      当然,这种所谓的处理好并不是去买好,而是找着他们的弱点,一个个击破,更主要的是要利用好八人之间的矛盾,从而分化他们。
  
      看高峰在思考,李奇坤倒没急,直到看高峰回过神来他才接着说道:“八大公子实际上来自八个最有势力的家族,他们之所以出名,有他们个人的原因外,还与他们的家族有莫大的关系,因此,外人真正怕的不是八人本身,而是他们背后的势力。”
  
      这话说的确实,一个没有背后势力的人在大家眼里算个屁,就是再张狂也不会卷起多少浪花来。正如高峰,做任何事都要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半步,生怕得罪别人,甚至连别人眼红都怕惹到,就是因为孤单单地没有什么势力,这是多么憋屈的事情呀!
  
      “一个县城有这么多势力?大哥与他们相比孰高孰低?”高峰不禁问道。
  
      在他眼里,李奇坤也是个有实力有势力的人,怎么李家没有一个小霸王出来呢?若连李奇坤都排不上号,那对方的实力得有多强da,而且有八家之多,这也太吓人了。
  
      高峰甚至想起了自己,他就是再能挣钱,一时半会也达不到李奇坤的程度,也就是说,自己到县城来,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别人不会放在眼里。
  
      “呵呵,别提我,我老了,跟他们比不起,就是后代们也不能学他们,否则早晚都是坑爹的货。”李奇坤笑道。
  
      他这是想岔开话题了,看来李奇坤并不想炫富,更不想高调处事,这倒符合他的性格。
  
      不过,高峰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些信息,起码李奇坤的势力不比那几家差,甚至旁引开来,还有更多的低调家族,他们也是有势力的,只是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罢了。
  
      当然,李奇坤的那句“坑爹”一词一出来,差点让高峰笑喷了,看来古今对某些事情的看法和用语都是一样的呀!
  
      “那这八大公子都是些什么人呢?”高峰接着问道。他这句问话实际上包含两层含义,一是问这个人,二是问他的家族。
  
      “谷,你大概猜到了,就是现任县令大人的二公子,谷城。此子没学到县尊和其兄长的一点优点,不好文,只好武,整天舞枪弄棒,打打杀杀,搞得县尊十分头疼,却也拿他没有办法。”
  
      原来如此,看来县长大人也有管不了的人,不过,这也就好理解了,自己家的孩子都管不了,怎么去管别人家的孩子?如此跳出来个七狼八虎的也属正常。
  
      “至于杜,则是前任杜县令的侄子—杜松。杜县令卸任时,携带家眷都回了老家,只因这里还有些产业,故把其兄弟一家留在这边打理,杜松就是这家的三儿子,此子与谷城脾性相投,两人天天玩在一起,因此有杜不离谷,谷不离杜的说法。”
  
      都有官家背景,这样的人家若不张狂,谁家的才会张狂?不过,那个“杜不离谷,谷不离杜”的说法好熟悉,似乎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翻版,看来侵权的事在哪个年代都存在。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